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在思韩哥哥订好的房间里为什么会出现另外一个男人呢?

  不对,不对……

  安沐沁突然冷静了下来,细细的回想着所有的细节。

  为什么她会在喝完红酒之后突然的头晕而昏睡过去?

  为什么明明是她应约而去,反而思韩哥哥却反说自己是应约而来的呢?

  这一切……似乎都是提前设计好的……

  可是,会是谁呢?

  是谁狠心的设计她?又到底有什么目的呢?

  安沐沁像是突然开了窍,起身擦了擦眼泪,换了件干净的衣服,此时嗓子已是干涩得快要说不出话来了一样,正打算下楼去倒杯水来喝,走到楼梯处便因为楼下的对话而止住了脚步。

  安沐沁禀住呼吸,深怕自己的一个小动作都会让下面的两个人发现而中断对话。

  “爸,还是你的这个计谋好,看安沐沁那副样子就知道她做的好事被思韩哥哥发现了,这样一来,我们不仅可以顺利拿到申嘉财团的投资,我还可以如愿以偿的嫁给思韩哥哥。”宋娇虽然是刻意的压低了声音,可那尖利的声音还是让这些话顺利的传到了安沐沁的耳朵里。

  原来……原来……原来一切都是他们父女设计好的……

  怪不得会有别的男人出现在那里,怪不得思韩哥哥会说那样的话。

  原来,都是他们害的。

  可是,现在安氏集团已经由朱必怀全权的掌控了,为什么他们还要这样非要置她于这种境地,连最起码的爱情都不给她呢?

  死死的咬住手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朱必怀冷哼了一声,语气中是计谋得逞之后满满的得意:“如果不是为了‘安氏’,你以为我会娶那个女人吗?虽然现在那个女人死了,可只有安沐沁一天在,在外人的眼里‘安氏’就永远是她的,她若是嫁入许家,想要完完全全的得到‘安氏’就更是不可能的了。”

  “那爸,你就不怕那个人会看上她?万一她要是找了那个人当靠山,我们岂不是……”宋娇犹豫地说。

  朱必怀冷哼一声:“这个不用担心,那个人是不会看上她的,我们只要把沐沁送给他,让他看到我们的诚意就可以了。”

  “还是我爸厉害。”宋娇欢乐的撒娇。

  冷,还是冷……

  安沐沁从来没有觉得这么冷过,从心底往外的凉……

  原来从十一年前母亲再嫁开始就已经是一场阴谋了,朱必怀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安氏’,他表现出来对妈妈的爱也都是伪装出来的,现在又想要以这种恶毒的方式除掉她……

  安沐沁不想再听下去,可刚刚转身便又听到安婷说:“爸,那你打算怎么处理安沐沁?就这么让她在家里吗?我担心思韩哥哥会旧情难忘想要再来娶她啊。”

  “不用担心,这个我早就已经想好了,安沐沁很好骗,我们能把给她下一次药,就不能下第二次吗?”

  再也不得那么多,安沐沁仓惶的逃回房间,将房门反锁,这个家是再也不能呆下去了,朱必怀父女俩个是容不下她了。

  打开衣柜开始收拾衣服,她必须要逃出去,而且是尽快的,那父女两个已经利用完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下手把她……

  收拾了一半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又把装在箱子里的那些东西通通倒了出来,又从一个盒子里,把自己的一些私房钱和妈妈留给她的首饰装饰装进了随身的皮包里,这样出门的时候也不会有人怀疑。

  一夜未眠,趁着早上他们都还没有起床,安沐沁背着包包就出了门,没有人问上一句。

  安沐沁忍不住的再三回头,这原本是她的家,是她生活了二十年的地方,现在她居然被迫的要离开这里……

  可是在临走之前,她还是想要再见许慕韩一面,她想要向他解释清楚,就算他真的不要她了,她也不想让他以为自己是那样的女人。

  十几分钟的车程已经到了许家门外,按了门铃,出来开门的许家的管家,自然是认得安沐沁的,以前见到安沐沁都是笑脸相迎的,可不过是一天的工夫已是视她如陌生人一般的冷漠了。

  “请问安小姐有事吗?”管家问。

  “王伯,我想见思韩哥哥。”安沐沁扶着铁栏杆一脸乞求的看着王伯。

  王伯看她这副样子也是不忍心的,他也算是看着她长大的,这么多年来一直乖巧懂事,少爷也一直等着回国娶她进门,可谁想到这安小姐居然会背叛他们少爷呢。

  “不好意思安小姐,我们少爷说他不想见您,请您回去吧。”王伯传达着许慕韩的话。

  安沐沁知道他不想见她,可他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了,他就真的连个解释的机会也不给她吗?

  王伯做势要关门,安沐沁用力抵着门边不肯放弃,泪水已在眼眶中打着转,任谁看了这梨花带雨的模样都会心生怜意的,王伯苦心相劝:“沐沁小姐还是回去吧,少爷真的不会见你的。”

  “王伯,我求求你,让我见见思韩哥哥,我只要跟他说一句话就好,就一句。”

  王伯轻叹了一声,说:“沐沁小姐你这是何苦呢,少爷的脾气你还不了解吗?他决定的事情谁能改变得了?说实话,昨天晚上少爷回来之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了,到现在也还没出来,夫人怎么叫都没有人应,只是隔着门板吩咐着说,如果沐沁小姐来了,就说他不会见您的。”

  王伯的一袭话让安沐沁彻底的死了心,手指缓缓的松开,慢慢的转身离开了许家。

  就算是离开安家的时候她还没有这样的感觉,可是在她转身离开许家的时候,她第一次感觉到,从此以后,她真的一无所有了。

  六年后再一次踏上这片故土,安沐沁的心情可以说是五味杂全,熟悉的空气,熟悉的语言,一切都和原来一样。

  只是……

  “妈咪,这里就是你的家乡吗?”身边帅气的小男孩仰着头问道。

  安沐沁蹲下来与他平视,说:“嗯,这就是妈咪的家乡,也是思睿的家乡。”

  “为什么也是我的家乡?我的家乡是伦敦。”虽然不过五岁的孩子,却有着不同于这个年纪的沉稳和老练。

  安沐沁轻轻皱眉,说:“因为这是妈妈的家乡,所以也必须是你的家乡,伦敦虽然是你生活的地方,可是你的根却依然在这里。”

  安思睿看着她,突然开口问:“爹地是不是也在这个地方?”

  安沐沁身子为之一震,扶着他肩膀的手掌也重了几分,想着那天晚上的那个男人,心里便不由泛起几分酸涩,她是恨的,却不是恨那天晚上‘强要’了她的男人,而是该恨朱家父女两个,如果不是他们,她也不会被逼无奈的远去国外。

  “他……妈咪也不知道……”

  直到现在,她也只是知道,那一夜的阴谋是朱必怀为了得到申嘉财团的投资所设计的,却不知道,那一夜和她在一起的男人是谁。不过,她可以确定的是,那个男人必定是十分优秀的,因为这个孩子虽然是她生的,可是无论从外形还是到性格都完全的不像她。

  “既然找不到爹地,那妈咪就和莫叔叔在一起好了。”安思睿一副小大人的样子。

  安沐沁轻敲一下他的额头,说:“就算是找到了爹地,妈咪也不能和他在一起的。”

  “我知道,所以才让妈咪不要浪费青春,和莫叔叔在一起多好。”

  “小鬼,这种话不要乱说。”安沐沁笑道。

  |最n,新;,章kS节Aw上#酷0)匠a网LR

  “我才不是小鬼。”

  “好好好,你不是小鬼,咱们快走吧,莫叔叔说来接我呢。”

  往机场外走了没几步就被莫倾世给找到了,一把抱起安思睿说:“几天不见,有没有想叔叔?”

  “当然,妈咪比思睿还要想叔叔呢。”

  “哦?是吗?”莫倾世侧头望着安沐沁。

  安沐沁脸红的掩嘴笑道:“不要听话胡说八道,妆月还好吗?”

  “嗯,今天有工作要忙,所以没过来,咱们先回去吧,看看我帮你们找的房子怎么样。”

  莫倾世帮安沐沁找的是一个二室一厅的房子,地理位置都很不错,房价在这个位置来说算是相当便宜的了。

  安沐沁的行李并不多,整理起来也是特别容易的。

  等到晚上,莫妆月下班直接过来,将房子里里外外打量了一番,才埋怨地说:“哥,你怎么就帮沐沁找个这样的房子啊?”

  安沐沁却笑着说:“别怪倾世,这个房子已经很不错了,位置又好又不贵。”

  “当初就该听我的,住到我家去,省得我干儿子在外面受罪。”莫妆月嘟着小嘴说。

  “行了行了,知道你心疼思睿,这么多年来你和倾世照莫我们的还少吗?”

  在英国机缘巧合的认识他们,这么多年来她和儿子一直受到他们的照莫,安沐沁打从心底感激他们。这次公司调她来中国分公司,莫妆月可是比谁都高兴呢。

  “什么时候去公司报道?”莫倾世问。

  “明天。”

  “干妈,我肚子饿了。”安思睿仰头头,抱着莫妆月的大腿一脸委屈地说。

  这模样倒是把大家都逗乐了,莫妆月拉起他的小手说:“知道了,咱们这就去吃饭,干妈订了这城里最高好的酒店给你和妈咪接风。”

  “有糖醋排骨吗?”安思睿的眼睛晶亮晶亮地看着莫妆月。

  “有,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吃不到的,走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