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锦非常好奇罗进昌来干什么,放下东西,匆匆地喝了口水,就到了正屋,此时,黄老爷子、黄胜宗和彭氏已经在陪着罗进昌说话,何氏从厨房倒了杯热茶,端了点点心出来热情地请罗进昌吃,也坐了下来。

  黄锦看到黄仲谦没有在里面,转身出了大厅门,打算出去找找。刚走出去,就看到黄钟和黄仲谦匆匆地往家里走。“原来二哥是去叫爹了,怪不得刚才没有看到。”

  “爹,你回来了。”黄锦一边喊着,一边上去拉住了黄仲谦的手。自从重生后,黄锦就更加粘人了,黄仲谦也就没在意。

  其实让黄锦喊一个刚三十出头的人为爹,刚开始黄锦也别扭了半天。但是后来黄锦意识到自己是要在这里生活一辈子的,别别扭扭的不利于快速融入环境,还不如扮个小孩,充分发挥小孩子的优势,撒娇粘人各种,这样不仅利于情报的获取,更不会让人怀疑。

  对于黄锦靠近,黄仲谦主动牵着她的手,一起进了正屋。此时,黄老爷子正笑着和罗进昌谈些家常。

  “仲谦你回来了,你表舅来了。”

  黄仲谦笑着和罗进昌问了安,就拉着在黄老爷子的下首条凳上坐了下来。

  “表弟,那件事情……”彭氏看到黄仲谦回来了,急着问了句。

  “进昌你还没吃饭吧?快去做点好吃的。”黄胜宗看了眼彭氏说,“一会吃完饭再说。”。

  “嗯,你们几个都出去忙吧。”说着,黄老爷子起身把黄锦、黄钟和二房几个凑热闹的孩子都请出去了,顺手还关上了房门,只留下了黄仲谦夫妇和叔公黄胜宗夫妇。

  =看_正◇L版Y¤章节}上酷;8匠#,网G{

  几个孩子只得各自回屋了。

  今天中午轮到彭氏和二房陈氏做饭,何氏也回屋,又开始绩麻。

  “娘,这个给你。”黄锦把藏好的包子拿出来,递给了何氏。

  “这是……”

  “肉包子。娘,你快尝尝,可好吃了。”小六献宝般地悄声对何氏说,还把房门关起来了。

  肉包子?这可要两文钱一个。这几个孩子哪里来的,难道是罗进昌买的。

  “你们是不是找你表舅公要吃的了?”何氏脸板起来问道。

  “不是!不是!”黄锦忙摆手。

  “那你们老实说,钱哪里来的。”何氏有些紧张地问道,她怕孩子们走向邪道。

  “娘,你放心吧,这是我们自己赚钱买的。”黄钰沉稳地说道。

  “自己赚钱?”何氏有点奇怪,几个半大孩子,哪能自己赚钱,以前怎么没听过。

  黄锦就按商量好的说:“娘,前两天不是碰到永福哥了么,他让我们帮他干活,叫我们去仰山挖一种草药,说是急用。这几天我们打完了猪草,就去仰山上挖了些,今天我们把草药送过去了,永福哥还给了我们三百多文钱。我们自己买了点东西,路上饿了,就吃了几个包子。你看,还剩这么多,娘收着吧。”

  黄锦把剩下的钱一把递给何氏看。何氏,一个家庭主妇手上没点零花钱,日子可不好过。黄锦愿意把这些零头给何氏。一百多文钱不多,买些针头线脑的还是足够的。

  “你这孩子……王小太医可是咱家的救命恩人,上次的医药费还没给呢。他请你们做事,咋能收钱。”

  “娘,你就放心吧,永福哥说这是给我们的辛苦钱,我们不收,以后他就不请我们帮忙了。”

  “那这……怎么也不该收钱的……”

  “娘,这是你可得保密。永福哥说村里那么多孩子,只叫我们帮他挖药,怕别人知道了,怪他不请他们。”

  “好。娘绝对谁也不说。”何氏说道:“这包子你们吃吧,我不吃。钱我也不要,你们留着,不过别乱花了,也别让你叔婆他们知道。”

  “娘,我们都吃饱了,这是给你和爹买的。”

  听说这包子是给他们夫妇买的,何氏有点犹豫:“这……你爷爷和他们还没……”

  “娘,要是叔婆看到了,问你哪来的,你怎么说?再说,这可是我们小孩子赚的钱。”

  也是,几个孩子每天不仅要负责家里的猪食,还抽空去山里采药,赚点苦力钱。何氏这样想着,也就宽心了些。按说,如果是他们夫妇赚的钱,那当然是要交公。而几个孩子,那就另说了,孩子可没有养家的义务。况且就这几个包子,也不够一大家子分的,到时你吃了我没吃,又是一阵风波,反倒没落到好。

  在几个孩子催促下,何氏勉强就吃了一个包子后,就怎么也不肯吃了。“等你爹进来了,我们一起吃。”

  唉,吃个包子还躲躲藏藏的,要是和二房一家分开了,就可以光明正大孝敬黄老爷子和李氏了。前世,黄锦爷爷早逝,也没多少享受到奶奶的爱。平心而论,黄老爷子和李氏作为爷爷奶奶,还是非常慈祥的。有好东西,黄锦还是愿意给他们吃的。

  只是二房一家子,黄锦没多少好感。二房人多嘴杂的,就这几天的相处,黄锦就发现彭氏是个极为尖酸的人,一点亏也吃不得,总想着占点便宜。再说,原身的死肯定和黄桂菊有关系……所以黄锦非常想和二房分开过。

  “娘,要是分家了,爷爷和奶奶和我们单独过,那这包子也够爷爷奶奶吃。”黄锦猜到何氏不愿意吃包子的原因。

  “分家?你这孩子怎么能这样想?要是能分家……唉,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你爷爷不会答应。”

  有门。看样子其实何氏也想分家,毕竟大房一家人口简单很多,李氏又是不管事的,二房分开过,一家人关起门来过日子,一定会清净很多。黄锦估计,何氏内心也是想分家的。

  “开门。”房门响起来,是黄镛的声音。黄锦这才发现,这老半天黄镛不知道去哪里了。

  “娘,我刚才听到表舅公他们说,况家老宅找到买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