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田绳之争

  “黄汉元想把田绳往我们家这边移,占我们家的秧田。大爷爷不同意,两人吵起来了,不知为什么,黄汉元一耙子就把大爷爷打了一个洞。”黄松脸色颇为气愤,手里的棍子握的更紧了。“放开我,我要去打死他!”三哥黄柏也在边上附和。田绳就是田埂,用来界定各家田地所属范围。

  众人七嘴八舌地说了一通,黄锦这才明白:昨天晚上下了一场雨,所谓春雨贵如油,黄胜祖今天一早就去秧田放水,撒秧。黄汉元家的秧田和黄锦家的挨着,他正在修田绳。后来黄胜祖发现黄汉元一个劲地把泥土往黄锦家这边推,企图占这边的地,他自然是不肯。田绳往自家移,就代表自家地变小了。于是黄胜祖蹲下去,想把泥巴往黄汉元家那边扒,结果没想到,黄汉元一耙子就钉到了黄胜祖头上。

  在农村,人们为了田绳、地界而吵闹的事情很常见,但一般都不会过分。不知道为何,黄汉元居然下了这种狠手,这分明是要把人打死。

  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黄仲谦他们也非常愤怒。不过现在要紧的是得尽快把黄胜祖送去救治。于是,黄仲谦赶紧替了黄汉和抬着黄胜祖。陈焕松也替了黄汉生,抬着黄胜祖往镇里赶。

  何氏担心李氏,而且手里还一堆刚买的东西,就想带着黄钰他们回去,黄锦不同意:“我帮着照顾爷爷,姐,你和娘回去看看奶奶咋样了。”

  “那锦儿你们小心点。”何氏拉着黄钰往家里赶。

  走了一里来路,跟着的人群逐渐散去。黄锦看了下,二房一家男丁几乎都出动了,彭氏也一路跟来了,她一边骂着,一边哭着,满脸的担忧。

  看到二房如此维护黄老老爷子,黄锦心中因为童养媳的事情而产生的愤怒少了几分。这让她想起前世父亲兄弟几个。前世,父亲有四个亲兄弟,经常会因为一些小事吵闹甚至打架,但是一旦涉及到对外,兄弟几个哪怕刚打过架,都会站拢来一致对外。

  其实一般人都这样,平时有什么事情,触及到自己的利益了,不管是谁,首先想到的就是如何保全自己。但如果遇到外面的人欺负自家兄弟,这时就是亲兄弟齐上阵了。所以农村为什么喜欢儿子,谁家兄弟多,外人即使想欺负,也得掂量掂量。

  走到半路居然看到黄永福家的马车。这可太好了!黄锦冲上去就喊:“永福哥,快救救我爷爷。”

  马车停了下来。黄太医和黄永福都在车上,黄永安则在后面一辆车上。看到黄胜宗满身是血,黄太医赶紧下了马车。众人把木板放在了地上,黄太医吩咐黄永福给黄胜宗处理外伤,他则给黄胜宗把脉,观察他眼睛各种。

  黄永福往黄老爷子头上撒了一包止血的药粉,仔细地包扎了伤口。那药粉效果非常好,白布没有血浸出来,应该止住了血。

  “黄太医,我爹如何?”黄仲谦待黄太医把完了脉,问道。

  “失血过多,已经相当虚弱了,加上年纪又大……”黄太医沉吟着说,“这药是宫廷秘方,现在已经止住血了。你们先把人抬回去,我开个药方试试看。”众人只得把黄老爷子抬了回去。

  李氏得知黄老爷子受伤,当时就急的晕过去了。黄锦他们回去的时候,她刚醒过来,坐在床上垂泪。何氏和二伯母陈氏正一脸愁容地陪着她。听到人已经抬回来了,何氏他们赶紧收拾了出床铺,众人把老爷子抬到床上。

  这时黄钟一身是泥地回来了,手里拿着几株铁皮石斛。原来,他看到黄老爷子的情形,拉着黄镛就跑到仰山上去寻铁皮石斛了,由于刚下过雨,山上路滑,狠是摔了几下。

  “黄太医,您看这能用的上吗?”

  “哎呀,太好了,我咋没想到这个!赶紧把汁水挤出来,灌到老爷子嘴里去。”

  黄太医又给李氏把了下脉,是急火攻心,没什么大问题,休息下就好了。

  然后他就向黄胜宗告辞了:“黄叔,我那边还有点事情先回去了。一会药抓回来,熬好想办法灌进去。傍晚我再来看看。”

  临走他对黄仲谦说:“这铁皮石斛是救命良药,只是黄老爷子年纪有点大了,如果明天早上之前能醒过来,就没多大的事情。你也别太担心了。”

  酷匠Ca网永z久免^费!Y看t{小说、

  黄太医和黄永安先走了,黄永福在后头问黄锦,“锦儿,咋回事?”

  “我也不知道,我们还没到家,就看到爷爷……永福哥,我爷爷不会有事吧?”

  “应该没事。你爷爷平时做惯了农活,身体不错。你别太担心了。”他安慰黄锦道。这小姑娘虽然才八岁,但是经历这样的事情,丝毫不见慌乱,显得非常从容。

  虽然黄老爷子的事情冲散了她许多怨气,但童养媳的事情她还是想问清楚,于是把黄永福拉到路边问:“永福哥,那天我摔倒的时候,你看到了什么没有?”

  “锦儿,你是想起什么来了吗?那天我也是远远地看到好像有个人掉下去了,等走近一看才发现是你。似乎还有两个小姑娘说了几句,就跑开了,也没具体看清是谁。”他其实没说的是,其中有个小姑娘的背影看起来和黄桂菊的很像,而且后来他看到也是同一颜色的衣服,应该就是黄桂菊。他也疑惑为何黄桂菊跑开了,却没有叫人过来。只是没有把握的事情,他也不好说出来,以免产生不必要的误会。

  “没事,我就是问问。永福哥,我家又欠你们一份大恩情……”黄锦真心敬重黄永福,他就像前世的堂兄一样好。

  “锦儿可别这么说,治病救人是我们的职责。”然后两人又聊了几句,黄永福就告辞了。

  黄太医果真医术高明,到了傍晚时分,黄胜祖就醒了。他依然非虚弱,头肿成了个大包子。期间不断有村里人提着点心上门看望黄胜祖,义愤地指责了黄汉元,看黄胜祖还没醒过来,各自回家了。看的出来,村里人都比较同情黄胜祖,对于黄汉元是敢怒不敢言。

  晚上吃过晚饭,黄胜宗就把一家子喊到正屋,商量如何找黄汉元一家讨说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