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如花在橘黄色的天空里绽放出无限风采。

  “你到底想怎么样?”

  上官逸冷笑着说:“你觉得我想怎么样?”

  安沐沁怒气冲冲地说:“我要是知道你想怎么样?就不会让你玩弄于股掌之中了。我不想和你再有一毛钱的关系了,请你不要打扰我的生活好吗?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

  “有意思,当然有意思了,要不然我怎么会缠着你不放手。”

  “我受够了,上官逸,我要辞职,我再也不想到你这里上班了。我受够你永无休止的骚扰,求你给我一条生路可以吗?”

  “生路?当年谁给过我妈一条生路?你想要生路,去找你妈要吧!”

  安沐沁说:“你太无聊了,这和上一辈有什么关系?”

  “是啊!和上一辈没有关系,和我们两个人有关系,所以你休想离开我?我要你一辈子都做我的女仆,永远也别想脱离我的控制。”

  “我话已经说明白了,总之明天我不会来上班了。”

  安沐沁说完头也不回向外面走去。她现在一看到上官逸这张剑眉朗目的脸却有如遇到了凶神恶煞的罗刹,心里的恐惧无处不在。安沐沁甚至觉得在上官逸如狼似虎的目光下,她就是一只赤裸裸的羔羊,丝毫没有反抗余地。因此她只能选择逃离,这是自己唯一可以解脱的方法。

  “你给我站住?谁让你走了。”

  上官逸从后面一个箭步追了上来,一把抓住安沐沁的手将她拖进了办公室。

  “你想走是吗?我让你走!”

  他的手开始不规矩在安沐沁的身上乱摸,粗暴而冷漠。

  上官逸只要一想到他妈妈那张愁眉不展的脸,就巴不得将安沐沁撕成碎片,挫骨扬灰。这个世界上父债子还,母债同样也要女偿。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侮辱安沐沁的机会。

  安沐沁挣扎着说:“你放开我?你到底想干什么?放开我?”

  上官逸手上的力气更大了,他的手使劲在安沐沁的胸上一捏,仿佛在摧残一朵娇艳的花朵。他丝毫没有任何心疼,仿佛花的生死与他无关,他只关心自己的感受。

  “好痛?你放开我?放开我?”

  “痛吗?你怎么不说好爽?”

  上官逸手上的力气又添了几分,他的手在安沐沁的小腹上捏的痛快淋漓。

  安沐沁梨花带雨地说:“你?你快放开我?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不客气,我倒想看看你怎么不客气了?”

  上官逸狠狠吻住了安沐沁的嘴巴。

  安沐沁使劲往开推上官逸,可是她毕竟是个女人,手上的力气不够大,上官逸抱着她的手纹丝不动。

  她急中生智,一口咬在了上官逸的舌头。

  “啊!”

  上官逸痛得一声尖叫,手不由自主松开了。

  “你敢咬我!”

  他的手又向安沐沁的胸部摸过来,眼里满是如饥似渴的神色。

  “够了,你别这样?”

  安沐沁始终不知道怎么应对上官逸的粗暴。她的力气没有上官逸大,而且她心地善良。除了能想出来咬他一口的办法之外,也不知道再出什么狠招了。

  上官逸的手越来越不安分了,像一条蛇在安沐沁的衣服下面游走,顷刻之间就到了私密之处。

  “你再这样?我就喊人了。”

  上官逸停下来,哈哈大笑说:“你喊啊!我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害羞的,我倒是想让大家看看平时端庄美丽的花小姐春光乍泄的美景,你想他们是不是都想看呢?你喊不喊?你不喊我可要喊了?”

  “别喊!你别喊!”

  安沐沁低声哀求着他,她知道上官逸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他敢把公司里的人喊过来的。如果让大家看到自己衣衫不整的样子,自己以后还怎么做人。

  “这可是你说不喊的,我没有欺负你,是吗?”

  安沐沁低声抽泣着,不说话。

  “我没有欺负你,是吗?”

  上官逸暴跳如雷怒吼着,他的声音在几十公里之外也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你别这么大声?好不好?”

  安沐沁害怕有人进来,刚才上官逸拉自己进来的时候根本没有关门。有人听见声音随时会进到办公室里。她绝不能让别人看到自己这副样子。

  “那我欺负你了吗?”

  上官逸在她的耳边低声问道,这是不是你愿意的?你要是不说,我现在多吼几声了?

  “你没有欺负我,我是自愿的。”

  安沐沁放弃了所有的抵抗,她知道再多的反抗都是徒劳无功的。

  上官逸开始大逞手足之欲,他就是要看到安沐沁这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让他的内心感到说不出的舒服。他没有见过那个老女人,因此也无法报复她。所有那个女人造的孽都要让自己眼前这个风轻云淡的女子来偿还。

  安沐沁,你不要怪我?这都是你妈妈的错。如果你要怪谁的话?就去怪你妈把你生下来了。我妈妈曾经受过的苦,我都要让你千百次感受。

  安沐沁的衣服已经开始四分五裂了,洁白如玉的胴体逐步显露。上官逸忽然停下了粗鲁的动作,他让安沐沁坐在沙发上,然后自己远远看着她的若隐若现的玉体,好像在欣赏一件完美的艺术品。他发现这个女人果然是天生丽质,一副美人胚子的样。安沐沁将头埋在胸前,一句话也不说,如同一具行尸走肉。上官逸缓缓走过去,他想让她抬起头来看自己。他要安沐沁看见自己王者的姿态,是不可侵犯的威严。她就是他身下的一个玩物。

  “你抬起头来?”

  安沐沁没有理会他的话,依然低着头。

  上官逸以命令的口吻说:“你给我抬起头来,我命令你给我抬起头来!”

  “要来就快点,我晚上还有约会。”

  上官逸越是这样盯着自己看,安沐沁心里越是没底。如果让他老是这么盯着看,说不定过会他又会想出什么古怪的方法整自己。她宁愿上官逸三下五除二将事情办完之后,让自己离开。在这里多等一秒钟,她都觉得是种煎熬。现在她巴不得找个老鼠洞钻进去。

  “约会?你晚上有约会?那我们可要好好玩会儿了。”

  上官逸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安沐沁说自己晚上有约会,心里顿时满是醋意。她竟然和别的男人约会。

  安沐沁从沙发上起来,她开始穿自己衣服。上官逸并没有阻拦,等到她穿到一半的时候,他又迫不及待跑过去将她的衣服撕开。他就是要和安沐沁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那你来吧!快点,我赶时间。”

  安沐沁发现自己一旦表现的浪荡,上官逸就好象一只狼对自己的猎物失去了兴趣。

  “你赶时间,我不急!”

  上官逸点燃一根烟,不急不缓吸了起来。她越是着急,他就越是淡定。

  安沐沁发现自己的方法很奏效,因此故伎重使。

  “你不来了吗?你不来我可要走了。”

  安沐沁一边又穿起衣服,一边娇媚笑着。

  上官逸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怎么办了,可是今天绝不能让安沐沁轻而易举走出这里。他正在想什么办法将她留下来。

  咚咚咚,有人敲门。

  “谁啊!没看我忙着吗?”

  “江哥,是我。”

  安沐沁一听到这个声音顿时空悬的心落地了。这个声音她再也熟悉不过了。自从到这里上班以后,所有人都对自己充满敌意,唯独这个人对自己一直相当照顾。他就是上官逸的堂弟展风阳。展风阳是公司里的副总,和上官逸的办公室相隔不远。

  “你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我约了安沐沁晚上吃饭。现在已经六点半了,我在外面等了她半个小时,可是连个人影也没见。我过来问一下她走了吗?”

  “安沐沁,她、、、、、、”

  上官逸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六点三十五了。这和安沐沁一斗气,自己竟然连时间也忘了。

  “我在?江总让我整理一些资料。”

  上官逸狠狠瞪了她一眼。

  “她在里面,你进来吧!”

  )R最新n章节上酷匠s网

  展风阳推开了房门,安沐沁早就整理好了自己的衣衫,上官逸端坐在沙发上,好像刚才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你忙完了吗?安沐沁。”

  “忙完了,我们走吧!”

  上官逸从沙发上站起来说:“谁说忙完了?展风阳,你先出去一下。我还有一些事情向安沐沁交代。”

  “好的,那我在外面等你。”

  安沐沁一把抓住他的胳膊说:“你别走!”

  上官逸没好气地说:“我能吃了你吗?”

  安沐沁只好松开展风阳的胳膊,然后眼睁睁看着他向外面走去。

  “你不错啊!竟然勾搭上了展风阳,看来我是小看你了。”

  “你别别乱说,我和展风阳是好朋友。”

  上官逸一脸坏笑说:“好朋友,你不会和他也有一腿吧!”

  “我没有功夫听你在这里胡说八道,展风阳在外面等我。”

  安沐沁说完之后头也不回向外面走去。

  “呵呵,着急了吗?这会儿离晚上睡觉时间还早呢?”

  你就不能说点正常的话,真是个神经病。

  每次听到上官逸说话都能让人噎死。

  “你说我神经病!哈哈,我就是神经病。不过你给我记好了,你是神经病的女人。除了我之外,谁都不能碰你,知道吗?”

  “你以为所有人都想你那么卑鄙无耻吗?”

  上官逸冷笑着说;“我怎么卑鄙无耻了,你那会儿不是说自愿的吗?”

  安沐沁一时无法反驳,虽然那句话是自己被迫说的,可是毕竟是自己亲口说的。

  “你给我记好了,安小姐,明天给我按时来上班,要不然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上官逸特别将小姐那两个字音拉得很长,一听就是在故意羞辱安沐沁。

  “我不会来的,这是我的意思,你听明白了。”

  安沐沁义正言辞拒绝了他的要求,她一天在这里也呆不下去了。如果在这里多呆几日,她一定会让上官逸这个神经病折腾成精神病的。

  “拿着这个信封,等晚上回去看了以后再回我的话,现在不用着急。”

  上官逸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灰色的信封递给安沐沁。

  “我不要!”

  “希望你不要后悔就好。”

  他将信封丢在了办公桌上,然后笑着向外面走去。

  “不过你不要后悔,如果信封里的内容让别人看了,你不要后悔就是了。”

  安沐沁看他说话一本正经的样子,心里隐隐约约觉得信封里的东西对自己很重要。因此她将信封顺手塞进了包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