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当不当童养媳

  “这孩子怎么也不肯吃东西,怕再被送去当童养媳……”黄仲谦弱弱地说了句:“爹,我们不送了行不行?求您给句话。”

  黄老爷子看了眼黄胜宗,往水烟袋上加了点烟叶,吧嗒吧嗒抽了两口。然后看了下黄香莲。

  “香莲,你说说咋回事吧。”

  “大伯,我可是好心一片呢。您知道,富贵他有个堂妹嫁到了靖安孙家,那可是十里八乡极有名望的大户人家。她家有个小公子,和锦儿年貌相当,还没定亲。锦儿虽说是童养媳,去了可是不用下地干活的,好吃好喝的伺候着,那就是少奶奶了,那日子可不是庄户人家可比的呢。”黄桂菊有点急切地说道。

  “是呀,都是一家人,香莲还能害你不成?他大伯,我香莲可是一片好心,可别不识好歹。锦儿既然醒过来了,休养两天就和她大姑走吧。”彭氏插嘴道。

  “既然这么好,二姑家的燕姐姐咋不去?四叔家的桂林也和我差不多大呀。”黄锦听他们说的天花乱坠,明显漏洞颇多,忍不住问道。

  “三姐,你可别乱说,我可不去。你可别吓我。”老四黄汉光家的6岁的黄桂林只比黄锦小一岁多,听黄锦提到自己,竟然哭了起来。

  “为啥去孙家当儿媳妇就是吓你?”黄锦发现黄桂林话语中的漏洞。

  “你这孩子,咋不懂大人的苦心呢?!我这不是为了你以后享福吗,倒还落下怀疑了。”黄香莲赶紧结果了话头。

  “三哥,孙家可不是什么普通人家,那么有钱,嫁过去就吃香喝辣的了。再说,人家聘礼足足有一千两,想要什么样的闺女没有。这要不是富贵,你们去哪里找那么好的福气。靖安离这里也就几百里地,以后也不是不能见着,你说是不是?要不是你姐夫说和,哪里有这等好事?你咋能反悔呢?叫我们咋个和人交代?”黄香莲竟是一副要逼着黄仲谦当场表态的意思。

  “爷,反正我是不去,谁爱去谁去。受苦我乐意,下地干活我也愿意。这哪里是嫁女儿,这分明就是卖女儿,二姑你可别欺负我年纪小不懂事。”黄锦见父母不给力,忍不住说道。黄锦暗暗握紧了拳头,重生斗争第一步:不能被卖了。爹娘靠不住,咱就靠自己。

  “锦儿你别说了,娘就是卖了自己也不卖你。孩子她爹,不管咋样,锦儿坚决不做童养媳。”何氏激动地从黄仲谦手里抢过黄锦抱起来就要走出正屋。

  “三叔,你们咋这么自私呢?钰儿弄碎了我的玉佩就没事啦?您就不管我的死活了?我可是老黄家嫡出的长孙女呀。”黄桂菊哇地一声哭了出来,“爹……娘……女儿……”黄桂菊又拿死去的爹娘说事了,这是她最近几天老用的招。

  “老头子,可怜我的大儿啊,也是为这个家丧的命呀。要不是为了这个家,他用得着去当采石工吗?”彭氏站起来,拉起黄桂菊,祖孙两抱头痛哭:“菊儿呀,你命苦呀,自小父母双亡,如今又这般……”

  +看f正F版章?}节2@上酷9匠网

  “老三你看,这……唉!桂菊出嫁可不是小事,等她过门子了,孙女婿家里可是能把老六弄到昌黎书院去呢,那咱家迟早出个秀才,也算光宗耀祖了。二郎不是想读书么,到时二郎也能跟着沾光。大哥,桂菊和老六可是老黄家嫡亲的种呢。”老二黄汉华也试图再说法黄仲谦。

  “爹,锦儿说不做童养媳是没问题。但是桂菊的事情咋解决?八百两银子咋办?”伯母陈氏问黄胜宗,“再说曹家可给足了定礼,即使退婚,砸碎了人家的玉佩也得赔啊!钰姐儿,你说是吧?”陈氏白胖白胖的,笑起来连眼睛都不见了。

  “爹,二姐只是好心扶了大姐一把,玉佩早就碎地上了,和大姐一点关系没有。可不能让我们背黑锅啊,我不去当童养媳!”

  “是呀,爷,当时可是好多人看着呢。”四郎黄镛说道:“不信你去打听打听,里正伯伯家的营子姐也说玉佩早就落地碎了的。”

  ……

  黄锦发现现在家里泾渭分明分成了两派,一派就是大房一家,一派就是二房一脉。大房显得人单势孤,二房则人多势众有点咄咄逼人的架势。加上彭氏和黄桂菊的哭声,好不热闹。

  黄老爷看着一家人你一句我一句,乱糟糟的,也不说话。一口一口的抽着他的水烟,抽的咕咕响,红脸在烟雾中看不出什么表情。过了半柱香了,老爷子终于张口了:“都别吵了。老三,你放心,我们家没到卖闺女的地步。”

  “爷,你说的可是真的,真的不卖我了?”黄锦不顾头上还疼,手脚并用爬起来,一下子窜到了黄老爷子的跟前。

  对于黄锦的突然靠近,黄老爷子显得有点不自在,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嗯,我说不嫁就不嫁。”他强调了“嫁”字,又拿起水烟抽了起来。

  得到了黄老爷子肯定的答复,黄锦放心里坐了回去。终于可以不被卖了。

  “大爷爷,我也是你的孙女,你可不能不管我。”黄桂菊又哭起来了,梨花带雨般娇弱。大公就是大爷爷的意思。

  “是呀,大伯,锦儿不嫁去靖安没问题,但是那八百两银子的事情咋解决?”黄香莲起身问黄老爷子,“大伯,我们菊儿可是黄家的嫡亲血脉,你可不能不管。”

  “啥八百两银子啊,家里的情况又不是不清楚,把所有人卖了也不值八百两啊!”二伯黄汉和阴阴地说到:“大伯,你看我们二房这一大家子的小子,以后还要成家立业,地是指定不能卖,不然以后可咋办,难道一个个又去要饭?”

  “大哥,不管玉佩是咋碎的,总归是关连这菊儿的婚事。嫁女嫁女,菊儿能嫁好了,有个好的开端,往后钰儿、锦儿也就错不了,是吧?”叔公黄胜宗终于开口了。叔公就是指爷爷的弟弟。

  黄老爷子看了眼黄胜宗,“你放心,手心手背的,菊儿的事就是老黄家的事。而且如果真的能把老五带出去,我也就能对得起咱家的老祖宗了。”带出去是这里的方言,意思就是靠着一个有本事的人起家立业的。

  黄老爷子把旱烟袋往板凳上磕了几下,站起身,摆摆手说到:“行了,不用多说了。香莲你回去和富贵说下,锦儿的事情多谢他操心了,她还小,不适合马上成亲。银子的事情,我来想办法。都回去吧,老三媳妇赶紧去做饭,一大家子都等着吃呢。老三你等下走,到我房里来下。”

  黄老爷子发话了,大家就只能陆续起身离开。何氏抱着黄锦,黄锦对着弟弟小六黄锈眨了下眼睛,小六心领神会地偷偷溜到正屋小门后去了。黄锦则被何氏抱着回屋,喝了点汤,又趟床上了。

  今天的事情终于告一段落了,只是不知道老爷子留下黄仲谦有什么事情?黄锦迷迷糊糊躺床上,终是熬不住睡过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