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镛、黄钰、黄锦和小六跟着黄永福到了客房,就有伙计端来了茶水和点心。

  黄锦大大方方地坐了下来。黄镛和黄钰有些拘谨,一向好动的黄镛这会也端端正正地坐着。就是小六黄锈这会也老实地坐着,眼睛没有乱瞟。

  “走的累了吧,赶紧喝口茶。这点心叫小切,是丰城那边特产,我舅舅叫人捎过来的,你们尝一尝。”黄永福热情地说道。

  黄锦看了下,这不就是冻米糖?

  虽然黄永福热情地招呼,但黄锦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有先动。

  “在我面前就不要客气啦,随便吃。”黄永福一边说着,一边起身给黄钰他们人手塞了一块。

  小六看着白白的冻米糖,眼睛亮了下,不过还是没有动口。看了看几个哥哥姐姐。

  黄镛此时是这里最大的孩子了,他故作老成地说:“吃吧,谢谢永福哥。”

  黄锦这才咬了口冻米糖。其实冻米糖黄锦前世经常吃。冻米糖的做法其实就是把糯米蒸熟凉干,炒成爆米花,然后沾上蜜糖,具有香、甜、脆、酥的特色。四角平整,洁白晶亮,将红柚丝均匀铺面,小块切包。冻米糖吃起来,松脆爽口,落口消溶,无渣无屑,不粘牙、不塞牙,回味无穷。黄锦这才知道,原来,冻米糖古时也叫小切。

  “这些都是你们在山上挖来的?很辛苦吧?”黄永福关切地问道。

  “不辛苦,我们就是想赚几个零花钱。”黄锦点了点头。

  “嗯,我和刘掌柜说过,以后我不在的话,你们直接就找他。我已经支会他们不要往外面说,除了刘掌柜,其他的人也只以为这是普通的药材。”

  黄永福没有说的是,这铁皮石斛虽然很珍贵,但在云贵、江浙一带却比较平常。不过因为太祖早年也极为推崇铁皮石斛养生,父亲告诉他,如今京中许多贵人也风行铁皮石斛养生,他们或用来泡茶,或用来泡酒,或直接熬汤。

  而江西因为没有出产,铁皮石斛都是用来药用的,但也极少。

  几个人聊了一会家常,不久,刘掌柜和黄钟就走进来了。

  “……除掉草篮,一共是二十三斤七两。”刘掌柜道:“按照每斤五百文算,总共一万一千八百五十文钱。也就是十一吊八串零五十文。”

  黄锦点了点头,和她预计的重量差不多,她还是很满意的。她回头看了看黄钟他们几个:黄钟一向沉稳,但此刻依然可以看出来他难掩的激动之色,黄镛和小六更是一脸的惊讶和惊喜,嘴巴长大到可以塞进一个鸡蛋!相比之下,黄钰则显得内敛多了,小脸红扑扑的,也是一脸喜色。

  黄永福看到几个孩子的表情,也笑了起来。他看向黄锦,似乎在问黄锦有没有什么话说。自从黄锦醒过来后,这孩子个性似乎变得更加独立,也非常有主见。在这几个孩子中,他还是看的出来,做主的是黄锦。

  “那十一吊五串,能不能换成银子?”开玩笑,一万多个铜板可不轻,再说叮叮当当地一路背回去,谁都知道你身上有钱了。来这里几天,铜板她已经见过,此刻她还想见识下古代的银元宝长啥样!

  “好的。”黄永福痛快地答应了,让刘掌柜去兑银子。

  不一会,刘掌柜就用托盘送上来了钱,黄锦看到两个五两的小银锭和一小块碎银并三串钱,还有五十个铜板。

  “发财啦!”黄锦在心中欢呼,眉眼弯弯地站起来把钱都收到了自己怀里。

  “永福哥,以后我们还会送东西过来。”

  “嗯,就按当初说的,你有多少都送过来,多多益善。”黄永福看到几个孩子的表现,笑的更欢了。

  “永福哥,这东西真的这么贵?”黄锦问。要知道,时下一石大米也就卖五百文,一石大米可有一百八十多斤。

  “嗯,在商言商。实话和你们说,我父亲说最近我家几个药铺都缺这味药,你们这东西可是及时雨。而且它真的非常名贵。”黄永福说完,像是突然又想起了什么,转向黄钟说道:“对了,二郎,这本《古诗四帖》你拿去看。”黄永福从怀里掏出一本书,黄锦看了看,是唐代“张颠”张旭的所书的一本作品集。张旭是唐朝著名书法家,尤其以草书最为出名。

  黄钟接过书,满脸的兴奋和激动。

  “锦儿,你的头还疼吗?伤口愈合了吧?”黄永福转头问黄锦。

  “已经不疼了,结的痂也掉了。”

  “那就好,你还记得当时的事情吗?”

  黄锦摇了摇头:“完全不记得了。”她这几天想破头,也想不起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依稀记得掉下去之后,还听到了黄桂菊和人说话的声音,但也想不起来到底是谁。

  “就是以前的事情,也有很多想不起来。”

  “那……你自己小心点。”黄永福欲言又止。

  “放心吧,永福哥,我们会好好照顾锦儿的。”黄镛拍着胸脯说,颇有点当哥哥的样。看到他这样,几个孩子又笑起来了。

  “永福哥,你先忙,我们先回去了。”

  黄永福把他们送出了店门,又站在门口站了一阵,这才转身回屋。

  “不知道这样对不对……”

  ……

  从百草堂出来,几个孩子忍不住雀跃起来。

  “姐,咱有钱了。”小六嘿嘿地一路傻笑个不停,不停地小声在黄锦耳边说。

  “锦儿,你可真厉害,要不是你,我们上哪去找这么好的机会去。”黄镛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锦儿,你怎么认识那东西的?”一边说,一边还左右看了看。

  “你们跟我来。”黄锦他们几个到了一个窄巷子里,四周看了看。

  “我不是昏睡了几天吗?那时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白胡子老爷爷把这东西挤出汁水,滴到了我的嘴里。他告诉我这是铁皮石斛,可以救命。”

  这几天黄锦一直都在想该如何向人解释铁皮石斛的事情,想破了脑袋也只能想到这个穿越人士常用的理由:梦中得仙人点化。还别说,古人都迷信,对于这种说辞,几个孩子很快接受了,一点都没怀疑。

  G更j新%最,‘快#Z上酷)匠ae网\$

  “一定是老天保佑。锦儿,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黄钰双手合十,念叨了两声:“菩萨保佑!感谢老天。”

  而另一头,黄锦他们不知道的是,黄永福回到后堂后,他父亲黄太医喊他进去:“你有没有问过,这几个孩子怎么认识铁皮石斛的。”

  “兴许是黄叔父教的吧。”黄永福答道。

  “嗯,仲谦当年是很有才的……可惜了……”黄太医让黄永福退出去了。“铁皮石斛来的很及时,那位……有救了。”黄太医自言自语地念叨了两声,然后转身出去,吩咐刘掌柜把铁皮石斛给他送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