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想想,一千两银子,那是多大的数目啊?我听说就是大姐的聘礼也就二百多两呢,营子姐的聘礼也就一百来两。他们嫁的可都不错。你们再想下,孙家为何舍得给那么多钱?这里面指定有什么是我们不知道的。天上没有掉馅饼的好事,只是我们不知道到底为什么了。”

  黄钟因为年纪大,瞬间都回过神啦,“有道理。果真像二姑说的那么好,怎么不让桂林去。她也就比你小一点。二姆姆和二姑就一个劲的劝说让你去。”姆姆是土话,就是伯母的意思“是呀,我就是气这个。爹娘那么大人,咋就想不通这点呢?”黄锦撇了下嘴,接着说:“要我说,爹娘就是耳根子软,太好说话了。别人就觉得好欺负。”

  黄锦看到黄钟、黄钰等几个孩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说话。她决定趁热打铁,接着又说:“这次活过来,我算是看明白了。以后我们要多留点心眼,别被人卖了,连数钱的机会都捞不到。”

  虽说子不言父之过。但黄锦知道,对黄钟他们这种常年习惯被奴役的小包子来说,就要下猛药。不把话说明白了,很难引起他们内心的共鸣。

  黄仲谦夫妇一看就是那种好说话的老好人。他们不傻,就是容易轻信别人,一不小心就被人左右。而几个孩子也受了大人的影响,包括这身体的原身,之前只是因为不愿意离开爹娘,而不想去当童养媳。但凭黄锦现有的记忆,原身也想不到童养媳后面肯定有阴谋。

  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当童养媳的事情,明显是漏洞百出的。看黄桂林那吓着了的反应,黄锦就知道,连二房这个六岁的小孩子都知道这不是好事。同时,黄锦几乎可以断定这事二房估计都清楚,就瞒着大房。

  这明显漏洞百出的说词,黄仲谦夫妇居然轻信了!!黄锦颇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无奈感。从黄钰被背黑锅,黄仲谦夫妇没有据理力争,担起守护孩子的责任,黄锦就能断定黄仲谦两口子平时个性偏懦弱。而在黄锦的记忆中也确是如此,以致于几个孩子也胆小的很。可真是大包子养出小包子!

  摊上这样的父母,黄锦对自己今世的生活并没有太大自信。毕竟这个时代,一个孝字背的太沉重了,父母就是让你死,你也要毫不犹豫地遵从。

  “唉!”黄锦只有一声深深的叹息。所幸,黄家的这几个孩子都还小。为了美好的明天,黄锦决定从今天开始好好改造这一家子。

  首先就从这几个孩子开始,毕竟他们还小,中毒也还不深,还来得及。

  而黄锦也知道,近日黄锦的表现,和她今天所说的,对眼前的几个孩子已经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这扇门就叫反抗之门。而一旦她向几个孩子打开了反抗之门,他们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就一定能有所改变。

  “我们都不小了。”黄锦看着几个孩子说:“以后要看着爹娘,不让别人欺负我们。更不能被人卖了,还帮着人数钱。”

  几个孩子其实都不笨,只是平日里没人点拨。听了黄锦的话,他们都纷纷点头“嗯,再不能被卖了!”

  “三姐,你好厉害,以后我都听你的。”小六对着黄锦说道。

  “锦儿,你现在就像是变了一个人……”黄钟说。

  “我这样不好吗?”黄锦有点担心黄钟是不是看出了点什么。

  “不是,我的意思,你这样挺好的。”黄钟突然笑了起来,“我以前咋就没想到这些……”

  “是啊,是啊,锦儿,四哥真是笨死了,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没想到。”不等黄钟说完,黄镛在一旁插话道。

  黄锦看着黄镛,笑了笑,心道:“小屁孩,别跟我在这装大人。你才九岁呢,姐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不傻妞一个。”

  “这两个蛋我们留着回去给爹娘吃吧。”听到黄锦这样说,几个孩子更高兴了,都十分赞同。

  他们把洗好的猪草装到草篮里,还是由黄钟和黄钰一人背一个,黄镛和黄锦则在后头帮忙拖着草篮上坡,这样的话,黄钟他们就会省力很多。小六则拎着几条鱼,一甩一甩地在前面飞跑着。

  上了鱼塘,回去的时候是下坡,倒是快了不少。不过,因为时辰还早,路上,他们一路走一路歇一路玩,慢悠悠地往回走。

  迎面走来几个和黄桂菊差不多大的女孩子,其中一个穿着红色长裙,长的十分漂亮,走起路来摇摇摆摆。

  “哟,锦儿,你活过来了。那天可真是惊险啊!黄桂菊现在咋样,你回去和她说,我过两天找她玩去。”原来这是隔壁施家村的施春晓,错身而过的时候,不知道为何,她狠狠地盯了几眼黄锦。

  “你不是说她死了吗?人家这不是活的好好的。”几个女孩叽叽喳喳地议论着。黄锦转身过去,看到施春晓微微露出的衣领上,带着一个金黄的细细的金项圈。

  ●?酷8u匠Ym网唯一(;正版,◇其他A都NB是{y盗)版P

  “她和大姐很熟吗?怎么要我代她问好?”黄锦疑惑地问道。

  “谁知道呢,兴许两人合得来吧。”黄钰满不在意:“她前两天老来找大姐,这几天不知道为啥又不来了。”

  黄桂菊回来三四个月了,一直呆在家里绣嫁妆,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而且她自诩是袁州府长大的姑娘,就是黄钰他们几个堂兄妹,都不大爱搭理的,她整天一副高人一等的摸样。当然,黄锦他们几个孩子也不愿找她玩。

  黄桂菊和施春晓两人啥时凑一起了?黄锦心下存疑。

  “她家发啥财了吧,居然带着金项圈呢。”小六嘀咕了一句。

  “小孩子家的别瞎议论,背后别说人是非……兴许她爹最近走运吧。”黄钟打断了小六。于是,几个孩子就转移了话题,说别的去了。

  他们刚走到村口,就远远看到一辆马车,直朝他们这边走。

  “锦儿,你好些了吧?”一个少年掀开车帘,跳下车对着黄锦道笑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