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上官逸去法国出差了,因此安沐沁的小日子过得格外惬意。她一如往常第一个来到公司里,经过展风阳办公室的时候发现门开着。安沐沁轻手轻脚走过去,她发现展风阳趴在桌在上睡着了,身上只穿着一件大红色的衬衣。她将展风阳挂在衣架上的上衣拿过来盖在他的身上。据她的判断,展风阳一定是昨夜一宿没睡,刚睡着不久。公司里的人都说展风阳是个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两个人成了好朋友之后,安沐沁发现他这个人心肠不坏,可是对工作向来是没有什么热情的。到底是什么事情值得展风阳大半夜在公司里加班?安沐沁偷偷拿起了展风阳放在桌子上的文件。

  “原来他大半夜是在研究如何收购青花集团的事。”

  安沐沁看完文件之后不由惊叹一声,她马上反应过来将自己的嘴巴捂住。如果惊动了展风阳就不好了。她的记性一向不错,很快就将文件内容记下了。

  这时,展风阳醒了。安沐沁不确定他是否发现了自己看过文件,因为在他醒来的瞬间,她将文件放回了原来的位置。

  “小沁,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安沐沁笑着说:“我那有你来得早?”

  “我昨天晚上就没有回去,一直在公司里加班。”

  “什么重要的事,竟然让你可以不回家休息。”

  展风阳打着哈欠说:“不就是……”话到半句,他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急忙的打住,一脸仓皇无助的模样看着他。

  “不就是公司一个商业策划书吗?我大哥在国外,因此我只能熬夜处理了。”

  如果让安沐沁知道这是收购青花集团的决策书,依据他对安沐沁的认识,她一定会将这个商业机密透露出去,到时候所有的计划都泡汤了。展风阳根本不关心收购青花集团的事是否能成功,他只关心以最快的速度将安沐沁从上官逸那里解救出来。

  可是当这两件事请前者成了后者的实现的必备条件,所以这次收购计划决不能出任何差错的。他展风阳想要做到的事情,没有人可以阻止他的。

  “原来是这样,那我就先回去了。”

  “小沁,你要相信我会以最快速度将你从我大哥那里救出来的。”

  当展风阳说这句话的时候,安沐沁的眼里蓄满了眼泪。她终于明白展风阳夜以继日加班是为了什么?他不是为了公司的利益,而是为了让自己尽快离开上官逸。他的这份良苦用心,安沐沁不知道如何回报。

  她忍住眼泪说:“我相信你,风阳。”

  “对了,小沁,我大哥中午可能就回来了。你将这几天送来的文件整理好,他喜欢回来就可以投入到工作之中。”

  “我知道了。”

  展风阳将决策书拿出来又看了一边。这次的方案是他连续几天几夜没睡做出来的,他把在国外学到的那些东西全都运用了出来,第一次发现认真工作也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他自信上官逸看到这个方案一定会赞赏有加的。这么多年了,展风阳对上官逸的性格了如指掌。

  安沐沁回到办公室一边整理这几天各部门送来的材料,一边想着如何化解安氏集团的危机。其实她根本不知道应不应该解救安氏集团,展风阳为了自己的事情不辞劳苦加班,自己却要给他来个釜底抽薪,这样做未免太不道德了。

  可是眼睁睁看着父母一手创办的安氏集团大厦将倾,也不是她想要看到的结局。

  “老天爷,我到底该怎么做?请你给我一个指示。”

  这时,有人推门而入了。

  安沐沁抬头一看,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低下了头。那张脸他怎么会忘记?又如何忘记。自从回到这座城市里,她一直躲避着眼前这个人。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总是相见不如不见。就如许慕韩对于现在的她,相见犹如不识。

  “请问上官在吗?”

  安沐沁低着头说:“上官经理去国外出差了。”

  “什么时候回来?”

  “可能今天下午。如果您有什么疑问,可以去问展副总。”

  许慕韩说:“你是不是新来的?我记得上次来的时候不是你。这个上官换秘书比换衣服还快。”

  安沐沁听到他这样说,忽然想起一句话,只见新人笑,谁闻旧人哭?如今你和宋娇订了婚,竟然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许慕韩,你和所有的男人都一样薄情。

  “是的,我是上周才来上班的。”

  “你怎么总是低着头?我自认为自己长得还算帅气,不会吓着你的。”

  这么久了,许慕韩和几年前一样幽默风趣。原来我的消失对你的生活并没有任何影响。安沐沁以为自己的离去对许慕韩多少会产生影响,可是几次相见。他依然活得风生水起,只有她独自黯然伤神。忘了也好,从此老死不相往来。安沐沁如此安慰自己那颗伤痕累累的心。她发现这一刻许慕韩比上官逸更讨厌。

  “如果您没事了,就请您出去一下,我还要打扫卫生。”

  许慕韩很好奇眼前这个女子为什么总是低着头,她好像刻意回避着自己的目光。

  “你给我抬起头来,要不我让上官炒了你鱿鱼。”

  安沐沁生气地说:“那你现在去法国找他吧!”

  许慕韩听到她这样说,心里不由来气了。这么多年还没有人敢和自己这样说话,没想到今天遇到一个小秘书竟敢顶撞自己。他如果不拿下她,自己以后还有什么面子再见上官逸,一定会成为朋友圈子里的笑柄。

  “你们上官经理也不敢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你一个小秘书竟然这样对我?给我抬起头来。”

  安沐沁越听越生气,她最讨厌这种仗势欺人的口吻说话了。

  “我说得是实话,你现在要见上官经理,只好去法国了。您最好快点!错过今天的航班就不好了。”

  “你个小姑娘伶牙俐齿的,我倒想见识一下你还有什么本事?”

  安沐沁声音沙哑地说:“我正在上班,也没什么本事给你看。你还是快出去吧!”

  许慕韩越听心里越不舒服,他朝着安沐沁走过去。

  这时,展风阳从外面走了进来。

  “许哥,你怎么来了?”

  许慕韩转过身笑着说:“这不是来看看你们哥俩吗?”

  “是小弟不好,这段时间太忙了,正打算周末找你聚一聚!没想到你到是先来了。那今晚上一起出去喝几杯,怎么样?”

  “风阳,喝几杯当然没问题了,可是你大哥的这个小秘书、、、、、、”

  “许哥,安秘书怎么了?”

  “安秘书。”

  许慕韩听到这个姓的时候,脸色忽然变得苍白,目光呆滞,一句话也不说。这个姓让他想起了安沐沁,自从那夜之后自己就再也没有见过她。有人说她去了英国,也有人说她还在这座城市里。许慕韩曾经派人将这座城市里找了个底朝天,也让在英国的朋友打听过安沐沁的消息,可是还是渺无音讯。

  “许哥,你怎么了?”

  许慕韩回过神来说:“没什么?我走了。你大哥回来以后打电话给我,我找他有事情。”

  “好的,他下午就回来了,我们晚上去找你。”

  展风阳看见安沐沁一直低着头,不知道她怎么了,还以为她身体不舒服。

  “小沁,你怎么了?”

  许慕韩刚走出门,他隐约听到了许慕韩叫小沁。

  “小沁,风阳,你叫谁呢?”

  展风阳一看安沐沁的表情,就知道她不想看见许慕韩。

  他笑着说:“许哥,我说你路上小心。”

  “哦,那我走了。回来告诉你哥,一定要让他好好教教那个小秘书礼貌。”

  “我知道了,那你慢走!许哥。”

  展风阳将许慕韩送出门之后返回了办公室。

  “小沁,你怎么得罪了许哥的?”

  安沐沁冷冷地说:“没有,我就是不喜欢他那个高高在上的样子。”

  “哈哈,他现在走了,你就不要板着一张脸了,笑一个。”

  安沐沁现在可没有心情笑出来。几年时间过去了,可是每一次见到许慕韩还是让他感到手足无措。难道我还爱着他吗?她不停问自己。答案是肯定的,这几年没有让自己忘记许慕韩,至于爱或不爱她也说不清楚。

  “那个家伙回来了,你千万别说许慕韩到公司里来找过他。如果他知道我那么对待自己的贵客,我一定吃不了兜着走。”

  展风阳笑着说:“这个简单,你先笑一个啊!我保证替你保密。”

  安沐沁挤出一个苦涩的笑脸。

  “笑得比哭难看,你是怎么知道那是许慕韩的。”

  “就算烧成了灰,我也认识他。”

  酷}、匠。2网`首Uz发;

  “看来你们很熟悉,那许哥怎么没有认出你呢?”

  安沐沁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

  “我和他怎么会熟呢?许慕韩是许氏集团的少东家,这座城市里许氏集团和安氏集团还有申嘉集团号称三国争霸,你说我怎么会不认识他呢?”

  展风阳点头说:“你说得也对,不过有件事情你不知道?”

  “什么事?”

  “我大哥和我还有许慕韩号称风流三少。”

  安沐沁笑着说:“风流三少?我听别人说那个许慕韩并不好色。”

  “他以前是不好色的。可是自从三年前就变了。”

  “三年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