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蓝的天空晴空万里,偶尔才能看到一丝丝的云朵在轻轻的漂浮着,格外的惬意。

  安沐沁经过一夜的休息,精神状态很不错。她将思睿送到幼儿园之后,就匆匆忙忙向公司里赶去。如果自己迟到了,万一上官逸以为自己不来了,把那些照片公诸于世,可就大事不妙了。她到公司的时候,上官逸还没有来。安沐沁打开了办公室的门,她是上官逸的秘书,因此有办公室里的钥匙。她想趁着上官逸还没有来,看能不能在里面找到照片的底片。正在她翻找的时候,办公室的门推开了。

  “你在干什么?”

  安沐沁吓了一跳,抬起头来一看是展风阳,不由松了一口气。

  “我以为是我哥来了。你不是辞职了吗?”

  “我昨天晚上想了一下,最后决定继续在公司里干下去,你不欢迎吗?”

  展风阳眉开眼笑地说:“求之不得,你最好永远都不要走了。”

  “放心吧!只要你好好保护我不受上官逸的欺负,我就不走了。”

  “这个自然了。你刚才是不是再找什么东西?”

  安沐沁笑着说:“没有,你看错了吧!我只不过是在打扫卫生而已。”

  她说完之后立即将手边的毛巾拿起来擦桌子。

  “你放心吧!我不会告诉我哥的。”

  “你今天怎么来这么早?”

  展风阳说:“只要你以后在公司里,我保证每天这个时候来。”

  “你就少贫嘴了。”

  两个人有说有笑聊了起来。

  “咳!”

  展风阳一听声音就知道是上官逸来了。

  “你们两个人聊得很开心啊!”

  上官逸冷冷地看着两个眉开眼笑的人。

  “我来办公室里找你商量点事,大哥。”

  上官逸没好气地说:“你不是来找我商量事,是专门来找她的吧!”

  “当然不是了。这是我们收购华翔集团文案书,你先过目一下。”

  展风阳说着就将手里的文件放在了桌子上。

  “好的,我知道了,那你先出去吧!”

  安沐沁跟着展风阳向外面走去。

  “我让风阳出去,没让你出去。”

  安沐沁只好停下来正在迈出的脚步。

  “展风阳,你说好会保护我的,一定要经常进来,知道吗?”

  她轻轻在展风阳的耳边说道。现在除了展风阳可以帮自己,别无他法了。

  “你放心,我说话算数。”

  展风阳走出去之后,上官逸冷笑着说:“你的手段果然厉害啊!没几天就把风阳的魂勾去了。你们没在我的办公室翻云覆雨吧!”

  “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吗?大清早就说这么恶心的话。”

  “哈哈,我恶心。你干的事情不是更恶心吗?那些照片拍的不错吧!关键是你的自然条件好,屁股那么翘,胸前两块肉就像小山丘似得。”

  安沐沁听不下去了,她甩手关了门向外面走去。上官逸一定会说出更恶心的话来羞辱自己。

  “想当婊子,就不要立贞节牌坊!”

  展风阳看见安沐沁怏怏不快从里面走出来,便放下手里的文件朝她走过来。

  “小沁,你怎么了?”

  “别叫我小沁,要是让别人听见了,多不好意思。”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说明我们关系非同一般!同时告诉其他人你是我的人,看以后公司里还有谁敢欺负你?”

  “你不要在公司里这样叫我?”

  “那我应该叫什么,怎么叫?”

  安沐沁无奈地说:“你应该叫我安秘书。”

  “安秘书,早安!”

  “展副总,早安!”

  两个人说着忍不住笑了起来。

  “安小姐,总经理让你立即进去,说有事找你。”

  “好的,我知道了。”

  安沐沁转身对展风阳说:“我要回去了,要不你大哥会杀了我的。”

  说着做了一个杀人的动作,逗得展风阳哈哈大笑。

  经过这几年的磨练,安沐沁早已不是那个柔弱不堪的小大姐了,她早就学会了苦中作乐。

  她刚走进门里,上官逸就一脸坏笑着说:“你在外面聊得很愉快啊!看来你和风阳的关系非同小可,是不是改天我给你们举行一个婚礼怎么样?”

  安沐沁瞪着眼睛说:“我已经和你说过了,我和他只是好朋友而已。你少胡说八道了。”

  “我胡说八道,你别以为昨晚你和他在饺子宴吃饭我不知道?后来他还送你回家了,对吗?”

  “你真无耻,竟然派人跟踪我们。”

  上官逸耸耸肩说:“我才没有那么无聊,只不过是我和徐小姐在那边吃饭看见了。”

  “徐小姐?”

  安沐沁一想到那个衣衫不整的女人就觉得生气,那天上官逸竟然让自己去给他们买避孕套,真是可恶之极。大庭广众之下,那个女人恬不知耻坐在上官逸的腿上,把天下女人的脸都丢尽了。

  “你还记得徐小姐?就是那天你去帮我们买那个东西的女人。”

  “你真的很恶心。找我什么事?没事我出去了。”

  安沐沁气冲冲转身向外走去。

  “我想和你亲热了,不行吗?”

  “那你自己和自己亲热吧!现在是上班时间。”

  “上班时间?我觉得是个上床时间。你觉得呢?”

  上官逸只要看到安沐沁气急败坏的样子,就忍不住笑出声。他从没有想过折磨一个人竟然会有如此的快感,尤其这个人是自己妈妈仇人的女儿,更是大快朵颐。

  “你生物钟有问题。”

  安沐沁发现自己越生气,上官逸越是得寸进尺。她索性让自己冷静下来,以不变应万变。只要上官逸不再蹂躏自己的身体,别的事情她可以忍受的。

  “你给我过来!”

  “什么事?”

  安沐沁有些怯懦地说:“你说什么事情,我去做就好了。”

  她知道自己一旦让上官逸抓住,就很难脱身了。因此自己必须和他保持安全距离。

  “你过来我告诉你!”

  “你不说,我就不过去。”

  “你过来!”

  “我就不过去!”

  安沐沁索性耍起了赖皮,因为对付上官逸这种人只能出此下策了。从她昨天晚上决定重新回到公司上班时,安沐沁就决心将自己变成一个精明强干的女汉子,决不能让他再对自己为所欲为了。

  上官逸无奈地说:“你过来是吗?那我就把这些照片撒到楼下去,怎么样?”

  他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灰色的信封,然后走到窗户旁边将里面的照片握在手里。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要你过来而已。”

  安沐沁说:“那你先把照片装进去,我就过去!”

  “你过来我再装进去。”

  两个人开始了漫长的拉锯战。

  “我最后说一次。你过来还是不过来?”

  “我过去,你把照片收起来。”

  上官逸笑着将照片放进了信封里。他是个聪明人,打蛇打七寸。安沐沁的软肋在哪里,他心知肚明。只要有这些照片在手里,她永远都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安沐沁小心翼翼走过去,她时刻准备和上官逸之间的战斗。

  “我是打不死的小强!”

  她在心里不断暗示自己要正视像上官逸这只纸老虎。

  上官逸一把将她拉倒坐在自己的怀里,然后开始慢慢品味安沐沁身上的芳香。他不断亲吻安沐沁的耳垂,那是一个女人最敏感的地方,然后有些干涩的唇如小鸡啄米般在她的脸上吻着,好像一只饿了好多天的扁毛畜生。他的手自然也不会闲着,四处游走。

  安沐沁偷偷地按了一下手机,发了一条信息给展风阳。

  没过一分钟,就有人来敲门了。

  “谁啊!”

  安沐沁一边从上官逸的腿上挣扎下来,一边说:“请稍等!我马上就来。”

  上官逸生气地说:“有什么事过会儿再来,我这会儿忙着呢!”

  “大哥,是我,风阳。”

  上官逸一听是展风阳,也不好说什么了,只好停了一下说:“你等一下!”

  安沐沁整理自己让上官逸弄乱的衣服。

  “你磨磨蹭蹭干什么呢?还不去快开门。”

  “哦。”

  展风阳看见安沐沁面色绯红,上官逸刚才一定欺负了她。

  “你来得真及时!”

  “呵呵,不是我来得及时,是你的信息发得很及时。”

  “改天请你吃饭。”

  “饭就不用请了,这对我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并且我想到一个彻底解救你的好办法。”

  安沐沁心花怒放地说:“什么好办法?说来听听。”

  “我想向我大哥要你。”

  “这个主意不错,不过他会同意吗?”

  这时,上官逸冰冷如铁的声音响起。

  “我在你们两个人眼里是空气吗?”

  他这句话一说,惹得展风阳和安沐沁忍不住笑了起来。因为他的口气听起来就像一个遭人抛弃的恶妇,满是怨意。同时他们也意识到确实将上官逸晾在一边了。

  酷^`匠网E唯!1一◎f正W_版,其(他-都y是W盗☆版/

  “你不是说找我有事吗?”

  “大哥,我想……”

  上官逸说:“有什么话就说,别吞吞吐吐的。”

  “我想让安沐沁给我当秘书。”

  “你还想干什么呢?”

  “我就是想让安沐沁给我当秘书而已。她最早就是我的秘书。”

  上官逸冷笑着说:“你就这么想让这个女人给你当秘书,那你问过她的意见吗?”

  “没有,不过我想安秘书会愿意的。”

  “安小姐,你是不是愿意给展副总当秘书。”

  安沐沁迫不及待地说:“我愿意,我当然愿意了。”

  只要可以逃离上官逸的魔掌,让她现在去哪里都好。

  “你确定吗?”

  上官逸脸上满是笑意。

  “我可以带安秘书走了吗?大哥。”

  “既然她想跟你走,也不急于一时。安小姐,我再问你一句,你是不是真的要给展副总当秘书?你可要想好了再回答。我没有那么多的机会给你,懂吗?”

  安沐沁早就听出了上官逸的言外之意,他是在暗示自己不要轻举妄动,自己的把柄可就握在他的手里。如果自己真的跟着展风阳走了,上官逸这个丧心病狂的家伙一定会将那些照片公诸于世。都怪自己太急于拜托上官逸的控制,一时之间竟然没有想到这一点。她拿不到那些照片,就不能离开上官逸的,除非自己真的想身败名裂。

  “我仔细想了一下,还是留在上官经理这里好了。如果展副总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我也一定鼎力相助就是了。”

  展风阳本来以为大功告成了,谁知安沐沁忽然改口说不去了。

  “你怎么又不去了。”

  “风阳,不是大哥不让安秘书去,是她自己不想去。不过大哥给你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

  展风阳一听到有机会将安沐沁从上官逸身边带走,顿时又恢复了昂扬斗志。

  “你如果可以将这件事办好,我就让安小姐给你当秘书,怎么样?”

  “好,我一定会办好的。”

  上官逸以为展风阳也不过是垂涎安沐沁的美色而已,可是如今看来他是动了真心。

  “小沁,你等着我啊!”

  展风阳走到安沐沁的身边时说:“过不了多久,你就是我展风阳的人了。”

  他的语气好像安沐沁是个稀世珍宝,他一定要从上官逸的身边夺走似的。其实对于一个心动的男人来说,他心中的女人比珍宝还珍贵。

  安沐沁什么话也没说,她知道自己现在最好保持沉默。

  “你是怎么让展总进来的,我很好奇。”

  “我怎么知道?谁知道展副总为什么会进来?”

  安沐沁自然不会将自己发信息的事情说出来,那是她现在对付上官逸这个色狼的必杀技。

  上官逸笑着说:“虽然现在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让展总进来的,可是你最好给我听话点。要是那天我心请不好了,你就等着名扬天下吧!”

  “现在还有什么事吗?”

  “没有了,你去给我倒杯咖啡。”

  安沐沁转身向外面走去。

  “总算可以离开这个家伙一段时间了。”

  在办公室里和上官逸相处的每一分钟对于安沐沁来说都是一种折磨。

  她顺便给展风阳冲了一杯咖啡,以谢他刚才的解救之恩。

  “展副总,你的咖啡。”

  展风阳一听是安沐沁的声音,心里想喝了蜜糖一样甜。

  “小沁,怎么来了?”

  “不是不让你在公司里这么叫的吗?”

  “现在又没有外人,怕什么?就算有人听见了,我看谁敢说三道四,看我不让他滚蛋!”

  每次展风阳用这样的口气说话时,他就和上官逸如同一个人,霸道强势之极。

  “那个家伙让你干什么才可以换我给你当秘书?”

  “大哥让我想办法收购了青花集团的股份。”

  “什么?青花集团。”

  安沐沁听到展风阳说上官逸让他收购青花集团的股份,心里不由一惊。青花集团就是安氏旗下最大的公司了,看来上官逸是对安氏要动手了。青花集团是她妈妈和爸爸的毕生的心血,虽然现在是宋氏父女掌权,可是她不允许别人打青花集团的主意。

  展风阳说完之后才意识到自己泄露了机密。安沐沁是安氏的大小姐,虽然现在沦落至此。可是她的心里一定是向着安氏的,她的表情早就出卖了内心的想法。

  “小沁,你不要担心,这只不过是个策划方案而已。”

  安沐沁笑着说:“我知道。你放心,我不会告诉那个家伙的。”

  说完之后,她朝着咖啡机走去。

  “你一个咖啡充了半个小时,工作效率低得可以啊!”

  安沐沁知道这次是自己的错,低着头说:“不好意思,我去了一趟洗手间,所以耽搁了时间。”

  “原来你还会说不好意思。好了,咖啡你自己喝吧!我有时要出去了。”

  安沐沁听说上官逸要出去了,心里乐开了花。终于可以不用看见这个家伙了。

  “你是不是听到我出去很开心啊!”

  “怎么会呢?”

  安沐沁挤出一丝笑脸说:“您路上注意安全。”

  其实还有后半句,小心别出了车祸。当然这半句话是不能说出口的。

  “我不会出车祸的,并且很快就回来了。”

  这家伙难道会读心术,他怎么会知道自己想什么呢。

  “那我恭候总经理归来。”

  上官逸关上门的瞬间,安沐沁如释重负倒在了沙发上。

  这时,门又让人推开了。

  “你怎么回来了?”

  “我是想提醒你一下,不要在我走了以后偷懒。”

  安沐沁如弹簧般从沙发上弹了起来。这个上官逸真是个阴魂不散的家伙,都出去了还要吓自己一跳。不过他走了,自己的机会就来了。她正好可以找一下那些照片。

  “等我找到了照片,看谁还受你的气。”

  她一边抱怨一边开始找东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