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沐沁瞪了他一眼说:“我才不要相信你的话呢?鬼话连篇。”

  上官逸不生气反而一笑说:“好吧,看来你对我是很失望的。”

  “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会儿。”

  “哈哈,那好吧!公司里面还有事情呢!我就先回去了。今天我放你一天的假,明天按时来上班,要不然我就扣你的工资了。”

  “一副资本家的嘴脸,你爱扣就扣吧!”

  上官逸忽然冷着脸说:“我现在心情不好了,不想和你开玩笑了。我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资本家,就是要将你嚼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如果你明天不按时来上班,后果你知道的。”

  “你给我滚蛋!”

  上官逸冷笑着大步流星向外面走去。

  这个家伙就是为了捉弄自己,让她感受一下冰火九重天的滋味。那会儿假装关心自己,不过是为了最后的侮辱做准备的。安沐沁想了一下,这本来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自己用不着生气,于是躺在床上睡着了。

  上官逸回头看见她没有追出来,心里忽然有些失落。不过想到刚才安沐沁气急败坏的样子,他还是挺开心的。上官逸很不幸的发现一件事情,没有了安沐沁捉弄,自己的生活毫无乐趣可言。说的更确切一点,就是不能没有安沐沁的存在。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得了这么安沐沁的强迫症,有必要去看一下医生。

  他上了车,然后向公司里开去。

  “安沐沁,你总是做些不应该做的事情,听到一些不应该听的话。”

  上官逸的心里不由发出这种感叹。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上官逸拿出来一看手机的号码,脸色顿时变得很难堪。他犹豫了好久要不要把电话接通,最后还是接通了。

  “你又打电话干什么呢?”

  “你说我打电话干什么?安沐沁怎么样了?你打算怎么处理她。她一定听到了我们的对话,如果这些话传到许慕韩的耳朵里,你和我谁都别想好过了。”

  上官逸不耐烦地说:“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安沐沁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你们只管着手准备好了,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如果她真的听到了我们的对话,我看很有必要杀了她。”

  “你没搞错吧!我们连她知不知道事情的真相,甚至有没有听到我们的对话都不确定,你就让我杀了她,你想干什么?万一引起了警方的注意,我们的计划恐怕就只能竹篮打水一场空了。你先不要着急,好吗?”

  电话里传来一阵哀怨的声音,犹如来自地狱深处的罗刹女。

  “我不着急,我不着急才怪呢?安沐沁和许慕韩的关系你和我一清二楚的,她一定会把我们的秘密泄露给他的。”

  上官逸冷笑着说:“我再说一次,安沐沁的事情我自有安排,你就不用操心了。我保证许慕韩什么话也不会听到的,你放心好了。”

  “如果你不能很快处理好这件事情,我们之间的合作将马上中止。”

  “我警告你,以后别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要不然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我只是给你提个醒而已。”

  上官逸怒气冲冲地说:“以后的事情不需要你提醒,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说完之后,他就立即挂了电话。

  “安沐沁,你让我怎么办才好呢?”

  上官逸坐在车里又将早晨的事情重新想了一遍,以他的推断,安沐沁一定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可是如何处理这件事情,他必须好好想一想了。虽然他对那个女人说话的口气很不满意,但不得不承认对方的考虑是对的。现在安沐沁住在医院里,所有的证据他早已销毁了,从她的表现来看,安沐沁也已经觉察到这件事情的蹊跷之处了。杀人灭口这种事情他不能做,但是想要让一个永远不开口,除了让那个人变成死人之外,好像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上官逸思考了许久,忽然灵机一动,他可以选择让安沐沁把这段记忆从脑海里失去。他在江城正好有一个关系十分要好的朋友是著名的催眠师。

  “安沐沁,你不要怪我,这样对你已经够客气了,谁让你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事情。”

  上官逸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一想到伤害安沐沁,自己的心里就觉得有些于心不忍。她不过是自己手中的一个玩物而已,自己怎么会在乎一枚棋子的死活,看来是自己还没有玩够安沐沁,他要把安沐沁变成一个精神病,就像她妈妈最后那样死去。只要一想到他妈妈的离世,上官逸心中的恨意顿时填满了胸膛。

  “阿城,你最近忙什么呢?”

  他拨通了催眠师江城的电话,两个人在国外读书时就是同学,关系一直很不错。江城在城南开了一个心理疾病治疗中心。

  “我能忙什么,还不是朝九晚五的上班啊!哪里像你是个大忙人,想要见你一面都难如登天。”

  上官逸笑着说:“你这会儿在治疗中心里面吗?我有事情找你帮忙。”

  “我当然在治疗中心,还能到哪里去呢?”

  “那好,你在那里等我,我半个小时以后就过来了。”

  ;酷c*匠tS网首y发

  江城慢吞吞地说:“那你过来吧!我在办公室里等你。”

  上官逸挂了电话之后就开车往江城的治疗中心赶去,大约用了二十分钟就到了目的地。江城早就站在门口等他了。上官逸从车上下来看到江城站在楼下,欣喜若狂走了过去。

  “大半年没见,你还是老样子,神采飞扬啊!”

  江城笑着说:“我确实还是老样子,什么神采飞扬,灰头土脸还差不多。你看起来到是意气奋发,最近生意一定不错吧!我听说申嘉集团现在都成了江城首屈一指的大公司了。”

  “你就别听那些新闻记者胡说八道了,我们公司发展哪里有那么快呢?他们不过是为了吸引读者而已。说不定你明天会看申嘉集团总经理上官逸一夜之间变成了女人的报道,你信是不信?”

  “这个我信。”

  上官逸拍着他的肩膀说:“这个你也信,那要是改天真的爆出这样的新闻,记得找我来求婚。我不会嫁给别人的,只为等你啊!”

  “这么久不见,你还是那么恶心。我看你还是留给别人吧!我可消受不起。”

  “我到你的地盘了,你连门也不让我进吗?”

  江城反应过来说:“我哪里敢不让申嘉集团的少东家不进呢!请。”

  两个人边说边笑朝楼上走去。

  江城的心理疾病治疗中心占地面积不大,不过楼道里来来往往的人倒是不少。

  “你的生意也不错啊!有这么多精神病到你这里看病。”

  江城瞪着眼睛说:“你这张嘴,就不能说点好听的。主要问题是现在城市生活节奏太快了,人们的生活压力太大,所以来看病的人很多。”

  上官逸笑着说:“我就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你别这么紧张好吗?”

  “你可以拿我开玩笑,但不能拿我的病人开玩笑。”

  “我知道错了,请江大师原谅。我就不和你绕圈子了,我们都是老朋友了。我这里有件事情需要你帮忙,怎么样?”

  江城皱着眉头说:“杀人放火吗?”

  “当然不是了。”

  上官逸将事情的经过给江城说了一遍,当然有些话没有说。

  “我说你啊!做事怎么那么不小心。”

  “这不是一时大意了吗?”

  江城很仗义地说:“你就别担心了,我保证她会忘掉这件事情的。”

  上官逸空悬的心终于放下了。

  抬起头,窗外一片阳光明媚。

  安沐沁在医院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钟了,她感觉到肚子里面空荡荡的。从早上晕倒到现在,她还没有吃过一口饭,不感到饿才是怪事。她从床上挣扎着起来,想到楼下去买点吃的东西。

  可是当安沐沁走到楼下的时候,突然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转身朝楼上走去。因为她看到了一个人,而且身边带着一个女人。可以让安沐沁反应如此激烈的人,恐怕只有许慕韩了,他身边的女人自然是宋娇。

  “慕韩哥,你带我到医院里来干什么?”

  许慕韩冷笑着说:“你问我带你到医院里来干什么?你都和我妈说了什么。”

  “我和伯母没说什么?”

  “你没说什么?你就别和我装模作样了。”

  “许慕韩,你把话说清楚,我到底怎么装模作样了?”宋娇的泼妇本性一露无余,安沐沁在墙角看见她两眼瞪得像铜铃一般大,好像张着血盆大口要将许慕韩一口吞下。

  “你是怎么和我妈说的,这么快就忘记了吗?”

  “我什么都没有说,你到底想说什么,都说出来吧!”

  许慕韩眼里冒着怒火说:“你和我妈说你怀孕了,是吗?我这段时间什么时候碰过你。”

  “哈哈,你个懦夫,敢做不敢当。你忘了上次那天晚上你喝醉了吗?我怎么会爱上你这个懦夫。你这个彻头彻尾的懦夫。”

  许慕韩听到她这样说,一句话也说不上来。那天晚上自己喝醉了酒,是宋娇送自己回家的。第二天的早晨两个人赤身裸体躺在了一起,可是那天晚上的事情他却记不起来了。

  “就算是我的错,你为什么不和我说,要告诉我妈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