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三个男人也靠了过来,在她的身上好肆无忌惮的上下其手,大占便宜,安水顿时觉得恶心无比,胃里这么一翻涌,胃里连同还含在嘴里的酒一下子就呕了出来,直接喷到了灌她酒的那个男人的身上。

  猥琐男人似乎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处,愣了一下之后整张脸都变成了铁青色,把酒瓶重重放下,说道:“敢吐老子一身?那就让你浑身上下都给老子舔干净,走。”

  猥琐男人将她拽出人群,直奔着上了二楼。

  安沐沁不断的挣扎想要逃跑,可她那点力气哪里敌得过一个男人?一路挣扎着便被带到了二楼。

  二楼皆是包厢,安沐沁知道,如果真的被他带进了包厢那她肯定逃不掉了,情急之下,安沐沁伸出腿来,朝着男人的跨上狠狠一踢,那猥琐男顿时脸如死灰冷汗直流,攥着她的手也松开了,直捂向自己的命根子。

  “小贱人,你居然敢踢我……唉哟……”猥琐男弯着腰指着安沐沁骂道。

  安沐沁瞅准了这一空档,慌张之下拔腿就跑,可刚往楼梯口跑了没两步,就看刚刚的另外几个猥琐男也正上楼来,安沐沁一时之下六神无主,推开身边的一个包厢的门就躲了进去,并且落了锁,听到外面‘咚咚’的敲门声和叫骂声,安沐沁喘着粗气反身靠在门板上。

  可才一转身,便又被眼前的景象给吓得睁大了眼睛。

  长长的沙发上一双男女正缠在一起,女人正衣衫不整的跨坐在男人身上,柔软的腰枝不停的摆动,男人则是半靠着沙发,黑色衬衫松垮的挂在身上,单手撑着头,半眯着一双如鹰般锐利的双眼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安沐沁没有想到自己会碰到这种情形,门外那震而欲聋的撞门声让她顿时收回惊讶,急急的捂着眼睛转过身去。

  “你是谁?”那女人尖声问道。

  “我,我,我是……”安沐沁结结巴巴,紧张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躺着的男人将身上的女人推开,理了理半敞的衬衫,缓步走过来,看着那纤弱得有些微微发抖的背影,嘴角不禁勾起一抹笑意。

  好听的低沉的男性嗓音在她的耳边响起:“转过来。”

  安沐沁身子微微一僵,缓缓的转过身来,目光触及那裸出来的胸膛又红着脸急急的低下头去。

  修长的手指勾起她的下巴,微微一抬,那张清丽无双却又惊慌无措的小脸便呈现在他的眼前。

  安沐沁看着眼前俊朗非凡的男人不由得一怔,随即惊呼出声:“是你?”

  眼前的男人,不正是那一日在酒店里替她解围的男人吗?

  “我说过,我们会再见的。”上官逸笑着说。

  安沐沁吞了吞口水,眨眨眼又看向了别处,语调依然是支支唔唔话不成句:“不,不好意思,我不,不是故意打扰……”

  上官逸脸上的表情意味不明,说:“没关系,我很乐意你来打扰。”

  那女人整理好衣衫,扭着柳腰过来,挽起上官逸的手臂,整个身子紧紧的贴着他的,撒娇问:“烈,她是谁啊?”

  上官逸盯着安沐沁,回道:“我的女人。”

  M酷i6匠w网)$唯一e正版#,X其M他都◎|是}盗:版.

  那女人的声音突然变得尖厉起来,怒瞪了安沐沁一眼,说:“她是你的女人?那我呢?”

  上官逸对她像是失了耐性,转身去自己的西装外套里取出支票来随意填了个数字递给她:“拿着走人吧。”

  女人看了看上面的数字,先是一惊,随后便嫣笑如花,语气软得像是要渗出蜜来似的:“烈,要是什么时候想我了,可以随时找我啊,我的电话24小时为你开机。”

  说罢,那女人便要出门,只是安沐沁正挡在门口,她是出不去的。“请让开一下,我要出去。”

  安沐沁却像是受了惊的兔子一样,死死的把着门板,摇头说:“不行,你不能出去。”

  “为什么?”

  “因为一开门,外面那些人就会……”想起外面那几个男人她便忍不住的发抖。

  上官逸这才认真的打量起她的装束来,忍不住的皱着眉头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穿成这样?”

  虽然这样一身兔女郎的将扮让他现在忍不住的想要在这里就要了她,可是现在并不是时候。

  “我,我在这里打工,外面那些人对我……想要对我……”一时之间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为好,只能用力的靠在门板上,仿佛这样做就能安全一些,可是身后传来的力道和门板的松动却显示着外面的那些人并没有放弃,并且就快要撞开门板闯进来了。

  她没有讲得太清楚,上官逸却也析得差不多了,单手将她扯到自己的身后,说:“站在这里,别动。”说完,便要去开门。

  “不要!”安沐沁连忙阻止他。

  上官逸却笑了笑,安抚她:“放心,有我在,没有人敢伤害你。”

  这样一句似乎带着某种魔力,虽然她并不认识这个男人,可却鬼使神差的相信他会保护自己,任由他打开了门。

  门外的已经围了许多人,几个男人还在骂骂咧咧的,一口一个‘小贱人’,见门打开了,门外有片刻的安静,打头的那个男人见她躲在一个男人的身后,便又骂道:“小贱人,你给我过来。”

  安沐沁慌恐的拽着上官逸的衣袖,身子又往他的身后藏了藏。

  上官逸却挑了挑眉,一脸的冰冷:“你喊谁?”

  上官逸身上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只是一个眼神便足以冻死人,更何况那与生俱来的高贵的气质更是让人不敢在他面前放肆。打头的男人颤微微的指着他身后的安沐沁说:“就是喊她。”

  “为什么找她?”上官逸问道,眼神射在那男人身上,像是要把他的身上射出一个洞来似的。

  “因为她刚才……她……”男人正支支唔唔不好意思说出口,身后的那个男人却不怕死的喊道:“因为这个小贱人踢了我们哥们儿的‘老二’,快点把这个小贱人交出来,不然我们对你不客气。”

  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哪个人敢这么对他说话的,上官逸笑了笑,突然又是神色一顿:“我的女人你们也敢碰?”

  “你是谁?”打头的那个问。

  “东、方、烈。”他一字一字的说出来。

  只听得‘嘭’的一声,打头的男人顿时跌坐在地上,后面的男人马上扶着他问:“怎么回事?”

  打头的男人颤着身子,额头还冒着冷汗,说:“东,上官逸,申嘉财团总裁……我们惹不起,快走。”

  身后的几个男人也跟着慌了起来,没想到今天会遇到这么一个人物,自然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几个男人连滚事爬的逃走了,余下看热闹的一群人也跟着散了。安沐沁没有想到,片刻的工夫,他不过只说了几句话便轻松的解决了她的困境。

  安沐沁绞着手指,咬着咬浅粉色的唇瓣,说:“谢谢你。”

  也许是刚刚那一杯酒的关系,脸上嫣红得像是要滴出血来似的,头也微微的些晕眩,双手不由得按着太阳穴,强装镇定的站好。

  上官逸却没有回话,反身关了门,扶着她的肩膀打量着她,完美的脸型,长长的睫毛下是一双纯真的黑眸,俏挺的鼻子,还有一双让人随时随地想要吻住的水粉色的唇瓣。

  她,还是六年前的样子。

  不过,看到她的衣着,原本飘浮的好心情顿时跌起谷底,语气也跟着沉了下来:“你在这里工作多久了?”

  “今天是第一天,没想会遇到这样的人。”想着刚刚的事情还有些惊魂未定,如果不是遇到了这个男人,她都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

  狭长的双眸眯了起来,透出危险的光芒,这个女人是真的单纯还是装单纯?像她这样姿色的女人在这种地方穿成这样,难道就没有想过会遇到色狼吗?

  “那些人对你怎么样了没有?”

  安沐沁摇摇头,可能是因为后怕,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没有。”

  还好没有,不然他会再把那几个人找出来,让他们知道,碰他上官逸的女人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安沐沁觉得自己越来越晕,眼里的影像渐渐的出现了重影,她揉了揉额头,说:“总之今天谢谢你了,我先走了。”

  刚刚才迈出去一步便趔趄了起来,上官逸连忙扶住她,顺势将她揽在怀里,那香软的身体紧紧的贴着他的,刚刚灭下去的欲火又重新燃烧了起来,稍稍弯腰便将她整个拦腰抱了起来。

  安沐沁虽然是醉了,可此时还残留着一丝理智,微睁着一双美眸茫然的看着上官逸,说:“你放我下来,我要回家。”

  美人在怀,到了嘴边的肥肉,上官逸怎么会如此轻易的放手?轻轻的将她放在沙发上,自己则半覆了上去,俯身看着她,说:“回家?你就不怕再遇上刚刚那些人吗?”

  上官逸的话让安沐沁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可下一秒却仍伸手去推他,说:“你离我远一点。”

  没想到她在这个时候还有危机意识,上官逸轻笑,手指刷过她的唇瓣,指尖的触感让他忍不住的以嘴代替手指,就这要低头吻了上去。

  原本只是想要逗弄她,所以只是在唇边浅吻,谁料她的反应很大,不断的扭着躲着他,刚想要说什么,上官逸便趁着这个空档将舌头探了进去,隔音设备极好的包厢灯光昏黄,平添了几分暧昧的气氛,两人的唇间不知道溢出的是谁的声音,像是挣扎又像是呻吟,只是听着便让人热血沸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