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黄汉元是七里江的一霸,平日里为人颇为嚣张霸道。当然,他也有霸道的资本。

  黄汉元的父亲黄正林和黄胜祖一样,属于早年逃荒讨饭过来的。只是黄胜祖一家祖上已不考,而黄正林却是彬江的。论起来,彬江黄家和七里江黄家属于一族同宗。黄正林逃荒到此处,由于为人颇有些心机,哄得黄家一个孤老收了他当了干儿子,上了七里江的族谱。

  后来黄正林娶了七里江私塾赵秀才的独女为妻。这赵秀才只有一个女儿,靠着自己坐馆挣点钱,日子过的不算好但也不差,有点家业。等孤老去世后,黄正林继承了孤老的一些田产,加上老丈人赵秀才去世后留下些钱财银子,他的日子慢慢就过起来了,开始供养三个儿子读书。

  大儿子黄汉冝读书不上不下,但因为读书而结识了袁州府教职的公子,就走了那教职的路子,现在在袁州府衙当衙役;二儿子就是黄汉元,他最怕读书,也厌烦那些之乎者也,就去学了两年功夫,回来后子承父业在家种地;三儿子黄汉春少有才名,读书非常厉害。十七岁中秀才,刚过弱冠,就成了举人老爷。虽今春会试落第,但也有机会当官了。对于庄户人家来说,不管官大官小,就很吓人。

  所以黄汉元大哥是衙役,三弟即将当官,一家在七里江也算是有点势力的新秀人家,平日里大家也不招惹他们。而黄汉元性子冲动,又仗着自己有点功夫,稍不如意就会和人动手。

  而且,据说黄正林当年也看中了李氏,曾求娶过。但李氏父亲觉得他为人过于圆滑,怕自己百年后女儿日子不好过,便把李氏许配给沉稳可靠的黄胜祖。两家人原本也安然无恙,但后来又因为地基问题,曾经起过几次争执。

  当初黄胜祖他们本来想盖两层的房子,一楼潮气大,打算人住二楼。但黄正林死活不同意。农村人讲究风水,站黄正林家正门往外看,左边是山,右前方不远处就是黄胜祖家。

  这黄正林迷信风水,听人说左青龙右白虎,如果右边也盖高了,于风水上有碍。所以死活不让黄胜祖盖两层的屋子。这盖房子本来是自家的事情,一个外人管那么多做什么?因此两家因此曾经吵闹过几次。

  后来黄胜祖本着以和为贵的想法,于是做了妥协,修的还是一层的屋子。只是把地基加高了点。不过,两家仇恨算是就此结下了。黄锦一家平日里和黄汉元互不来往,见面也不说话。没想到黄汉元这次下这样的狠手,分明是要打死黄胜祖。

  对于黄汉元恶意伤人的事情,黄锦家无论男女老少,都非常愤怒。二伯黄汉和说:“这自然要报官。要不是大伯命大活过来,这都该判斩头了。明天一早我就去县里报官,判他流放。”

  “嗯,我也赞成。这小子太过分了,有本事对着我们来。欺负一个老头子算东西。杀千刀的。”四叔黄汉生平日里话不多,但这次显然也对黄汉元怒气冲冲。

  一家人你一句我一句,正商量着。突然就有人在门外喊,开了门才发现原来是黄汉宜领着黄汉元来了。黄胜祖受伤昏迷后,黄汉元趁乱不见了。黄锦一家人心挂着黄胜祖,当时谁都没有心思注意黄汉元的去向。

  “叔,我们家对不起你们。”黄汉宜手里领着一个点心包,进来就满脸愧色地道歉,一边说还一边踢了黄汉元一脚:“他实在是太冲动了,脾气上来了,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在干什么。”黄汉元此时却一点悔色没有,梗着个脖子,谁也没看。他应该是被黄汉冝压着过来的。

  “叔,大伯醒了吧?我去看看。”黄汉宜也不理会黄锦一家子的满脸怒色,就要往房里冲。“汉宜,不用了,我爹这会刚醒过来不久,黄太医说他要静养。”黄仲谦拦了下来。

  O酷v匠C$网fR永*久免1d费看:K小:$说Pm

  “这……醒过来就好,不然老二可就罪过了。”听到黄胜祖已经醒过来了,黄汉宜松了一口气,踹了一脚黄汉元:“还不快向仲谦道歉。要是黄老爷子有个三长两短,我饶不了你。”

  “三哥,我……对不起,我当时也不知道咋回事,一个冲动就……”黄汉元一点的心不甘情不愿的。

  “哟,轻飘飘对不起三个字就完了?我们家老爷子可还在床上躺着,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们定要你杀人偿命!”彭氏哼了一声说。

  “是呀!是呀!这老半天了,要道歉早该来了,早干嘛去了?”二伯母陈氏也在边上附和,“要我说,你也就这点本事,冲着一个老头子动手。敢做不敢当的,你不是跑了吗,还回来干什么?”

  黄松和黄柏这两个半大小子,则手里各拿着一根木棍子,满眼血红地看着黄汉元。黄镛则拿起一个弹弓就弹了他一石头。一时间场面又有点混乱了。

  黄仲谦吼停了几个孩子,对黄汉元说:“你怎么就下得了手,我爹哪里得罪你了?你就要杀了他?”,接着他转头问黄汉冝:“你是官府的人,我想问你,恶意伤人者,朝廷是咋宣判的?你和我妹夫应该都清楚。”黄胜祖的女儿黄汉巧嫁的是袁州府捕快胡有生。

  “这……仲谦,这不是没多大事吗?”黄汉宜迟疑着,吞吞吐吐。

  “朝廷有令:造意者绞,从而加功者杖一百、流三千里,不加功者杖一百、徒三年。像黄汉元这种恶意杀人未遂,造成重伤的,按律可是要绞刑的!”别看五叔黄汉光平时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不大说话,但说起话来铿锵有力。他是秀才,对朝廷律法比较熟悉。

  “老五,你别吓我。我在袁州府也见过,汉元这种属于过失伤人……不信你问你姐夫胡有生”黄汉宜说。

  “那咱们就去县衙评评理,对着一个手无寸铁的老人下这样的狠手,知县大人会咋判?袁州府不行,我们去南昌。我就不信,没有地方可以说理了!”彭氏忍不住又骂起来了。

  彭氏的嘴上功夫很厉害,骂人一套一套,都不带重复的。骂的黄汉元是面红耳赤,最后说:“别说了,杀人偿命,我黄汉元的罪我自己担,大哥不用你管,要杀要剐冲我来。”黄汉元说完竟是自己跑出去了,丢下黄汉宜一个人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想了想,他还是对黄胜宗说:“叔,老二这事确实办的莽撞了。但乡里乡亲,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况且看在老三孩子还小的份上,也请你们……这……你们要多少银子?就是砸锅卖铁我们也赔!”

  “银子,这是银子能解决的问题吗?!”李氏悲愤地吼了一声。

  “那……老爷子不是没大事嘛!我们好好商量,有什么要求你们尽管提……老二这一送官府就……唉!叔,求您网开一面。”黄汉冝也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了。他其实心里也窝火。他只是袁州府一个小小的衙役,平日里对着县府那帮官爷点头哈腰的,也只是个面子情,根本没能力左右官老爷审案。就是黄胜祖女婿胡捕快也比他能量大。

  今天下午黄汉元跑去找他,开口就要他救命。他从黄汉元嘴里知道了事情经过,知道黄汉元算是闯了大祸了。他在县衙对袁州府的知县俞益最为了解,此人为官公正,最是厌恶这种仗势欺人之辈。若是黄汉元被黄胜祖家告到袁州府,不仅黄汉元恐怕难逃一死,他的差事也要泡汤了。再严重点,还会影响到老三的前程。

  当黄汉宜一一把后果分析给黄汉元听后,他吓的当时就哭了。“大哥,我也是一时冲动,脑子一热耙子就上去了……求你想想办法救救我。”

  “黄胜祖已经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