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她再次睁开眼睛,外面已经是漆黑一片了。六郎黄锈正眨巴两只大眼睛看着她呢。“姐你好些没,快起来,娘做了好吃的给你。”

  黄锦坐起来,何氏端着一碗红薯饭过来,黄锦看过去,红薯占多数。饭上压着几块肥肉,一股浓郁的肉香味直往鼻孔里钻。小六在边上看的直咽口水:“姐你吃,我吃饱了。”

  二郎、四郎和黄钰都笑起来了“小馋猫,这可是给锦儿补身子的,可不能贪吃。”

  “知道,知道!”小六点头如捣蒜。

  “六儿,我才醒,李大夫不是说不能吃太油腻的东西吗?这肉都给你吃了。”黄锦实际上在现代就不喜欢吃肥肉,看到了喉咙一阵发腻。

  “锦儿,快吃吧,这是特意给你留的。你大姑来了,家里添伙食了。”添伙食是土语,就是加好菜了。农村人家,一般家里来了客人都会加点好菜,不过因为家贫,一般都是以肉为主,且分量不会很多,所以只有主桌才会有。小孩和女人是没份吃到的。

  晚上出来后,何氏后来又去准备了一大家子的晚饭,祖母李氏特意叮咛留出几块肉给她。看这一家子,父母虽然懦弱,但是真心爱护小孩,祖父母也貌似挺好相处,尤其祖母李氏,今天都没有露面,不知道做什么去了,黄锦的记忆中,祖母也是一个极为慈祥的老太太,平日极少言语,都是默默的在做事,因此家里虽然是祖父当家,但内宅的事情,叔婆彭氏也有足够的话语权。真的是非常奇怪的内宅权利划分。

  也不知道黄胜祖有什么办法解决黄桂菊的事情,家里只有六十亩地,现在上好的地最多也就卖五两银子一亩,一大家子还得生活呢,指定不能全卖了,不然喝西北风去?再说,即使全卖了也不够啊。黄锦细细思量起来,“门当户对、门当户对,按说黄桂菊就不能那么高攀,大户人家的少奶奶是那么好当的?”看多了宅斗小说,黄锦对黄桂菊的婚事并不乐观。

  说起来,黄老爷子一家,也是十里八乡小有名气的。黄老爷子两兄弟祖上不考,因为灾年,十岁的时候,带着小他六岁的弟弟一路讨饭过来。黄老爷子极为能干,也精明,先是到镜源地主李家做了十年的长工。李老头子有个兄弟,是宜丰县县丞,因此非常有势力,良田万亩。

  黄老爷子因为力大肯干,人有机灵,在李家做到了冲头庄头,成了小管事,慢慢积攒了些钱。等契约到期,黄老爷子认为长工是给人做奴仆,于是就坚决不干了,带着弟弟,就来七里江安家了,因为七里江黄家是大姓,黄老爷子正好也是姓黄,来这里安家,也就不算独户独姓了。

  盖了房子安了家,就娶了下山的李氏,也就是黄锦的祖母李氏。

  这李家可不是一般人家,她只有姐妹三人,父亲有一百亩地呢,也算小富人家了。等到李氏的父亲去世,就把土地卖了一部分,钱给了外嫁的另外两个女儿。而轮到黄老爷子一家,不仅供养老丈人送终,而且极为孝顺,因此老爷子去世的时候,将其中五十亩地留给了二女儿李氏。加上两口子后来努力又买了十亩地,就成了村里不大不小的富户了,日子过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酷l匠RE网正版首。发3

  会不会因此,即使黄胜宗成家立业了,也没有分家呢?毕竟黄胜祖就兄弟两个,人多热闹点?而且,现在的家业基本都是哥嫂的,分开了,他们日子不好过?毕竟彭氏娘家是个破落户,黄胜宗也只是普通的庄户人,黄胜宗远不及哥哥黄胜祖会过日子。

  哎!到底是为何还和叔公一家住一起?那一大家子一看就知道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早年可以不分家,可是祖父和叔公都这一把年纪了,如何还能不分家?树大分枝呀!这实在令人想不通。

  黄锦埋头吃饭,心里不住地思考。而其他几个孩子就围在她边上也不做声,看的出来极为有教养,奉行着“食不言”的规矩。

  何氏等黄锦吃完,就拿碗出去收拾了,留下黄锦和几个孩子。

  “哥、姐你们都过来。”小六虽然才五岁,可是却显得非常机灵,白乎乎的小起来异常可爱,配上此刻他那郑重其事的小模样,可不是一个小正太。要不是时机不对,黄锦恨不得上去捏捏他的小脸。

  “咋啦?”二郎黄钟因为是家里的老大,一向是一副端方严肃的样子。

  “我刚偷听到一个大秘密,镇上的况家老宅居然是咱家的,而且和二房一点关系都没有。爹说要卖了那宅子,帮大姐把玉佩的事情圆过去。”别看小六年纪小,说话却非常有条理。

  “啥?况家宅子?就是那个四进大宅子,那和我们家又有什么关系?”黄钰俨然一副大姐样:“要我说,那玉佩根本就和我们一点关系没有。大姐嫁不出去是她自找的,谁叫她爱显摆。只是况家老宅咋都没听人说过。”因为背黑锅,黄钰显得有点激动。

  “不知道,这个爷爷没说。我看爹和叔公都没说话,后来爷爷对爹说,不管咋样,都要把老黄家眼前的难关先度过,其他的,以后再说。是老黄家对不起爹。”小六一脸的茫然。

  “要我说,他们这做法就不对。眼下能敷衍过去,以后呢?万一露陷了咋办?”黄钟作为老大,显然想得更为深远。

  “什么老黄家不老黄家的,难道我们不姓黄?”四郎黄镛插话道。

  因为年纪小,几个半大的孩子也商量不出个啥。议论了几句,何氏就进来催着几个孩子睡觉了。

  黄家老宅是典型的江南民屋结构,和黄锦小时候老家的样子差不多。房子为三进:第一进轿厅,东西各个门房,加两个厢房,黄锦一家就住第一进。东厢房,黄仲谦和何氏一间,黄钰和黄锦姐妹俩住一间;西厢房,黄钟住一间,黄镛和黄钰住一间。

  第一进、第二进之间有个天井,左右各有两间房,一间用来做厨房,一间用来做储物间;厨房边上有个小门直通屋外,盖着黄家的猪圈鸡圈等。

  第二进为正屋,有左右各两间大厢房,设有一个大厅,平时一家人吃饭都在正屋,左边住的是黄老爷子和李氏,右边住着的是黄胜宗和彭氏。

  第三进与第二进之间有两个小门隔开,相对独立,走进里面又是一个天井,东西左右各有三间总共六间房,前轩后廊,后进设有茶厅等,南侧有僻弄贯穿左右,二房一脉兄弟几家,全部住在三进。这都是这些年慢慢加盖形成的规模,算是村里的大房子了。

  黄锦翻来覆去睡不着,隐隐约约隔壁传来父母的说话声:“唉,爹说卖了况家老宅,把这关先过了再说。”黄仲谦幽幽地说道。

  “卖了就卖了吧……破财消灾的,一家人平安就好……”

  “我是想着这里地方小……再说,咱三个儿子,以后迟早得有一个……”断断续续的,黄锦也听不大清楚,也就不注意听了。窝在被子里想自己的事情。

  黄桂菊的事情不知道最后如何了结,况家宅子和父亲又有什么关系。看今天的对话,也有点奇怪,老黄家不老黄家的,为何这样说?!黄锦把白天的事情在脑袋里过了几遍,又想起了现代老实巴交的父母,“难道我回到了几百年前的老家?不知道父母会怎样?唉!”

  不管了,想再多也没用,所幸不用再去那孙家当什么童养媳了,看今天黄仲谦和何氏,应该是很疼孩子的。哥哥姐姐们也相亲相爱,有这些就够了。日子是人过出来的,有着几千年后世知识,带着穿越的金手指,还就不信能苦哈哈地在古代过一生?!

  想到这里,黄锦又暗暗握紧了拳头:穿越第二步,发家致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