递了简历之后正准备出办公楼,微微抬头,目光所及正看到两个男人从外面走进来,安沐沁一个慌神便躲到大厅的的柱子后面,身体紧紧的靠着柱子颤着呼吸,好像是怕被人看到一样。

  那两个人并没有发现她的存在,直接进了电梯,直到身影完全消失,安沐沁才虚脱的顺着柱子滑落下来,蹲在原地抱着身体,任由泪水滑落脸颊。

  是思韩哥哥,是他,是他……

  安沐沁紧紧的咬着下唇,尽管泪水多么的汹涌也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来。她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再见到他,他还是和从前一样,一点都没有变,那么帅气斯文,在她看到他的那一瞬间,多想奔向他的怀里,像从前一样叫他一声‘思韩哥哥’,告诉他她有多想他。可是她终究还是忍了下来,她不能这么做,她知道思韩哥哥有多讨厌她,有多恨她,当年她在离开之前想去找他,他甚至连最后一百都不愿意见,更何况,现在他已经和宋娇订了婚,他再也不是专属于她的那个思韩哥哥了,她又何必去自寻羞辱呢?

  只是,心为什么会这么痛呢?明明已经过了六年,她总是提醒自己要忘记过去,可为什么所有的东西她都能忘掉,偏偏有关他所有的一切就像是烙在了心里一样,只要想起就会痛彻心扉。

  如上官逸所料,安沐沁果然递交了简历,她的简历倒是很简单,出国留学,然后找一份工作,前段时间才回国。

  原来,她这六年都在伦敦啊!

  把她的简历又递给人事部主管,交待道:“程序该怎么走就怎么走,不过最后我只要这个安沐沁,记得要做得滴水不漏,通知她下周一去‘广新’上班。

  “是,总裁。”人事部主管虽然好奇这个安沐沁是谁,可却是不敢问出声的,总裁怎么交待就怎么做,这些事情还轮不到他来操心,不过看着照片倒是个美人,兴许是总裁的下一个目标了吧?

  来面试的人多得快要将整个走廊挤满了,安沐沁靠在一边等待着,看着前面那些花枝招展又衣着暴露的女人们,安沐沁不由得低头看了看自己那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衣着,不由得又泄了几分底气。

  看着面试的人们一拔接一拔进去又出来,无不摇头叹息,安沐沁不由得攥紧了拳头,和其他人相比,自己并没有什么突出的优点,估计这一次也是没戏了吧?

  许久之后,她从会议室里走出来,那拳头仍未放开,她竟没有想到会这么顺利,居然叫她成功了,一时脸上难掩兴奋之情,以至于招人妒忌,一同出来的几个女人都是目光如刀一般瞪着她,更有的厉害的角色从她身后经过的时候狠狠地撞了她一下。

  安沐沁一个没站稳,趔趄了一下就要向一边倒去,然而,预想之中的疼痛没有传来,反而是头顶传来一个男人急切地声音:“小心。”

  面色白皙,头发染成了金黄色,左耳还戴着一枚小巧的黑色耳钉,一双会放电的桃花眼,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虽然看上去像是不务正业的花花公子,可却难掩其俊朗的相貌。

  安沐沁尴尬的挣脱他的手掌,脸上微微泛起红晕,轻声说:“谢谢你。”

  “没事吧?”

  “没事,谢谢你。”

  “小姐是来应聘的?”男人问。

  “是。”

  男人挑了挑眉,笑得一脸高深莫测:“我叫展风阳,下次再见的时候不要忘了哦!”

  看着他进了会议室,安沐沁一脸的莫名,他为什么这样肯定的说他们还会再见呢?这样的话倒是让她想起了另外一个男人,那个时候他也这样对她说的,说他们还会再见。

  展风阳心情极好的坐在椅子上,问那几个面试官:“面试结束了吗?”

  酷a匠网#永久免gb费0看小j说#|

  “已经结束了。”

  “有合适的吗?”

  其中一个面试官把其中一张简历表递给他,说:“只有这一位合适。”

  看着右上角那清丽的面容,展风阳抚了抚下巴,说:“倒省得我费事了,什么时候上班?”

  “是通知她下周一过来。”

  “嗯,是我的新秘书?”展风阳的脸上的兴奋毫不遮掩。

  几个面试官看着眼前这位花花公子不禁摇头叹息,心里想着,又一个大好的姑娘又要毁在总经理的手里了,可想归想,却没谁真敢把这样的话宣之于口。

  “是的。”

  “不错不错,我等着她。”

  安沐沁的衣服并不多,为了更好的利用,买衣服的时候大部分都会选择百搭的黑白色调,好再她身材不错,生了思睿之后更显丰韵和饱满却又不失纤柔,再普通不过的一身衬衫长裤也能穿出别样的味道来。

  虽然自己并不在意打扮,平时也只是要干净整洁就好,可第一天上班也难道要在衣着上花些心思,一件小领的白色衬衫,领边有镂空设计,肩膀处也有蓬式的褶皱,下面一条保守的及膝一步裙,下面再一双黑色简约的高跟鞋,因为身材火爆,明明极朴素的一身衣着穿出来也是性感逼人。

  从家里到公司坐地铁要一个小时,正值上班高峰期,地铁里也是拥挤不堪,到站的时候被人流挤了出来,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裙子旁边的接缝处被刮开了一条十几公分,雪白的大腿就这么活色生香的暴露在外面,可再回家换衣服显然已是来不及了,第一天上班总是不能迟到的,急急忙忙的赶到公司报道。

  其实裙子比她短的职员大有人在,也许是她这个样子显得有些狼狈,站在办公室里却引来了一阵不小的议论。

  安沐沁尴尬的拽着一边裙子,咬着下唇正无措间,那天面试时候遇到的那个金黄色头发的男人朝着她走过来,周围的议论声也顿时停止,大家都装出一副认真工作的样子来,目光却偷偷的瞥向这位新来的女秘书。

  展风阳难得正点上班,站在她面前,笑得一脸的熟络:“你就是我的新秘书?”

  安沐沁看着他,结巴的问:“你……你是……”

  展风阳的目光正落在她紧紧攥住的裙角,安沐沁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起来,尴尬的将手又紧了紧。

  “跟我进来吧。”

  安沐沁小心翼翼的跟在他的身后,进了总经理的办公室。

  原来……他是这家公司的总经理啊……

  跟着展风阳进了办公室,展风阳却什么都没说,从一旁的柜子里翻出一条大红色的连衣裙来,递给她,说:“这是我一个朋友落在这里的,看你们的身形差不多,应该是穿得下的,不介意的话就先穿这条吧。”

  安沐沁愣愣的接过裙子,拿在手上盯了一会,讷讷地说了声‘谢谢’。

  展风阳又好心的将办公室里的单独卫生间借给她换了衣服,再出来时展风阳忍不住的赞叹道:“你本来皮肤就白,红色更适合你,没想到尺码也这么合适。”

  展风阳本来长的就有几分花花公子的风流样子,如今这样一个赞美倒也显出几分调戏的意思。

  安沐沁脸色顿时红得就像这条裙子一样,其实这个尺码对她来说有些小了,裙子太过包身了,她还是有些不习惯的,可是再一想,总是比穿着一条破裙子上班好些的。

  “谢谢总经理,洗干净后我再还给你。”她心里也是疑惑的,为什么他的办公室里面会有女人的衣服呢?可总归不是自己该问的事情,也就忍了下来。

  “不用还了,就送你吧,对了,我办公室外面那张桌子就是你的,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张秘书,或者直接问我也可以。”

  “是,那我出去了。”

  安沐沁出了办公室,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将自己的衣服放在桌下,坐在她对面的张秘书是个孕妇,友善地对她一笑,说:“我还有一个月就要休产假了,在这一个月里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我。”

  “谢谢你。”安沐沁感到心里暖暖的,进入职场几年的时间,难得碰到这么友好的同事,纵使从前是在英国,也勉不了有排挤的现象。

  安沐沁的话音刚落便见张秘书突然神情肃穆的站起来,安沐沁心里正纳闷,便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不由得惊得站了起来,看着那张俊美无铸的面孔不由得脸色煞白,双腿发软,手掌力撑着桌面才让自己勉强站稳。

  上官逸,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张秘书刚刚叫他什么?总裁?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官逸的脚步在她面前一顿,眼神似笑非笑落在她身上,总是有一股意味不明的味道,然而他却什么都没说,只是停了那么一下便径直的进了展风阳的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关上,安沐沁的腿下一软,就这么跌坐回了座位上,看着自己扶着桌面的手都在颤抖。

  张秘书却是关心道:“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不舒服吗?”

  安沐沁反射地摇摇头,低声说:“我没事。”

  对于上官逸的突然到来,展风阳还是很意外的,笑着和他坐在会客的沙发上,说:“难得你过来这里,视察?”

  上官逸挑了挑眉,直言道:“要人。”

  “要人?要什么人?我这里还有你看得上眼的人?”展风阳却是不信的。

  上官逸却没有回答他,调侃道:“怎么?到了这里连杯咖啡也没有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