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后不要到公司里来找我了,知道吗?”

  那个女人撒娇说:“人家这不是想你了吗?我去你的公寓里找你,可是你人又不在,我只能来这里找你了,你还怪人家。”

  上官逸笑着说:“宝贝,我没有怪你,可是公司里面人多眼杂,一旦让别人发现了,那就不好了,你说呢?”

  安沐沁听着这个女人的声音好熟悉,她确定这个女人自己一定在哪里见过的。可是现在一时半会想不起来了。她想走过去和上官逸打招呼,同时确认一下这个女人的身份。但又一想,如果让上官逸知道自己发现了这种事情,又不知道他会想出什么恶毒的方法对付自己,多一事还不如少一事。

  “我还想回去。”

  “你又想回到办公室干什么?”

  女人笑嘻嘻地说:“你说我想干什么?人家还想要,不行吗?”

  “你真是个小色女,可是今天不行了,改天我一定好好满足你,怎么样?”

  “说话算数。”

  上官逸笑嘻嘻地说:“这个当然了,你的功夫那么好,我还没有好好享受呢?”

  安沐沁越听越觉得恶心,她发现上官逸比平日见到的人更让恶心千万倍,大清早就说这些不堪入耳的话,她都快要吐出来了。这个女人也算是个极品了,和上官逸狼狈为奸正好是一对。

  “好了,你快走吧!”

  女人临走时说:“我爸爸说让你将兼并许氏集团的方案尽快拿出来。”

  “你们就这么想搞垮许慕韩吗?”

  “难道你不想搞快许氏集团?我想你心里比我们还急。”

  安沐沁听到许氏集团和许慕韩,不由感到十分心惊。上官逸和许慕韩一向称兄道弟的,没想到他竟然在暗地里对许慕韩下手了。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她对许慕韩又有多大的仇恨,为什么要和上官逸联手搞垮许氏集团?同样上官逸和许慕韩之间又有什么仇恨,让他在背地里对自己的好兄弟下毒手呢?安沐沁越想越迷糊,一时也理不出任何的头绪了。再听听两个人对话,看看他们对许慕韩打算如何动手,到时候自己就可以帮到许慕韩了。她拿出自己的手机,偷偷拍了一张那个女人和上官逸的照片。

  “彼此彼此吧!许慕韩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女人轻轻在上官逸脸颊上一吻说:“只要我们通力合作,许慕韩就像笼子里的小鸟,迟早会死在我们手里的,你说呢?”

  “那是自然了。”

  两个人说着向楼梯口走去。

  安沐沁知道后面没有电梯,很少有人会走楼梯的,尤其在早晨上班的时候。上官逸和那个女人从后面走一定是为了避免让人看见,她悄悄跟在后面想要一探究竟。正当她走到楼梯的时候,忽然感觉到后面有人朝自己走过来了,还没有来得及回头时就让人打晕在了地上。

  窗外,晴空万里。

  安沐沁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白色的房间里,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是白色的。白色的床单和被套,床旁边的椅子也是白色的。难道自己在医院的病房里?自己怎么会到这里呢?她拼命想着今天早上的事情,隐约想起了一些事情。安沐沁记得自己看见上官逸和一个神秘的女人在做苟且之事,后来又听到他们合谋想要陷害许慕韩,她本来是想跟踪过去,好像有人将自己打晕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安沐沁越是想清楚,头就越痛。

  这时,一个挺拔不凡的身影从门里走了进来。

  “安秘书,你醒来了?”

  原来是上官逸来了,他的声音安沐沁可是记得一清二楚的。

  安沐沁从床上坐起来说:“你怎么来了?”

  “哈哈,你是我的秘书,你晕倒在公司里,我当然要来看你了。”

  安沐沁故作惊讶地说:“我晕倒在了公司里?怎么会这样?”

  上官逸一脸无辜地说:“这个我怎么知道?待会儿医生来了你自己问一下就知道了。”

  “你是怎么发现我晕倒在公司里的?”

  “你脑袋没有摔坏吧!我当然是在上班的时候发现你晕倒的啊!我不是昨晚给你发信息让你今天早点到办公室里,所以我很早也就来了。当我到公司里以后,就发现你晕倒了。”

  安沐沁点头说:“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不过,你不用担心的。医生说你贫血,这几天又操劳过度了,所以晕倒了。没什么大碍的,你不用担心得了脑癌什么的?”

  “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安沐沁一听上官逸咒自己,抓起床上的枕头朝他砸过去。

  “这要是一块石头就好了,看我不把你砸死。”

  上官逸笑嘻嘻地说:“你就这么恨我吗?还想砸死我,我不就是和你开个玩笑吗?”

  他说着低头将地上的枕头拿起来放在了床上。

  安沐沁觉得上官逸今天的表现说明了他心虚。平时上官逸对自己总是飞扬跋扈的,今天虽然也和自己斗嘴,可是却表现得很亲切。他一定是害怕自己发现了他的秘密。

  “我不是晕倒的,我感觉到有人从后面打晕了我?”

  上官逸不屑一顾地说:“你这是对我们申嘉集团安保工作最大的侮辱。我看你脑袋这次真的是摔了,你在公司里面有什么仇人吗?谁会对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动手,这也太没意思了吧!”

  安沐沁恶狠狠地说:“我在公司里面有仇人,就是你。”

  “你不怕我炒你鱿鱼吗?我还没有见过有人把自己衣食父母当成仇人的。你快躺下来,我去给你叫医生再来检查一下。”

  上官逸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然后快速向外面走去。

  安沐沁躺在床上知道上官逸不是去给自己叫医生了,她看见上官逸的手机亮了一下,一定是有人给他发信息,说不定就是自己早晨看到的那个神秘女人。他一定是出去回电话了。

  “对了,我不是拍了一张照片吗?”

  安沐沁忽然想起自己用手机早晨拍了一张上官逸和那个神秘女人的合照,只要有那张照片做证据,上官逸想抵赖都不成。她把手机从包里拿出来,然后解锁打开了。安沐沁将相册打开之后,心里不由一凉。原来手机相册里根本就没有那张照片的踪影。她又将相册里所有的照片看了一遍,除了思睿还有自己和莫妆月的合照,里面别的一张照片都没有。难道真的是自己记错了吗?为什么照片会不翼而飞呢?安沐沁在心里又打起了一个问号。可是随着脑子的清醒,她越觉得早晨的事情千真万确发生过。她的手机是设置密码的,没有自己别人打不开的,照片竟然凭空消失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一定要想办法调查清楚这件事情,一定不能让上官逸和那个女人伤害慕韩哥哥。”

  这件事情发生以后,安沐沁发现自己对许慕韩的感情一直在自己内心深处,只不过平时自己总是可以掩饰,所以以为忘记了。没有人可以伤害许慕韩,至少在她的面前不可以。

  安沐沁忽然又想起一件事情,这件事情也可以证实自己是让人打晕的。她不由自主为自己的小聪明感到窃喜。

  “医生,医生!”

  05酷.#匠网O首qi发6

  安沐沁声嘶力竭喊了起来。

  一个年轻的小护士匆匆忙忙跑进来。

  “安小姐,你有什么事情吗?”

  “我要找医生。”

  小护士温和地说:“你身体哪里不舒服?”

  安沐沁喊着说:“我头痛,头痛,你给我把医生叫过来。”

  “那你稍等片刻,我马上去找王医生。”

  “嗯。”

  安沐沁安静地躺在了床上等着医生的到来,她正在想如何从医生那里得知事情的真相,但愿上官逸没有想到这件事情。照片一定是让他找人删掉了。

  大约过了五分钟,一个年约四十岁的中年医生走了进来。

  “安小姐,你的头很痛是吗?”

  安沐沁点头说:“好痛,我的头怎么了?医生。”

  中年医生笑着说:“你先不要着急,安小姐,我再给你诊断一下。”

  安沐沁顺从躺在了床上,然后按照医生说的做。

  “你的病情没有什么大碍,我去给你开一点镇痛的药就好了。”

  安沐沁趁机说:“医生,我的头是不是受过什么重物击打?”“这个倒是没有。只不过安小姐倒下去的时候头磕在了墙角上,因此头上有些淤青而已。”

  “你确定吗?医生。”

  中年医生笑着说:“安小姐,我给病人看了这么多年的病,难道这一点我也分不清楚吗?你的头部确实没有受过重物的击打。”

  “原来是这样,那谢谢你了医生。”

  “你现在需要好好休息,安小姐。”

  安沐沁乖乖躺在了床上,她没想到事情竟然和自己想象的所去甚远。她知道如果别人打晕自己一定和晕倒时撞在墙角上不同。只要从医生那里确定是有人打晕了自己,这就可以证明早上的事情是真的发生过。

  “难道是我真的记错了吗?”

  安沐沁又一次怀疑自己的记忆。可是不管怎么想来想去,早上的情景在她的脑海里依旧是那么清晰可见,她觉得自己绝对没有记错。

  “听说你又叫医生进来诊断你的病情了?我不是都告诉你了,就是因为贫血加上操劳过度才晕倒的,不是什么脑癌之类的病,你怎么一点都不相信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