• 第二十八章 红契

  这文书卖方名字清楚,房屋地址、大小等也非常清楚,但买方居然只有一个姓,连名字也没有。“爹,怎么不加上买主的名字呀?”黄锦不由有些奇怪。

  “哟,真想不到这个小丫头也会认字。”丁管事不由得诧异地看了看黄锦。

  “这孩子……他们自小我都会教些字。”黄仲谦嗔怪地看了下黄锦,应该是怪她不该插嘴。不过黄锦也不在意,她还只是一个八岁的乡下丫头,必要时装傻充愣还是会的。

  “真是了不得,仲谦,你家这几个孩子教的真是好啊!”罗进昌感叹了一句,看着黄锦说:“白契不需要写买家的名字,只需要写个姓氏足矣。”白契就是民契,买卖双方经众人见证签下的就是民契。

  原来如此。怪不得电视上经常演一旦房契被人恶意拿手里,就可以赶主家出门了。这房契买卖上没有买主全名,拿着房契就等于是拥有房子的所有权了!

  写完后,黄仲谦又在上面按了手印,里正等人同样也签字按了手印。

  @f酷匠网qn首●发

  “好了,你们的手续算是办完了。我想问下您,这白契需要换成红契吗?”罗进昌问。

  “自然是要的。”丁管事点头。

  一般买卖双方在中人的见证下,签订的房契叫白契。只要有了白契,就代表拥有了房屋所有权。但白契因为没有到官府备案,因此,不受官府保护。白契要送去县衙,交齐了契税之后,经官府验证,重新办理被官府认可的房契,加盖官印后,才受到官府的保护,又叫红契。

  大明朝律法规定房屋买卖契税为百抽五,也就是百分之五的契税。所以这次黄仲谦和丁管事的交易,光税银应该就是四十两,这可不是一笔小钱!

  一般老百姓舍不得交税,加上去官府办事,还会得给胥吏送红包,不然他们会拖着不办。既要花钱,又要送礼,还得三番五次往衙门跑,因此一般都不愿意办红契。

  但丁管事提出要办红契,黄仲谦就有些犹豫。

  “你放心,这契税我们来交。”丁管事猜黄仲谦担心契税的事情,赶紧说。

  听到丁管事这样说,黄仲谦就放心了。

  “按说我们肯定不是后悔。不过……办了这红契也好,以后也不怕有啥变故。”黄胜宗赶紧在一旁附和道。

  可别小瞧这红契,主家只要有了这红契,哪怕是灾年、荒年都不怕房子被人侵占。当朝对于土地和房屋所有权是这样规定的:凡是在战乱中被废弃荒芜的土地,允许垦荒者占有和开垦,即获得土地的所有权。如果原来的主人归来,由官府就近划拨荒地抵充,不得从垦荒者手中夺回原有土地。土地可以垦荒,但房屋不同,只要有房契,哪怕逃荒时被人占了。只要官府有备案,屋主回来后还可以要求归还。

  一切谈妥,差不多到吃午饭的时候了。“今天中午就由我做东,我们一起找个地方吃餐饭。”黄仲谦就提议道。

  “不用啦,你不用那么客气。”丁管事起身。

  “一定要请丁管事给我们这个面……这……远亲不如近邻的……”黄仲谦竟是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

  “丁管事您就不要客气了,仲谦说的有道理,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我们去费记吃吧,那里的三万蹄髈最是有名。”黄太医看黄仲谦诚心想请,就在旁边帮忙劝说,语气非常恭敬。不过一个管事,黄太医就如此客气,不知他背后的主子到底是何来头?黄锦在心中暗自思量起来。

  “那……恭敬不如从命了。”丁管事想了想,终于点头。

  一行人来到了白竹镇河西村的费记酒楼。酒楼有三层楼高,大红色的幡子上烫金锈着“费记”两个字,正迎风飘展。据说这费记酒店,是白竹镇上最高档的酒楼,以一道独特的万三蹄髈而闻名。

  总算是有机会见识古代高档酒店的了,黄锦心想还可以看看有没有机会找到新的商机。这网文里不是有很多卖菜谱的么,把那水煮鱼、红烧肉的做法随便卖一个……得了!想远了,黄锦赶紧打住,跟着黄仲谦他们进了酒楼。

  按说小孩子是不能入席的,不过因为黄锦、黄锈两个孩子都还小,黄仲谦就没有赶他们走,只是反复叮嘱:“一会吃饭的时候,别随便说话。”其实不用他说,在家的时候,黄家就有“食不言”的规矩。

  酒桌上,宾主尽欢。

  吃完饭,罗进昌就带着白契往袁州府去了。

  此次差事,黄仲谦给了罗进昌八两银子的中人费,后来又看到丁管事给了他八两银子。这年头中介费原来是买卖双方各给百分之一,和现代的中介费也差不多。一桩买卖赚了十六两,罗进昌显得异常高兴,办事也就格外尽心。而临走的时候,黄仲谦又给了他五两银子:“要麻烦您了,表舅。”这办事求人难能不出银子呢,黄仲谦还是一个相当会来事的人。

  况家的宅子卖了八百里银子,给了罗进昌八两的中介费和五两银子的杂费,吃饭花了五两银子,剩下七百七十八两,黄仲谦一回家就到把银子交公了。又过了两天,黄胜宗、黄汉和就一起去了趟袁州府,应该是把那个玉佩买回来了。

  黄锦现在还是一个八岁的小孩,没有话语权。所以对黄桂菊的事情她一直持观望的态度。对于黄家买玉佩企图蒙混曹家的事,黄锦内心也不赞同。其实,对于黄桂菊的婚事,她也不看好。大户人家的少奶奶不是那么好当的,更何况何桂菊完全属于高攀曹家。一是黄桂菊出身不高,二还是个孤女,三娘家没点势力,再加上她性子冲动……黄锦几乎可以肯定她嫁过去后,日子会步步维艰。

  说实话,黄锦本身对黄桂菊也一直没好感。黄桂菊在原身的死亡事件中,到底扮演着什么角色,她现在还不清楚。但多多少少,黄桂菊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因为黄胜祖出事,黄仲谦一家只得把童养媳的事情放一边。但黄锦知道,此事在他们一家人心中都有一根刺了,现在只是缺少一个时机,把这刺挑开。到那时候,恐怕大房和二房估计就得分家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