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1的门被推开,昏黄的灯光将男人原本就挺拔的身影拉得更长,厚厚的地毯吞没了男人的脚步声,狭长的黑眸冷冷的打量着床上几近半裸的女人,上官逸不禁嗤笑,这就是朱必怀说要给他的惊喜吗?

  床上的人儿似乎是些冷了,蜷了蜷身子,只是这么一动,原本裹在身上的浴巾顺着柔美的曲线滑落下来,女人近乎完美的身段完全曝露在空气当中,乌黑的长发如海藻一般铺在枕头上,有几楼发丝遗在胸前,粉色的花蕾在海藻间若隐若现,床头的灯光正打在女人的脸上,她眉头轻蹙,巴掌大的小脸泛起红潮,长长的睫毛似两把小扇子遮住眼眸,鼻子小巧而挺拔,似乎是有些渴了,粉色的舌尖在微张的红唇上舔了一圈,沾子水渍的红唇便更加水润诱人,床上的人儿并不知道这样一个小动作有多么的勾人,像是被什么东西搔到了痒处,心头不觉得一颤,上官逸喉结动了动,眸色也渐渐的深了起来。

  他身边的女人妩媚的有之,清纯的有之,可是眼前的人儿却极好的把妩媚和清纯极好的融为一体,没有丝毫的做作,床上的人儿嘤咛着翻了个身,那声音像是催化剂一样,瞬间点燃了上官逸体内压抑着的火苗,原本他还在考虑要不要接受朱必怀的这个‘惊喜’的,现在倒是不必再考虑了,既是送到嘴的食物,他也没有必要推拖,甩掉外套,长腿一跨,高大的身躯便覆了上去。

  灯光之下,肌肤发水晶般剔透,散发着诱人的光泽,手掌覆在那纤细的腰枝上,比想象中的要柔软。手指在那顶端轻轻一点,便又听到那美妙勾人的嘤咛,上官逸不禁邪气的笑了起来。修长的手掌离开那处柔软直接抚上那修长的大腿,上上下下极是轻柔,像是在抚摸一匹华贵精细的丝绸一般,掌心的薄茧引得身上的人儿颤栗不已,嘤咛之声再次从唇角溢出,可似乎又觉得不够,另一条腿已是主动抬起来勾在了上官逸的窄腰上……

  安沐沁只觉得头晕异常,身上传来某种陌生的欲望,热燥难耐,整个身体像是空了一般,急需要她某种东西来填充,翻身之际却碰到了什么东西,只觉得冰冰冷冷的异常舒服,长腿一伸便直接缠了上去。

  安沐沁的‘热情’让上官逸笑了笑,双眼微眯,低喃道:“没想到你比我还急……”抬头看着她的小脸已是绯红得诱人,长长的睫毛因为他的侵略而微微颤动着,头轻轻的仰起,颈部曲线完美得无可挑剔,那媚态已是十足的诱人,红唇微张,仿佛是在向他发出邀情。

  那原来遏制的欲望突然爆发,再是忍不住了,单手解开皮带,只是三两下,那欲望已是抵在了桃源之处,眼睑微抬,清丽无双的脸上已是染上了一层嫣红,妩媚至极,手掌轻扶软腰,一个挺身便探了进去,只是又像是碰到了什么,目光幽然变冷,她竟然是……

  然而,事已至此,箭在弦上已不得不发,上官逸已莫不得她痛苦的嘶吟,将她的腿完全架在自己的肩上,精腰缓缓摆动起来,在那谷底来来回回,深入浅出,速度越来越快,百十来下后,上官逸低吼一声,便将那白浊的液体全数撒了进去。

  毫无防备的,安沐沁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被撕裂了一般,疼得直冒冷汗,再接下来便是那不可言喻的快感袭卷而来,身体像是被人推上了云端,浮浮沉沉,再然后,身子一阵痉挛,意识便没入了黑暗之中。

  事毕,上官逸起身穿好衣服,目光仍是紧锁着床上不醒人事的女人身上。她是处子,看她从开始到现在都未清醒,便也知道朱必怀对这女人做了什么‘好事’。看来,为了得到‘申嘉’的投资,朱必怀真是用费尽了心思啊。

  不过……

  jK更新|\最《快上w◇酷C8匠网

  这个女人虽然是处在昏迷的状态却也成功的取悦了他,想来这女人并不是自愿的,不然岂会是这副样子?可这些总归都是朱必怀的事情,与他无半分的关系,只是可惜了……

  安沐沁只觉身子像是散了架一样,眼睛半睁着,却仍是一片模糊不清,听到声响,不由寻着那声源望去,却只看到了一个模糊的高大的身影,随着关门声,意识再次不清的睡了过去。

  缓缓醒来,顺着那微弱的烛光望去,一眼便看到许慕韩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正一瞬不瞬的看着她。

  “思韩哥哥,你回来了?”安沐沁开心地喊道。

  许慕韩却未说话,目光冰冷的看着她,安沐沁只是觉得思韩哥哥很奇怪,顺着他的视线望向自己,才惊觉是怎么回事。

  ‘啊’的一声,抻过被子便围在身上,一张小脸惊慌之中早已是红透了。

  “思韩哥哥,你什么时候到的?怎么不叫醒我呀?”面对自己心爱的男人,安沐沁还像是个小孩子一样。

  许慕韩许久没有说话,就在她以为思韩哥哥是因为她这副样子而生气的时候,许慕韩才沙哑的开口,语气冰冷:“沐沁,你约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让我看到这些吗?”

  安心水急了,说:“思韩哥哥你别生气,我只是,我只是去……”

  许慕韩却无情的打断了她的话:“沐沁,我相信我亲眼所看到的东西。”

  她不过是洗了一个澡而已,她不过是想在今天想要把自己当作生日礼物送给他而已,为什么他的态度如此的冰冷?思韩哥哥,不再喜欢她了吗?

  他亲眼所看到的东西?他看到了什么?不过是她没有穿衣服而已,为什么他的反应会这么激烈呢?

  “思韩哥哥……我只是……只是想送生日礼物给你……”安沐沁着急的解释,再也莫不得什么矜持了。

  “生日礼物?就是让我看你和别的男人做这些事情吗?”

  “什么别的男人?除了你,我哪里有别的男人?”安沐沁忍不住的吼回去。

  许慕韩起身走向她,手指颤抖的指向床上的某处,眼里尽是无法掩饰的悲痛。“没有?那这个又是什么?”

  安沐沁看着他指向的地方,那一块褐红色的血迹在雪白的床单上是那么的刺眼,下体的不适还有那朦胧之时看到那个男人的身影此时都出现在了脑海中。泪水如豆瓣一样滴哒的掉下来。“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思韩哥哥,你相信我……”

  许慕韩却是退了几步,好像是想离那个肮脏的地方远一些。“我也想要相信你的,可现在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最后一句话几乎是他怒吼出来的,安沐沁呆呆的看着他,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样,想止也止不住。

  “思韩哥哥……”她轻轻的叫着他,她想要问他,是不是不再要她了,可她连自己最宝贵的东西都失去了,她还有什么资格去问这样的问题?

  “别说了。”他喝止她,转过身,不想再看她梨花带雨的模样,哑着嗓子说:“穿上衣服,我送你回去。”

  不再等她说什么,许慕韩已是先逃出了房间。

  安沐沁所有的力气像是瞬间被人的抽走了一样,瘫坐在床上,看着那摊血渍,想着许慕韩决然离去的背影,她的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她爱了他那么多年,可是这一夜却将一切都毁坏了。

  她伤心自己这样糊里糊涂的丢了清白,可许慕韩的‘不信任’才是最让她痛心的啊!

  从酒店出来,看到他的车已经等在了那里,迟疑了下还是坐了上去。

  苍白的小脸更显苍白,发丝柔顺而凌乱的披在脑后,低着头,遮住了那双往日里灵动而清澈的水眸。

  许慕韩什么都没有说,把她送到她安家门外,淡淡地说:“回去休息吧。”

  这样的疏离,完全没有想象中的甜言蜜语,也没有好久不见的缠绵情话,那些日思夜念累积起来的千言万语也只能梗在喉间,化作再简单的一句:“思韩哥哥,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许慕韩愁眉不展,目光却是冰冷得迫人。“已经过了12点,今天不是我的生日了。”

  安沐沁的纤细的身子微微一振,就算是口头上的祝福他都不稀罕了吗?

  拖着疲惫的身体进了家门,已是凌晨,每天这个时候大家都早已经睡下了,可今天却不同,朱必怀和宋娇都坐在客厅,似乎是在等着她。

  安沐沁不由得一愣,然后哑着声音跟他们打招呼:“爸,我回来了。”

  朱必怀轻应了一声:“嗯,见到思韩了吗?他还好吧?”

  原本看着电视的宋娇也关了电视积极的凑了过来问她:“姐,看你现在才回来,许大哥的生日你们一定过的很开心吧?”说完,还朝她暧昧的眨了眨眼睛。

  一提起这个,安沐沁更加的觉得自己狼狈不堪,慌忙的应付了几句便找着借口上了楼。

  楼下,宋娇朝朱必怀得意的一笑,刚刚还是一脸的纯真转眼间已变成了不符合年纪的狡诈。

  反身关上门,整个身体顺着门板滑坐在地上,泪水再一次的滑落,却又害怕别人听到自己的哭声,手指放在嘴里,哽咽不停。

  她从小就喜欢许慕韩,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嫁给思韩哥哥,做他的新娘,可只是一夜之间,什么都没有了,曾经的诺言,曾经的美好,通通在这一天化为乌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