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风阳起身按了内线电话:“送两杯咖啡过来。”

  张秘书挂断电话,对坐在对面的安沐沁说:“送两杯咖啡进去吧,记得总经理的放一勺糖,总裁的不放糖。”

  “好。”安沐沁千万个不愿意进去,可既然自己做了这份工作就要负起责任来,待遇这么好的工作可遇百不可求,就算是为了思睿她也没有逃跑的理由。

  敲了门之后便推门进去,目光专注在手中的托盘上不敢移开分毫,将咖啡放在两人面前后便走了出去,关好门,也长舒了一口气。

  上官逸端起咖啡,眼中波光流转,轻啜了一口,唇边挂着诡异的笑容来。

  “唔,这咖啡泡的不错,我的新秘书,怎么样?是不是很正点?”展风阳得意洋洋的炫耀,又问:“对了,你说跟我要人,是要什么人?”

  上官逸长腿一伸,一派悠闲的样子,说:“你的新秘书。”

  展风阳愣住了,转过神来才将杯子放在桌上,表情是十足的不情愿:“她今天才上班,你消息怎么这么快?这就来抢人了?”

  上官逸笑了笑,却了不解释,只说:“人我一会就直接带走了,你再招一个就是了。”

  “那你怎么不直接招一个?大早上闲的跑这跟我抢人来了?”展风阳心痛啊,这样一个好端端的美人秘书就这么被人抢走了。

  上官逸仍旧不回答他,起身掸了掸衣角,说:“我走了。”

  出了办公室,上官逸走到安沐沁的面前,修长的手指敲着桌面,说:“跟我走吧。”

  安沐沁抬起头来,紧张地问:“去哪儿?”

  展风阳慢吞吞的凑过来,说:“你跟着他走吧,从现在起你就是总裁的秘书了。”

  安沐沁还有些不能接受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焦急地看着展风阳,目光中带着询问及隐隐的哀求,她宁愿在这个花花公子手下工作,也是不愿意跟上官逸走的。

  “我能不能不去,在这里工作不行吗?”安沐沁问展风阳。

  上官逸却说:“不行。”

  “为什么?”她终于看着他。

  展风阳叹了口气说:“因为他是总裁,他说的算,广新是属于申嘉财团的。”

  安沐沁身子微微一震,僵直着身子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她万万没有想到这其中居然有这样一层关系,广新是属于申嘉的,就连这个总经理也要听他的,更何况她这个小小的秘书?

  刚刚还说服自己不要逃避的她不过只是片刻的工夫,她便想要逃跑了,以后要整日的面对这个男人,她该怎么办?

  “那我不做了。”安沐沁终于说出口。

  在场的人皆是一愣,又听她肯定地说:“那我辞职,不做了。”

  安沐沁拿着包正想要走,便听到上官逸那低沉而冰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还想回到那种地方去吗?”

  别人也许不知道,可是安沐沁却知道他所说的‘那种地方’是哪种地方,脚步也跟着顿了下来,拎着包的手攥得死死的,纤细的身体也绷得紧紧的,她在挣扎。

  上官逸却不给她挣扎的时间,上前一步拉起她的手腕便往外走:“走吧。”

  安沐沁挣扎着试图摆脱他的钳制,无奈力气有限,未能挣脱开,刚刚进入电梯,上官逸便将她甩到一边,跟着长腿一迈便欺身上来,他的身体紧紧的贴着她的,一丝缝丝不露,手掌抚上她的脸颊。

  “请你放开我。”安沐沁僵硬地说,脸上带着少有的怒气。

  可是这样愠怒的表情落在上官逸的眼里却自成了一道风情,拇指轻划着她的脸颊,一下又一下,语气极轻的:“这红色的衣服很衬你。”

  安沐沁又推了推他,却仍未推开,怒意更盛:“放开我。”

  她越是这样,他便越靠近,嘴唇轻触她的耳唇,吐出的气息正落在她的颈间,一阵酥麻。安沐沁将脸转向一这,却正方便了他,那白皙而美好的曲线让他忍不住的伸出舌头在那一处滑过一道水痕。

  安沐沁倒吸了一口气,可下一秒,她的耳唇已被他含在嘴里,舌尖轻轻的舔着那唇肉,时而吮咬一下,力道不重。

  一时间,所有的话像是都哽在了嗓子处,半句也说不出来,只能双手紧紧的扶着光滑的壁板,任由他放肆。

  那薄而冰凉的唇终于覆上了她的,手掌也不老实的在她的身上来回的抚摸着,她的红衣紧紧的包裹着身体,曲线毕露,此时却像是没穿衣服一样,手掌每到一处都能感觉到手下那每好的触感。

  安沐沁其实并不会接吻,当年和许慕韩在一起的时候,他最多是宠爱的亲亲额头牵牵小手再无其他越举的举动了。所以,上官逸将舌头伸进她的嘴里的时候,她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的舌头在里肆无忌惮的缠着她糥弱的粉舌,时而温柔,时而狂野的在她的嘴里攻城略地。

  安沐沁只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他才放开她,手掌却还放在她的臀部没有要拿开的打算,安沐沁觉得自己的脸热得很,抬头看着他,明明胆怯却又带着几分强撑出来坚定。

  也许就是这样的眼神,让上官逸的心猛的一悸。

  她说:“为什么?”

  为什么不管在哪里都会遇到他?为什么他要带她走?

  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上官逸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却也回答不上来。

  将她贴在颊边的发丝拨到耳后,目光深沉地看着她:“那天你不告而别,我很伤心。”

  想起那一天发生的事情,刚刚渐退的红潮再次涌了上来,她躲过他的手掌,却什么也没说。

  “我很想你。”他的语气又轻了几分。

  她看到他的脸上又是那似笑非笑的样子,有一种被羞辱的感觉:“那天你救我的事,我已经道过谢了。”

  “还不够。”他说。

  “那天你还……”那天他对她做的事足够彻底了,怎么可能还不够?

  随着电梯门的打开,上官逸先一步踏了出去,声音却飘进了她的耳朵里,他说:“乖乖的做我的秘书吧,不然你在这座城市里再也找不到任何工作了。”

  安沐沁身子微微一晃,脸色顿时煞白。

  他这是在威胁她吗?

  以申嘉财团的势力,只要他说一句话,自然是没有人敢用她的,所以她想要生活,就必须听他的吗?

  人民公园一处角落里,宋娇正把一张照片交给一个衣着邋遢的中年男人手上,神情冷傲地说:“帮我查这个人,三天内我要知道她现在的一切信息,办得好了,我自然不会亏待你的。”

  邋遢的中年男人对朱大小姐点头哈腰,左右张望了一下才把相片揣进怀里,说:“我办事朱小姐放心。”

  “去吧,别让我失望。”

  待那男人离开之后,宋娇才起身,戴好墨镜踩着高跟鞋离开。

  安沐沁,你等着,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的。

  安沐沁也曾是有钱人家的千金小姐,多高档的地方也都是去过的,可当她到了上官逸的办公室的时候,仍旧被它的奢华给惊到了。

  不是像宫殿一样的金壁辉煌,反而是给人一种厚重感,却连每一样摆设都精致到完美。

  上官逸坐在那里,像一个帝王,尊贵而不可侵犯,安沐沁想,也许他就是天生的王者,让人不由自主的去听从他的命令和差谴。

  “你也看到了,外面的那些人都是我的秘书,不过每个人负责的范围也是不同的。”

  “那我负责什么?”安沐沁淡定的问。

  “你嘛……”上官逸敲了敲桌沿,半晌后说:“你只要负责我的私事就好了,要随叫随到……”

  @酷,d匠网nQ首K发

  安沐沁皱眉:“私事?”

  上官逸朝她招了招手,安沐沁踌躇了一下才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只是在离他还有两步远的地方,他便将身子探了出来,长臂一伸再用力一拉,她便已稳急的落在了他的怀里。

  “啊……”安沐沁惊叫出声,随即挣扎着。“放开我,这是办公室。”

  颈间传来一阵轻笑,气息吐在她的颈间耳后,带来一阵让人颤抖的酥麻。“怕什么?这是我的地盘,没有我的允许,没有人敢进来。”

  那声音低沉中带着几分沙哑,诱惑力十足,安沐沁却是惶恐又尴尬,被他圈在怀里想要挣扎动作也是有限的,更何况他的下巴正抵着自己的肩膀,让她想躲也躲不掉。

  “别再乱动,否则我不保证在这里就要了你。”他再一次在她的耳边呵气,手掌覆在她的小腹,隔着衣服依然能清晰的感觉到他手掌的温热。

  他的威胁果然起了作用,安沐沁僵直了身子再也不敢动一下。

  “我到底负责什么工作?”安沐沁紧张地问。

  “比如现在这样,就是你的工作,还有……有关我个人的事情,你都要负责。”

  安沐沁皱着眉,说:“我是来工作的,不是来被你这样欺负的。”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工作,那和酒水推销员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是在这里被他一个人欺负和在酒吧里被许多人欺负的区别而已,不管是哪一样,对她都是一种侮辱。

  “欺负?你觉得这是在欺负你?”上官逸放开她,看着她如兔子一样慌乱而快速的脱离自己的怀抱,目光不由得一沉。“你可知道有多少女人想要做这份工作呢?更何况,你的待遇还是很优厚的,怎么?还有什么不满意吗?”

  “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安沐沁眼里含泪,愤怒的瞪着他。

  把她当成什么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