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了不得了。

  时下风俗对于定亲之物,一旦碎掉,就说明双方八字不合。加上黄桂菊本来就因为父母双亡,一介孤女,被曹夫人所不喜。这祖传的玉佩传了几代都没事,到了黄桂菊这里,还没过门就碎了。可不是八字不合是咋地?一旦袁州府的曹家知情,八成得退婚了!

  黄桂菊不管不顾地攀扯上了黄钰,怪她不该扶她一把。其实黄钰在出手拉她之前,玉佩已经落地碎了。

  而黄桂菊的祖母彭氏一向就是没理也要争三分的人物,也就可劲地赖上黄胜祖这一支了,非得要黄胜祖他们想办法弥补过去。天天在家里闹腾。

  黄锦父亲黄仲谦无奈,只得和叔父黄胜宗一起去了趟府城宜春,终于在一家老字号首饰店看到一块差不多的玉佩,大约可以混淆过去。只是这玉佩是店铺的镇店之宝,要价八百两银子。黄家就是将所有祖产都卖了,也凑不够那么多银子。

  事情有凑巧。黄桂菊的嫡亲二姑、黄胜宗唯一的女儿黄香莲听说侄女定了个好人家,赶忙回来祝贺。正好知道了这事,就给出了个主意,说服黄锦父母同意让她去给丈夫陈富贵的远亲靖安富户孙家小郎当童养媳。靖安离七里江来回有两天两夜的路程,基本等于一去不返了。

  黄锦不愿意,委委屈屈的。黄桂菊说是要和她谈谈,双方约定在屋后的晒谷场上,不知咋的,黄锦就从谷场边的小崖掉了下去。本来小崖并不高,大概也就只有两米的样子,按说人掉下去会没事,可巧就巧在黄锦后脑勺撞到了尖利的小石子,生生戳破了一个洞,血哗哗地往外冒……

  黄锦安静地躺在床上,听着厅堂里的鸡鸣狗叫声,慢慢地收拢原身的回忆。原来的世界是回不去了,不知道父母现在怎样了,失去了这个女儿,一定会更加伤心无助吧。

  “锦儿吃些东西吧,这是你爹特意下田给你摸的鳝鱼,做的你最喜欢的鳝鱼汤。你流了那么多血,要好好补一补。”

  母亲何氏端着老式的白瓷碗,碗里装着一碗清亮亮的汤,连油都不见几点。六郎黄锈在旁边看的眼睛发直,直咽口水。“二姐你吃,我吃饱了。”看到黄锈那可爱的小样子,黄锦忍不住扯了下嘴,但马上转过身去,背对着何氏。

  何氏的眼睛又红了,“锦儿,你就吃点吧,你看你都蜡黄蜡黄的了。”何氏端着碗绕到了黄锦的跟前。

  假惺惺的有什么意思,看起来对我多好,实际还不是要卖了我?让我姐背黑锅就算了,还要卖女求荣不成?这样的父母既无能又自私,要来做什么?!

  黄锦心中一团火蹭蹭地就起来了,她抬起手,想打掉那碗汤。眼角看到小五眼巴巴地看着那碗汤,正在舔舌头。她的手又放下去,再次背对何氏。

  何氏哄了半天,黄锦就是不张嘴。到后来,大哥黄钟,二哥黄镛和大姐黄钰也都来劝了,你一言我一语的,满满都是关心之言。让黄锦感觉到了这家人都对原身还是非常关心的。

  “我不吃,死了算了。活过来让你们去卖钱?”黄锦本来就不是个老实的,气愤之下,终于开口。

  何氏的眼泪哗哗地往下掉。

  “锦儿,爹娘对不起你。玉佩的事情我们再想办法。都怪我,咋这么傻。你也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哇~~她爹……呜呜……”何氏泣不成声。

  “……抱去正屋吧。”黄仲谦垂头思考了半天,终于开口。

  好不容易获得重生,虽然境遇不像一般小说里说的那样,公主王后的,可重生也是老天的一种眷念啊。日子是慢慢过起来的,但首先就是不能被卖了,谁知道那所谓的孙家公子是虎狼还是什么鬼呢。

  从前屋出来,黄锦扫视了下四周。这里还真和小时候的老家环境差不离。目前的房子是远离着七里江其他人家的,在略高的一座山上,虽然只是一座房子,但由于离其他人家也就四五分钟的路,倒不显得孤伶。远处的小山不算高,典型的丘陵地貌,满山的青翠葱郁。

  此时正值暮光十分,不远不近的几处农屋上都飘着缕缕炊烟,时不时有饭香味飘出。差不多该到饭时了,而因为黄锦的苏醒,今天的正屋却坐满了人,没人生火做饭。

  黄锦的祖父黄老爷子是个瘦高矍铄的老头,他穿着一身青色的盘领衣,青布垂身,腰上插着一根青色的粗木大汗巾;脚底踩着一双蒲草编制的鞋子,头上挽着四方巾,坐在正屋的主凳上,嘴里吧嗒吧嗒地抽着水烟,眉目深锁。

  在他的右边隔着一个四方桌,坐着叔公黄胜宗。黄胜宗略有些发福,红光满面的,双鬓有些斑白,头戴瓜拉帽,穿着直缀酱色夹袄,看起来比黄老爷子年轻个四五岁。神情有点郑重,看到黄锦一家子进来,时不时睃两眼黄老爷子,不时喝两口茶。

  离两位老爷子不远,围坐着几个人。靠黄老爷子边的是黄胜宗的老太太彭氏,她穿着石青色袄裙,紧抿的唇线让人看着有点惧怕,头发一丝不苟地盘着,正襟危坐。紧挨着她坐的就是黄锦的堂姐黄桂菊了,小姑娘今年十四岁,穿着崭新的银红妆花桃裙。她面白如玉,少女特有的莹润挡不住地外冒,油亮亮的大辫子盘在头顶,斜斜地插着一根银簪,还带着一朵桃红色绢花,带着对小小的金丁香耳钉。“好一个青春靓丽的小萝莉。”黄锦忍不住心中大赞,怪不得能让富二代曹公子要死要活非娶不可。

  最sv新\章@●节.+上G酷匠2网◎…

  堂姑黄香莲正和二伯黄汉和的妻子陈氏嘀嘀咕咕,不知道在商量什么事情。看到黄锦他们进来,轻轻哼了一声。陈氏眼睛咕咕乱转,估计又在盘算着啥。二伯黄汉和和四叔垂头坐在一起,一眼看过去就知道是那种只会下地干活的老实巴交的农民。五叔穿着玉色茧绸直缀,带着方巾,闷着头同样没有说话。

  黄锦一进来就看到了黄桂菊和堂姑黄香莲,前者看到她眼睛闪了闪,转过头去了,满脸的不高兴。黄香莲则穿着崭新的棉绫袄裙,二十多岁,浓眉大眼,显得极为利落。此刻她也看了眼黄锦,又哼了两声,竟是一副不屑的样子。

  黄仲谦抱着黄锦坐到了黄老爷子的正下首,面对着老爷子。黄锦悄悄地打量起屋里的人:祖父看起来很康健,叔公则一看就是有点营养过剩,大腹便便的。祖母李氏不知道为何不在,堂祖母彭氏则一贯显得有点霸道。伯父黄汉华一脸憨厚,到是伯母陈氏显得极为精明爽利。四婶甘氏正在做月子没有来,四叔黄汉生也在后厅陪着老婆孩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