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了集市,黄锦他们一家就分开了,黄仲谦去铁匠铺子修补农具,还说要去下罗进昌家。何氏带着几个孩子,先到了百草堂。

  看到黄锦他们,刘掌柜立即就迎了出来,请他们往后屋走,路上遇到黄永福匆忙出来。看到何氏也来了,他忙行了个礼:“三婶,快请屋里坐。”

  何氏忙还礼:“我是个粗人,可当不起黄小太医的大礼。我们锦儿可多亏了你救命,你的情……”

  黄永福就笑了起来:“三婶,这是我应该做的。”

  “永福哥,你看我们给你带来了啥。”黄锦把高荪亮给黄永福看。

  “这不是雕胡吗?”

  “嗯。它可好吃了,这几天我们炒菜吃过,很嫩,带给你尝尝。”

  “好,那就多谢啦。”黄永福大方地结果了黄锦手里的篮子,一看下面还有铁皮石斛,就叫了个伙计进来,吩咐了几句。

  “锦儿,你头上的伤都好了吧?”

  “嗯,痂都掉了,应该没事了。”

  “我看看。”黄永福把黄锦拉到亮出,扒开她的头发看了看:“嗯,恢复的很好,应该不会留疤。”

  虽然在后脑勺,但何氏还是怕留疤,听到黄永福这样说,松了口气:“太好了。”

  过了一会儿,刘掌柜托着一个托盘进来了,上面放着点钱:“三少爷,这次有四斤八两重,按上次的价格,总共是两千四百文。”黄锦看到上面有二两碎银子,还有四串铜钱。

  黄永福看了看何氏和黄锦:“这钱给谁收着?”

  “给我吧。”黄锦二话不说,就收起了钱。何氏看了看黄锦,欲言又止,但没有说话。

  刘掌柜把钱递给黄锦,黄锦将钱接过来,小心地收好,一抬头,发现几个人都在看着他,尤其是黄永福正在笑。

  难道是刚才要钱的时候显得有点急?黄锦心想,应该不会,她可是将情绪控制的很好。或许这么一笔钱给她一个八岁的小孩子管着,在刘掌柜他们看来,有点奇怪吧。

  管不了那么多了,上次她一起存了有十一两五钱银子,还有后来剩下一串六十五文钱,黄锦都用一个木匣子锁起来,这几天一文没花。加上这次的二两四串,可是有十四两挂零的银子,差不多可以买两亩多中等的田了。这可能抵得上前世她一家子的田了。况且在这古代,许多人一辈子都是佃农。黄锦相信自己一定可以通过自己,过上好日子,也带给老黄家一家好日子。

  “永福哥,你有空没有,我们想请你吃饭。”

  “你打算请我吃什么?”

  “我打算请你吃……我也不知道,镇上我也没下过馆子。”黄永福哈哈笑了起来:“不用那么客气的。”

  “要的,要的!我们得好好感谢你。”何氏忙说道,其他几个孩子也一脸期待地看着。

  黄锦他们几个虽然年纪小,但懂得感恩,更会做人。本来黄永福是不想去的,他看的出来,黄锦他们缺钱。但又一想,这也是几个孩子的心意,就说道:“好,那我就不客气了。我们去桥东的……”

  “少爷,三老爷家的安少爷来了。”有个伙计进来通报。

  正说着,黄锦就看到刘掌柜领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进来了,只见他穿着一件蓝袍,面容白皙俊朗,鼻梁高挺,看起人来似笑非笑的。这是黄永福叔叔黄汉新家的黄永安。

  “大少爷。”何氏忙向黄永安行礼,少年今年十八岁,去年刚考取了秀才的功名,普通百姓见了都要行礼,喊一声秀才老爷。

  黄永安点了下头,对黄永福说:“我找你有事。”

  9o酷v匠fO网F2唯E|一}2正版●v,9w其他#都是盗F版({

  黄锦他们只得告辞出来了。刚一出门,何氏就拉着几个孩子到了一个窄巷:“老实告诉我,你们帮黄小太医挖的什么东西,这么值钱?”

  “娘,确实是永福哥叫我们去仰山上挖的。那草药叫铁皮石斛,非常名贵,永福哥说和人参差不多了。只是她也不确定仰山上有没有。我们找了很久才在半山腰找到的。”黄锦赶紧解释。

  “是的,是的,娘,三姐说的都是真的。”小六忙说:“娘,你声音小点,要是叫别人听到了就不好了。”

  何氏也是对那么一点草药就值那么多钱心有怀疑,听了黄锦他们解释,就放心了。几个孩子这么懂事,小小年纪就知道为家里分忧。唉,也是他们夫妻亏着孩子了,不然哪里用得着爬山越岭的去挖草药。何氏想着,内心就升腾出愧疚,“锦儿,这钱爹娘一文也不要,你们自己收好,想买点什么买什么。”

  “好,以后这就是咱家的小金库。”听到黄锦这样说,黄钟他们几个都笑起来了。

  “娘,家里要添置些什么?”黄锦又问黄钟他们几个:“你们想吃点啥,哥你的草纸用完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