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倾世还没有理会莫龙的意思。可是他看到莫龙送了安沐沁这么贵重的礼物,心花怒放。看来安沐沁在爸爸心里的儿媳妇地位现在是雷打不动了,这就对他和安沐沁在一起减轻了很大的阻力。只要可以和安沐沁在一起,怎么样都好。

  安沐沁红着脸不敢看莫倾世,她知道莫龙的意思。莫龙是让莫倾世将戒指戴在她的手上。

  “你还不明白吗?我的傻儿子。”

  莫龙做了一个戴戒指的动作给莫倾世看。

  “哦,我知道了。”

  莫倾世拿起盒子里的戒指向安沐沁走过去。可是安沐沁低着头,他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因此害怕自己唐突了。他走到安沐沁的身边,小心翼翼看着她,仿佛在欣赏一件举世无双的艺术品。莫倾世想知道安沐沁是不是愿意让自己给她戴戒指,但是自己不试一下怎么会知道呢?他的心里顿时有了主意。

  “小沁,把你的手伸出来。”

  安沐沁没有动,她的双手低垂在两腿上,无所适从的样子。

  莫龙看到自己儿子的笨拙样子,不由笑了。

  “倾世,那有你这么问人的?你给小安戴上不就好了吗?”

  莫倾世听到爸爸这样说,觉得很有道理。因此他伸手将安沐沁的胳膊拉了过来。这时安沐沁的头抬起来了,她的脸上泛起了潮红,像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女孩。她没有挣扎,也不显得主动。莫倾世拉起她的手时,不由自我陶醉了。安沐沁的手指纤细如小葱,光洁如月色。

  “小沁,你的手指真漂亮。”

  莫龙听到莫倾世的这句话,不由笑出了声,惹得安沐沁的脸更红了。

  “我说错了,你真漂亮,小沁。”

  莫倾世听到莫龙的笑声时,就知道自己失态了,可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一遇见安沐沁,自己整个人就像喝醉了一样,平时口齿伶俐也变得不会说话了。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小沁,你看这只戒指和你多配,看来这块戒指就是为你而生的。”

  莫龙笑着说:“这是你老爸给小安订做的,当然是为她而生的。”

  安沐沁低着头不敢看莫倾世,她知道现在的莫倾世一定红着脸,像个犯了错误的孩子。这是安沐沁第一次戴戒指,尤其是一个男人戴戒指给自己。因此她的心里有微微的欢喜,却不知道如何表达出来。其实她不知道自己对莫倾世是一种怎样的感情,安沐沁只知道自己一直很依赖他。自从流落英国起,莫倾世成了自己生命里最温暖的男子,他给了自己许多的感动。当自己戴上这枚戒指以后,也就多了一份对莫倾世的责任。想到这里,她的心里不由一阵疼痛,因为安沐沁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可以承担起这份责任。

  “小沁,你怎么老是低着头呢?”

  安沐沁缓缓抬起头说:“没有了,我是太高兴了。”

  “你看这枚戒指多漂亮。”

  安沐沁看了一眼戴在自己手指上的戒指,果然漂亮非凡。

  莫龙笑着说:“小安,这是我代倾世送给你的,你以后可要每天都戴着。”

  “我知道,谢谢莫叔叔。”

  “小安,以后不能再这么客气了,要不叔叔就生气了。”

  莫倾世说:“小沁,我们都是一家人,以后不用这么客气的。”

  “好小子,你终于说对了一句话。”

  安沐沁和莫倾世都不由自主红了脸。

  “等我们这次忙完了以后,莫叔叔一定给你和倾世举办一场轰动江城的婚礼,让倾世将你风风光光娶进我们莫家的大门。”

  “爸爸,这件事等以后再说吧!”

  莫龙憨笑说:“你小子,人家小沁都没说什么,你到不好意思了。”

  安沐沁听到莫龙又在莫倾世面前说起这件事,心里更没有了主意。

  “对了,倾世,你将我的意思都传达给各个部门负责人了吗?”

  莫倾世点头说:“我已经安排好了。”

  “那时间也不早了,你就送小安回家去吧!”

  “什么?这么晚了,就让小沁和小月住在一起好了,为什么要送她回去呢?”

  莫龙笑着说:“现在我们和申嘉集团是竞争对手,小安又是上官逸的秘书,如果让他知道小安晚上在我们过夜,会影响到小安的工作,知道了吗?”

  莫倾世挠着头说:“看来是我的错,那我送小沁回去了。”

  “莫叔叔,那我们走了,有空我再来看你。”

  “小安,你和倾世都要记得,以后你们两个人尽量少见面。我不想因为我们两家人的关系影响到你在申嘉的工作。”

  莫倾世想到以后不能再经常见到安沐沁,心里顿时觉得空荡荡的。

  “我知道了,请您放心,莫叔叔。”

  两个人向莫龙道别之后出了书房的门。

  “哥,你这和小沁要去哪里呢?”

  莫妆月端着热气腾腾的咖啡从厨房里走出来。

  “我送小沁回家。”

  “什么?这么晚了,你送小沁回家,没有搞错吧!”

  莫倾世无奈地说:“爸爸在书房里,你快把咖啡给他送过去,我和小沁走了。”

  “你等一下,我去告诉爸爸让小沁今晚和我住在一起。”

  安沐沁说:“小月,我公司里面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处理完,需要今天晚上连夜处理。因此不能留下来陪你了,你就别去打扰莫叔叔了。”

  “申嘉集团什么破公司,都大半晚上了还要加班,我说你还不如明天去辞了工作到我们家公司里来上班,我保证没有人敢让你家加班,是不是?哥。”

  “这个当然了。”

  “你个丫头片子,声音小一点,阿姨和思睿都睡着了,别吵醒她们。我和倾世就先走了。”

  莫妆月笑着说:“那再见,嫂子。哥,你可要把我嫂子安全送到家。”

  莫倾世笑着说:“好了,你就别瞎操心了,我知道了。”

  “晚安,小月。”

  安沐沁说完之后和莫倾世去了车库。

  “小沁,我爸爸有没有和你说关于这次城东土地收购的事情?”

  “莫叔叔和我说了,我们公司这次是你们公司最大的对头。”

  莫倾世打开车门说:“我爸爸和你怎么说的?”

  “莫叔叔也没有和我说什么了,就是向我打听了一下上官逸最近的动向。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这件事情你最好别插手了,我知道我爸爸一定想让你监视上官逸的一举一动。可是据我所知,那个上官逸绝非善类,我担心他会伤害你。”

  安沐沁听莫倾世这样说,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她这次答应帮莫龙窃取申嘉集团的机密,不是为了还莫家对自己的恩情,而是想借着莫家的势力调查清楚当年她妈妈的死因之谜,同时从宋青书手里夺回安氏集团。可是听到莫倾世为了自己的安危,竟然不顾自己家族的利益,毅然决然让自己放弃做莫龙的卧底。她的眼泪顿时如雨落下。

  “你怎么不说话,小沁,是我说错了什么话吗?”

  安沐沁笑着说:“没有了,这件事情你就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我请你记住,小沁。我可以不要莫氏集团,也不想让你为只身犯险,知道了吗?”

  “我知道了,你就不要再多想了。”

  莫倾世一脚油门,车如离弦之箭冲向了无边的夜色之中。

  安沐沁在一阵闹钟的吵闹的声音里醒了过来。她起床迅速洗漱之后,就匆匆忙忙向公司里面赶去,因为上官逸昨晚发了一个电子邮件给自己,说今天有重要的事情,让她早点去上班。

  清晨的空气清新如洗,安沐沁在等车的时候不由自主用力呼吸了好几口,好将昨夜肺里的污浊空气排泄出去。不知道上官逸今天又想了什么坏主意对付自己,一想到那天他将自己交给吴长春那个老色鬼,安沐沁就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然后挫骨扬灰。不管上官逸以后有什么手段对付自己,她都做好了立于不败之地的准备。

  大约等了十分钟左右,公交车缓缓开了过来。安沐沁心情舒畅坐上了车,然后意气奋发向公司赶去。这又是新的一天开始了。安沐沁到了公司的时候,其他人都没有来,只有昨晚值班的保安。

  “陈师傅,早上好。”

  那个人高马大的保安站起来说:“安秘书,你今天怎么来得这么早?”

  “我有些事情要处理,所以就来得早了,还没有来吧!”

  “你是第一个来的。”

  安沐沁笑着说:“那我上去了,陈师傅。”

  酷@}匠V^网首L发q

  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戒指,心里忽然有种满足感。这时,电梯的门开了,她快速走了上去了。没过一分钟,安沐沁就到了办公室。

  当她走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里面传来一阵颠鸾倒凤的声音,里面有人在行云雨之事。办公室的钥匙除了自己有,另一把就只有上官逸了。因此里面的人除了上官逸,还能是谁?想到这里,安沐沁又狠狠鄙视了一把他,然后退到了楼梯的拐角处。

  大约过了五分钟左右,有人从办公室里出来了。安沐沁定睛一看,那个男人果然是上官逸,可是他身边的女人安沐沁就不认识了。

  因为那个女人蒙着一层面纱,同时侧对着她。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呢?上官逸竟然和她在办公室里做那种事情,难道昨晚上官逸没有回去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