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童养媳真相

  “三姐,我还要吃肉包子。”黄锈还小,除了吃,也想不出要买什么。

  “嗯,包子肯定让你吃,一会看到想买的,你和我说。”小六虽然年纪小,但很懂事,绝对不会要买很贵的东西。

  黄仲谦要去铁匠铺,还说要去见罗进昌,估计一时半会不会回来。于是,母子几个慢慢在白竹镇上逛了起来,黄锦更是像个好奇宝,几乎每个摊子上的东西都要问问价格。问的多了,加上上次赶集的经历,黄锦对这时的物价心里大致有了底:一两银子等于一千文铜钱。而一两银子可以买两石大米,明朝一石大米是一百八十九斤,相当于每斤大米两文五左右一斤。上等猪肉十六文一斤;老母鸡十二文一斤;土鸡蛋一文钱两个;白菜一文钱三斤;黄豆两文钱一斤……白糖比较贵,五文钱一两。一头牛视牛的年龄、性别等卖五到十两不等……

  而逛了一圈后,黄锦觉得,相比前世,明朝的物价比较合理,显然没有通货膨胀一说。收入和物价显然还是相对合理的匹配,尤其说到盖房子,人工便宜,砖石啥的也可以自己烧,在农村里盖一套小房子,二三十两就可以搞定。所以黄锦更加疑惑况宅到底是什么模样,那么值钱。

  也发现这个朝代,虽然和历史上的大明朝极为相似,就是连太祖也是朱元璋,但是也有些不同,比如人们就不知道茭白能吃。黄锦不相信自己一个小小的穿越农家女能改变历史轨迹,这应该就是架空的大明朝了,或许双空间的说法真的存在。

  母子几个在街上一路闲逛,看到前面一家成人铺子前围着好些人。上前一看,原来是一家布店在做打折甩卖活动,将平时所卖的布匹余下的零头碎脑的拿出来甩卖,还有冬天的布料折价优惠。因为价格便宜,所以围了很多妇女。

  “娘,我们也买点布料吧。”

  “嗯,我正想做点鞋面。”

  “还给哥他们做点袜子。”

  母女三人挤进去,这才发现,原来这是一家绸缎布店呢,虽然是些零头碎脑的布料,但质量都上乘。

  南方极少有棉花,也很少有人养蚕,所以平时都是苎麻做的粗布衣服。而布匹啥的,都是从外地进来的,因此价格很贵。苎麻做的衣服,透气性好,穿的其实也很舒服,就是有些不好看。

  “娘,我们再买点细步做里衣吧。”

  细布很贵,不过黄锦他们都还是小孩子,皮肤娇嫩的很。尤其是黄钰和黄锦,作为小女生,跟应该好好保养。黄锦可不希望自己长成皮肤粗糙的黄毛丫头。

  母女几个挑挑拣拣了半天,黄锦一边挑,一遍在心里思量:首先细布要多买点,给大方一家包括黄老爷子老两口,一人一套里衣。再买点碎布,做几块手帕。

  何氏挑了两块大青布和一块黑布,“买回去给你爷爷奶奶做鞋面。然后再做个大罩衣。”

  等结完账,一起花了两百八十五文,何氏他们又去买了点彩色的丝线,花了三十文。何氏手里并没有零花钱,都是黄锦付的。不过能用自己的劳动改善家人的生活,黄锦还是感到很幸福的。

  布店的拐角就是铁匠铺,黄锦他们就进去里面看了下,发现黄仲谦还在那里等着,看到他们,赶紧走出来。

  “去了表舅那里吗?”何氏问。

  “嗯,刚从表舅那里过来。”夫妻相视了下,就没再说话。黄仲谦去找罗进昌,肯定和宅子的事情有关。但黄仲谦脸上的神情看不出什么。哎,总有一天谜题会揭开,黄锦也就不纠结了。

  因为看到时候不早了,大家都有点饿了,就决定去吃点东西。铁匠铺对面,正好有一个小铺子,卖炒菜、米饭等,是路边小摊子,两张桌子露天摆放。黄锦他们一家人就坐了下来,“老板,给我们来点吃的,还来壶茶。”

  “……说起来也是狠心,才九岁的小闺女,就这样被父母给卖了。”

  “是呀。这吴有才也是个不上弦的,加上老婆病歪歪地,家里还几个半大小子,可不得卖闺女了。六百两银子卖个九岁的闺女,可不划算了?正好有钱给几个儿子娶媳妇。”

  “你们说啥?你们刚说的吴有才是松木头的吗?他家怎么了?”

  这会生意正当闲,铺子老板就和隔壁桌的两个人闲话起来了。黄锦回头看了下,应该是其他村里的人。

  “老哥,你是吴有才的什么人?”其中一个大汉有点戒备地问。

  “也就是认识他。他来我铺子里吃过东西,还欠我二十文钱,都快两年了。”

  “那你放心,他家有钱还你了。”

  “哦?这话怎么说。”老板问。

  “他家不是有个小闺女吗?他把闺女卖到靖安去给人当童养媳啦,卖了六百两!”

  “哟,这可了不得,谁家舍得出那么大比银子。”

  “就靖安城里的孙家,给他家小公子当童养媳。”

  “这个孙家,是不是有个媳妇就是安祖塅的?”

  “不是说靖安孙家小公子活不了一个月了?这白竹镇都传开了。”老板毕竟在镇上,消息比一般人灵通。

  “没错,。我听说原来好像是七里江一户姓黄的打算让孩子去,这黄家有个女儿嫁到了安祖塅。后来那孩子不小心摔了,就没去成。不过,要我说,幸亏没去成,那孩子还算是有福气的。”

  “是呀,这可不得害了闺女一辈子守活寡。”

  “这你就不知道了,孙家说是让人当童养媳,实际是让人去当阴亲的。”

  铺子老板和那两外村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的好不热闹。

  而这边黄锦早就听的握紧了拳头,何氏也脸色煞白地,几欲昏倒。

  3z看正?'版;√章节_上@w酷?匠●网^m

  “你说那孙家那般有钱,也抵不住老鬼要命。他家小公子死了有几天了,昨天派人到安祖塅陈家报丧了。估计过两天等这边去人了,就得下葬。”

  “哟,那这吴有才会同意结阴亲?”

  “你想想,一个九岁的小闺女,人家凭什么出六百两银子的聘礼?这事当初就说开了的,这闺女是要去做阴亲的。吴有才这也要跟过去,据说那边怕有啥后患,吴有才是去亲自去吊死……”

  何氏的眼泪早就哗啦啦地流了出来,抱着黄锦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现在知道哭了,早干嘛去了。黄锦内心又愤怒,又悲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