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和自己出国的时间相符合吗?难道他是因为自己才变成这样的。可是他已经和宋娇订婚了,这说明许慕韩心里没有自己,他再也不是那个心疼自己的慕韩哥哥了。

  展风阳说:“是啊!谁知道他是什么毛病犯了。不过他人很不错,我们在国外念书的时候就是很好的朋友了。”

  “我听说许慕韩和安氏公司的宋娇已经订婚了,不是吗?”

  “婚是订了,可是许哥好像不太喜欢她。”

  安沐沁说:“不喜欢订什么婚?”

  展风阳微微一笑说:“小沁,事情那有你想得那么简单。他们两家生意来往密切,当然要永结秦晋之好了。”

  “铜臭味!”

  “小沁,你好像对许慕韩的事情很感兴趣!”

  展风阳和上官逸从小在国外长大,他对许慕韩和安沐沁之间的事情一无所知。自从安沐沁离开以后,许慕韩对他们的事情也是只字不提。因此他并不知道安沐沁为什么会对许慕韩的事情如此清楚。

  “没有,我每天想着怎么应付,哪里有功夫关心别的事?”

  “我知道你的苦处,不过估计明天你就可以解脱了。”

  安沐沁明知故问说:“你已经把那个家伙交给你的任务完成,这么快?”

  “为了将你解救,我当然要以最快的速度办妥了。”

  “那多谢你了,风阳,改天请你吃饭,怎么样?”

  展风阳笑着说:“不用你请,还是我请客。”

  安沐沁不知道如何回报展风阳对自己的好,她一向是个不愿意欠着别人的女子。

  “你不是安氏的大小姐吗?宋娇没有和你说过和许哥的事。”

  “谁说我是安氏的大小姐,我不过是安氏管家的女儿。当年安总喜欢我,便将我收做了义女。后来安总去世了,他的夫人再嫁宋青书。最后安夫人也得病去世了,我就从安家搬了出来。”

  安沐沁一时想不到更好回答展风阳的办法,只好信口说了谎。展风阳对自己的话总是言听计从,这些话他一定也深信不疑。

  “安总还有一个亲生女儿,听说自从安氏夫妇相继离世,她就从人间蒸发了。”

  当一个说了一个谎言,她注定需要用更多的谎言来掩护这个谎言。

  安沐沁一不做二不休说:“安小姐出国了,后来我们也失去了联系。”

  “安氏一家真是时运不济。”

  “怎么了?你没有听人说过安夫人是死于谋杀吗?”

  “谋杀?”

  展风阳有板有眼地说:“传说安夫人是宋青书害死的,他为了独吞安家的巨额财产,所以下此狠手的。安小姐也是让宋氏父女合谋逼走的。”

  一听到妈妈是宋青书害死的,安沐沁眼前一黑。当时妈妈的死确实有些突然,虽然她一直患有心脏病,可是后来在国外治疗已经好多了,那些日子也没有犯病,可是那天早晨起来妈妈就死了,医生说是死于心脏病突发。妈妈死后,安氏的事情都有宋青书说了算,她那时候还是个单纯善良的少女,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件事。

  后来宋氏父女又合谋让她失了贞洁,自己听到的他们的阴谋之后急于躲难,对妈妈的死就更加没有什么想法了。现在展风阳旧事重提,她觉得母亲死于非命的可能性非常大。

  “风阳?你相信这件事吗?”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见过几次宋总,他看起来不像那种人。当时你应该在安家的,难道你没有什么发现吗?”

  “我是在夫人死后就走的,当然没有什么发现了。”

  展风阳笑着说:“我们说着又说到这里了。我是害怕你一个人太无聊了,所以才说了这个事情给你。你全当是茶余饭后的笑料,不要再想了。”

  他当然不知道自己是说者无意了,而安沐沁听者有深意。

  “风阳,我想请你帮个忙。”

  “什么忙?只要你说的出来。就没问题。”

  安沐沁看到他如此爽快,和自己的遮遮掩掩对比明显,心里忽然觉得有些愧疚。

  “风阳,等以后有机会我一定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现在请你多见谅。”

  展风阳拍着她的肩膀说:“什么事?快说。”

  “你晚上见到许慕韩的时候千万不要说出我是谁?”

  “为什么?”

  “因为我害怕他问起我们大小姐的消息。我现在也是一无所知。”

  “这个当然没问题了。”

  安沐沁笑着点头说:“还是你最好,风阳。”

  “那我出去了。”展风阳说着向办公室外面走去。

  九阳酒店是这座城市里最奢华的酒店,高耸入云,昼夜灯火通明。

  上官逸从法国回来之后听展风阳说许慕韩过来找自己,下了飞机洗了一个凉水澡,他就约了许慕韩和展风阳到九阳酒店吃饭。

  “慕韩,你到哪里了?”

  上官逸一边开车一边给他打电话。

  “我正在去酒店的路上。”

  “慕韩,你这次把宋娇也带上,你都订婚了,我们连新娘都没见?”

  许慕韩笑着说:“这还不没结婚吗?什么新娘不新娘的。”

  “总之你带着宋娇,让我和风阳看一下啊!”

  “那好吧!我去公司接她。”

  挂了电话之后,上官逸拨通了安沐沁的电话,出国这几天时间里,他还真的挺像安沐沁的。有时候坐在房间里,觉得她就在自己的眼前晃荡。过了好大一会儿,电话还是没人接。上官逸不厌其烦又拨了过去。

  “你要是再不接电话,看我不会明天怎么收拾你?”

  过了半个小时,安沐沁还是没有接电话。

  她正在厨房里忙着做菜。其实就算看到上官逸打电话,她也不会接的。

  酷!◇匠网#永久:免费A看小V说9《

  上官逸再多次的拨打失败之后,只好垂头丧气放弃了。他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失落。

  这时,展风阳打来了电话。

  “哥,你到哪里了?”

  “我已经到酒店楼下了,你呢?”

  展风阳说:“我已经到楼上了,慕韩带着他的未婚妻也来了。”

  “你们先点菜,我马上就上来了。”

  上官逸挂了电话上了电梯向楼上奔来。

  “许哥,怪不得你将嫂子藏起来,果然是国色天香,倾城倾国之貌。”

  宋娇听到展风阳如此夸赞自己,不由羞红了脸,她故作害羞躲在了许慕韩的身后。

  “风阳,看你把宋娇夸得都不好意思了。”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大嫂,你说呢?”

  宋娇笑着说:“我听慕韩说起过你和上官,听说你们是好朋友。”

  “当然是好朋友,我们当年可是一起在国外留学的。”

  上官逸的声音破空响起。

  “上官,你可总算来了。”

  许慕韩很热情走过去抱住了上官逸。

  “慕韩,你可想死哥们我了。”

  “想我?你想我也不来看我,还不是我今天去公司找你,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会想起我?”

  上官逸不好意思地说:“这是我的失误,以后咱哥三每周聚一次怎么样?”

  “当然好了。”

  “这就是宋娇吧!”

  许慕韩笑容满面说:“是啊!这就是我女朋友宋娇。”

  宋娇有些生气地纠正说:“什么女朋友,是未婚妻。”

  “这还不都一样吗?”

  上官逸说:“这自然不一样了,你们什么时候打算结婚呢?”

  展风阳不得不在心里佩服上官逸的淡定自如,他私下里已经打算收购青花集团的股份了。可是见到宋娇竟然没有半点心虚,这一点他是永远也做不到的。

  “下个月就打算结婚了。”

  宋娇抢先回答。

  许慕韩本来想说还有一段时间,现在也不好伤了宋娇的脸面。

  展风阳笑嘻嘻地说:“那就恭喜了啊!到时候可要记得通知我们。”

  宋娇笑颜如花地说:“这个是当然了。”

  上官逸看出了其中的问题,两个人已经订婚三年了,可是许慕韩从没有将宋娇带出来过一次,足以说明他对这桩婚事是有抵触情绪的。他拉了一把还想说话的展风阳。

  “好了,我们进去吃饭。”

  许慕韩和展风阳两个人有说有笑向里面走去,他并没有牵着宋娇的手。

  “宋小姐,我们和慕韩好久没见了,他一定高兴极了。”

  宋娇自然听出了这是上官逸为许慕韩的解释之词,她也不好发作了。

  “慕韩就是这样热情,我知道。”

  上官逸和宋娇也跟着走了进去。

  菜很快就上好了。

  上官逸热情地说:“赶紧吃菜,这道糖醋鲤鱼可是九阳酒店的招牌菜,我们每次来都要点的。”

  宋娇夹了一块鱼肉放在许慕韩的碟子里。

  展风阳笑着说:“你们夫妻真是恩爱。”

  许慕韩说:“说错话可是要罚酒的。”

  “慕韩,这可是你的不是了。风阳这次没有你说错话。我看该罚酒的人是你。”

  上官逸倒了一杯酒递给许慕韩。

  “我敬上官大哥一杯酒。”

  宋娇笑意盈盈敬了一杯酒给上官逸。

  “来,风阳也喝一杯。”

  她又给展风阳敬了一杯酒,俨然一副许慕韩妻子的身份。

  许慕韩只顾低着头吃饭,一句话也不说。

  “慕韩,你们最近生意怎么样?”

  “不怎么好?今年政府对楼市监管太严了,生意不好做。”

  上官逸说:“你没有想过投资别的领域吗?”

  “我也正有这种想法。”

  “那过段时间我们商量一下投资新领域的事情。”

  许慕韩喝了一杯酒说:“当然好了。”

  “我让我爸爸也参加你们的投资怎么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