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回了家,他们先到厢房,把草篮里的铁皮石斛拿出来,再把小篮子里的猪草放草篮里,竟然也是慢慢两草篮猪草了。然后几个孩子找来麻袋,把铁皮石斛装麻袋里,放床底下收起来。应该有十几斤。黄锦在心里盘算了下。

  如此挖了三四天,仰山上能翻的地方他们都翻了个编,总共挖了有一草篮那么多。

  “哥,明天赶集,我们一起去把它卖了吧。”黄锦对黄钟说。

  “好啊!”想到能自己赚到第一笔钱,黄锦他们都有些兴奋,叽叽喳喳地商量了半天。

  第二天,一大早扒拉了点早饭,黄锦他们跟何氏打了声招呼,就背着草篮出去了。草篮里装的自然就是铁皮石斛,他们早就说好,路上如果碰到了熟人问起,就说是挖的猪草。不过,后来黄锦发现他们完全想多了,路上根本没人问,都当这就是普通的猪草呢。

  更0新"最i快E,上,酷匠OA网W

  七里路不算近,黄家他们走走停停,花了大半个时辰才到白竹镇。走到后来,黄锦都有点喘气了,汗水顺着鬓角流下来,粘嗒嗒。

  不过黄锦一点也不觉得累,心里也非常快乐。黄钟、黄镛他们几个孩子当然也不用多说了。乡下孩子都是当劳力使的,几个孩子都做惯了事情,这点路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

  白竹镇很繁华,一条江穿镇而过。江上有两座石拱桥,桥旁边竖着的大青石,上面写着“白竹桥”。青石上的博古纹样雕刻的非常精美。这里的建筑风格和徽州建筑风格相近,青砖黛瓦的,颇有江南水乡的风味。

  镇上的店铺就修在河两边,街面很宽,路也修的不错,铺着青石地面。白竹镇是逢一四七的集,正好今天是农历二月初七,各村里的村民都要赶集当闹了。

  街面上有很多人,有许多村民把家里产的蔬菜瓜果用篮子装着,摊在路边叫卖着,熙熙攘攘的,非常热闹。看了一路,黄锦对于这里的农产品心里有点底了。

  白竹镇很繁华,河两面都是店铺,鳞次栉比。这些店铺全是马头墙、小青瓦、白墙。铺面都是砖木结构,精巧玲珑的楼阁,错落别致,热闹繁华。黄锦看到了两三家首饰铺子,两家成衣铺子,而两三层高的酒楼也有四五家。

  看样子这里的人生活都算不错,也讲究吃穿。

  “永福哥家的药铺在哪里?”黄锦想起一个事情。

  “就在东街上,我们赶集的时候去过,这你也忘了?”黄钟笑着说。

  黄锦不说话了,跟着黄钟几个往前走。

  “到了。”小六叫了起来。

  这是一个三间大铺面,前店后屋。大门开得比一般的家住门要宽,窗奇大无比,屋檐挑出两米多,朱漆牌匾上“百草堂”几个鎏金大字,写的是苍劲有力。

  黄锦他们刚走进去,就有伙计迎上来了。看到是几个半大孩子,脸上的笑容也没有变。服务还是相当到位的。

  “你们来买什么药?”伙计问道。

  “我们是来找你们三少爷的。麻烦小哥帮我通传一下。”黄锦清脆脆地说道:“我们是七里江的,和你们少东家说好了,来给他送东西的。”

  百草堂的刘掌柜看几个孩子穿的干净利落,形容大大方方,说话极为清楚,就从柜台后面走出来了。

  “你们是黄仲谦家的吧?”刘掌柜说道:“东西带来了?跟我进后堂吧。”

  “这是我们刘掌柜。”伙计介绍到。

  “刘掌柜安。”黄锦他们向刘掌柜问了个安,就背着草篮跟着刘掌柜到了后头。

  刘掌柜仔细看了下草药,又拿了几颗穿过天井的廊庑,进了一间屋子。

  不一会儿他就出来了,喊了一个伙计过来结果他们手里的草篮。

  “这样,那请你们几个到后面坐吧,这位小哥跟我来过称。”刘掌柜看黄钟是其中年岁最大的孩子,就叫他走了。

  黄锦他们几个被带到了后堂一间房子里,他们刚坐下来,就看到黄永福匆匆地进来了。

  “锦儿,没想到你们今天就来了。”黄永福说。

  “永福哥。”黄锦甜甜地喊了声,心想可不得抓紧时间赚第一桶金,时间就是金钱呢。她还怕拖的时间久了,仰山有铁皮石斛的事情被其他人发现了呢。

  “你们到后面坐坐吧,我正好有东西要给二郎。”黄永福一边摸了摸小六的头,一边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