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她的嘴里,逼着她的舌头与自己的纠缠,她不停的闪躲,他不停的追缠,直到她精疲力尽了,才任由他为所欲为,许久之后,他放开她,唇边还挂着银线。安沐沁喘着粗气,只觉得被他吻过之后头越来越晕,身上也是半分的力气也没有了。感觉他的手掌探到了自己的身后,轻轻一划,衣服的拉链已经开了大半,这件衣服本来就暴露,拉链之下更是无一物,上官逸轻轻的扯,衣服便离开了她的身体,安沐沁惊呼一声,想要伸手去挡,却反被他抓住手腕,轻轻一抬,压在了头顶。

  惊惧之下,安沐沁居然哭了出来,一边哭一边哀求着上官逸:“我要回家,求求你放开我……让我回家……”

  她的眼神依然迷茫,脸上的无助与惶恐更像是一种上好的催情剂,让人欲罢不能,无法放手。

  上官逸只觉喉头一紧,身子一僵,眼里泛起了赤红色的光芒,像是失去了理智一般顺着她的锁骨一路吻了下去。

  不知道是酒的作用还是因为上官逸的关系,安沐沁只觉得浑身发热,体内有一股不明的火气正往上拱着,她不停的扭动身体,企图用这样的方式能让自己舒服一些,上官逸已经被她磨得冒了汗,昏黄的灯光下,封闭的空间里,只听到安沐沁的娇吟和上官逸那略带抑制的低喘声。

  当他狠狠地进入她的时候,喉间传出一声低吼,那被刺穿的痛楚让安沐沁整张脸都扭曲起来,不知什么时候被放开的手臂圈在他的脖子上,指甲在他的背上划出几道血痕。

  更F新最快\}上o酷匠√%网f

  不知道过了多久,安沐沁只觉得自己的头越来越晕,眼皮也越来越重,等一切结束的时候,上官逸看着身上已经昏睡过去的女人,不由得勾起了嘴角。

  安沐沁幽幽转醒,头有些微痛,想要翻身却觉得自己的整个骨架快要散掉了一样,在酒吧里的片段一点一点的重新回到她的脑海当中,虽然她喝了一些酒可能是醉了,可她还是清楚的记得昨天晚上她和那个叫上官逸的男人做了什么,这身上的不适来源于何处也就可想而知了。

  可是既然昨天的一切都发生在酒吧的包厢里,为什么她此时却躺在床上?而且还穿着不属于她的衣服呢?

  这是哪里?

  扫了床上空出来的位子,似乎也是有人睡过的痕迹,安沐沁心里一沉,看着外面已经明亮得很,她居然一夜未归,那思睿……

  不敢再想,更何况她并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带她来这里的是上官逸还是别人呢?她更加的不敢去想。趁着那人不在这里,安沐沁连忙推门出去。

  这房子大的很,躲过了几个女佣才走到门口,长长的院子只有一个园丁在修剪花枝,只要她动作轻一些也不会被发现的。

  书房中,上官逸坐在宽大的椅子上,长腿往桌上一搭,看着墙上的监控录像笑得一脸的诡异。

  她以为能逃得出他的手掌心吗?

  他不过是享受着猫捉老鼠的乐趣,还有……如果她真的是‘安氏’的千金,那就是说她是那个人的……

  想到这里,刚刚还不错的心情顿时沉了下来,脸上表情也更加的诡异起来。

  安沐沁顺利的回到了家,没想到在家里等着她的不是思睿而是莫倾世,莫倾世一脸焦急的把她拥在怀里,担忧的问:“沐沁,你可算是回来了,你这一整夜跑到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莫倾世的怀里很是温暖,想起昨夜的一切都让她禁不住的想哭,可终究还是忍了下来:“我没事的,只是太累了,不知道怎么在更衣室里就睡着了,思睿呢?”

  “我送他去学校了,他很听话,你放心吧。倒是你,脸色这么难看,真的没事吗?”莫倾世蹙着眉问她。

  安沐沁摇摇头,说:“可能就是累的,我真的没事。”

  “这份工作还是不要做了吧,你这样是不行的。”

  “嗯,想来想去,这样下去的确不是办法,我会试着再找别的工作的。”安沐沁挤出一个微笑来说,身体却像是要散架一样,又累又痛,真的好想躺下来休息一下。

  “不如……”

  莫倾世话未说完,安沐沁便把话给截了回去。“倾世,你就别再为我的事担心了,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这一次我想靠自己。时间不早了,你快去上班吧。”

  莫倾世拿她没有办法,只能叮嘱她好好休息才去上班。

  安沐沁像是像是想到了什么,又慌慌张张的出门,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瓶药,倒出来两粒就着温水咽了下去。

  昨天晚上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她不能……不能再发生任何意外……

  只是她更要加紧的找工作才行了。

  申嘉财团,总裁办公室上官逸签好了一份文件递给人事部主管,说:“以‘广新’的名义招一名秘书,把信息发到各个大小媒体,要让全市的人都知道这次的招聘,待遇高一些,一周之内把名单交给我。”

  “总裁,这……为何要用‘广新’的名义?”人事部主管抖着胆子问,如果总裁需要新秘书,实在是没有必要这样大费周章,想要来申嘉工作的人多过江之鲫,更何况还是总裁秘书这样的千金难求的工作呢!

  “就照我的话去办吧。”上官逸不想多解释。

  “是。”主管抹着额头的冷汗退了出去。

  上官逸却擒起的抹耐人寻味的笑容来,所谓‘猫捉老鼠’的游戏和钓鱼是没两样的,得舍得下饵才会有鱼上勾,她应该是不会再回到酒吧去上班了,既然没了工作,她就一定会想办法再找的,而她刚刚经历这样的事情,自然不会再找类似的工作了,一份待遇高又体面的工作机会,她没有理由不来的,至于为什么要用‘广新’的名义,自然是因为她已经知道他的身份,要有‘申嘉’的名义自然是不行的。

  现在,只要等她主动送上门来就可以了。

  “总裁,许氏集团的许先生已经到了。”

  “请他进来。”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进来的不只是许慕韩一个人,还有搭在他肩膀上的展风阳。上官逸笑着问:“你们两个怎么这么巧赶在一起了?”

  许慕韩玩笑说:“我是来和你一起吃午饭的,他是来蹭饭的。”

  上官逸挑眉:“我倒觉得这一次该让这个蹭饭的人请客了。”

  “我也这么觉得。”许慕韩举双手赞同。

  展风阳被两个夹击得没有办法,只能认栽:“想吃什么随你们点,这总行了吧?”

  “那就法国菜吧,我知道有家不错的餐厅,走吧。”

  三个人算是在美国的校友,上官逸长他们几岁,也算是他们的学长,再加上上官逸本来就是展风阳的表哥,又在他手下工作,感情就更深了一层,三个人算是死党了。

  两年前许慕韩和宋娇订婚的时候,上官逸和展风阳正巧都不在国内,没有办法参加他的订婚典礼,再加上三个人聚会从来都不带女人,也就一直没有机会见到了,席间许慕韩接了宋娇的一个电话后便眉头紧蹙。

  展风阳忍不住的调侃他:“未婚妻又和你闹脾气了?什么时候把人带出来,好歹也让我们见见啊!”

  许慕韩扯出一个不咸不淡的笑来,说:“以后有机会的吧。”

  “怎么?还在想着你从前那位青梅竹马?”

  展风阳的话让许慕韩的眉头皱的更紧,抓着外套说:“我去趟洗手间。”

  “准又是去抽烟了,一提到那位,他就这副德行。”展风阳轻叹一声,言语间带着对好友的担忧。

  “怎么回事?”上官逸问。

  展风阳看了眼许慕韩的背影,放下刀叉说:“思韩其实另有所爱,说是从小到大的青梅竹马,思韩很爱她,说只等着他留学归国之后就结婚的,可谁知道他回国之后就发现那个女孩子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于是就分手了,可思韩一直都放不下,再回头找的时候,那女孩就消失了,找了几年都找不到,最后迫于家族的压力才和现在这个女人订婚的。”

  上官逸还真不知道许慕韩有这段过往,点了点头,说:“为了那样一个女人,何必把自己搞成这样?”

  展风阳摇了摇头,说:“你别看他平时没事人一样,其实是个情种,想必是爱的不浅,所以说还是你英明,动什么都不动感情,也就不会像他这样了。”

  上官逸笑了起来,喝了口酒,看着酒水沿着杯身晃动,突然就想起了一张清丽无双的脸,不动感情吗?

  的确,他怎么会对女人动感情呢?更何况她还是那个人的女儿……他更加的不会……

  ‘广新’是一家实力雄厚的贸易公司,很少有人知道,‘广新’也是属于申嘉所有,如此大铺张的招聘秘书,安沐沁正在找工作,这样的好消息自然是不能漏掉的,更何况工资待遇快是原来工资的一倍了,她更是不可能错过的,只是这份工作待遇这么好,一定有很多人去争吧?更何况她的学历和资历都不是那么出类拔粹,应聘上的机会是不大的,可是……

  不管了,机会来了,她总是要去试一试才行啊!万一要是应聘上了,那她和思睿的困境不就迎刃而解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