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回到班里,正好是班主任的课,班主任脸色很不好,语气低沉地叫我们进来。

  我们也不在意,嘻嘻哈哈地回到了各自的位置。

  “肖崇,没事吧?”

  一道温柔的声音传来,是我同桌柳小洛。

  和大多数男同胞不同,我的同桌不是基佬,而是一位娇滴滴的大美女,不说校花,班花倒是绰绰有余了,这也是我颇为自豪的一件事,不过很可惜,到现在我还没有拿下她。

  “我能有什么事?”我大大咧咧地说道。

  柳小洛精致无暇的脸这才缓和了下来,她的确很美,皮肤白皙,眼睛又大,有着一头橘黄色微卷的短发,萝莉范。

  “你可真行,段长都敢打。”柳小洛用葱白的手指点了下我的头,不满地说道。

  我笑了笑,没有多说。

  更%新¤R最d快Ub上p酷hF匠1网z

  很快,第四节的下课铃声就响起来了,我们宿舍的六兄弟凑在一起准备一同去吃饭。

  “老大,林胖子叫你去找他,该不会是...嘿嘿嘿。”戴着眼睛的秦海涛搭着我的背猥琐地笑了起来。

  其他其人也都一脸猥琐地大笑。

  “去你的,净乱想。”

  被秦海涛调侃的我一巴掌拍在他头上,这不是胡扯嘛。

  不过听到这话,我心里有些打鼓,这么个解释貌似也说得通啊,这林胖子该不会看上我这帅气的容貌,健硕的身材了吧?

  一想到她那一身的肥肉,能腻出油的脸,我就不寒而栗。

  带着忐忑的心情,我来到了政教处,林胖子正端坐在办公椅上看报纸。

  我敲了敲门敞开着的门,道:“林主任,是我,肖崇。”

  “哦,肖崇啊。”林胖子马上放下了报纸,笑眯眯地看着我。

  看着她的笑容,我的内心是崩溃的,这有些不对劲啊。

  “你们昨天晚上的确是太过分了,段长他辛辛苦苦地管理了你们a段三年,就算有什么错也不至于打他吧?”林胖子温和地说道。

  看来只是说教啊,我心里长呼了一口气。

  “林主任,我知道错了。”我将头埋得很深,以示诚恳。

  “知错就好,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就只能去解决,我可不想我们三中辛苦培养了三年的学生在最后关头被开除。”林胖子说着站起身来,一身肥膘乱晃,看得我触目惊心。

  “跟我来吧,我帮你去说说。”林胖子说着朝政教处门外走去。

  我跟了上去,心中颇为感激她,人虽然胖,但心不坏嘛,身为政教处主任居然为了我们六个和她无亲无故的学生说情,光是这点就让我对她刮目相看。

  我跟着她来到了学校停车坪,她拿出钥匙将一辆黑色大众车的车门打开,叫我去副驾驶座。

  我坐了进去,没有系安全带,林胖子也不在意,我们这个小县城红绿灯都只有两个,只要不路过那里就好了。

  林胖子硕大的身躯坐在我旁边的驾驶座上,在这个不怎么宽敞的轿车前排,她的肥膘给我一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虽然我不知道她帮我们说情为什么要带上我,但我心里只能对自己解释可能是让我这个违纪者好好跟管这事的人说清楚事情经过吧。

  不然,还能是咋样?我看了眼横看肥肉侧看也是肥肉的林胖子,选择了坚决相信自己内心的解释。

  由于我来到政教处耽搁了点时间,现在下课二十分钟了,那些归心似箭的学生都走得七七八八了。

  车上,林胖子打破了沉寂的气氛,道:“午饭就到李处长那吃了,没事吧?”

  “李处长?”我疑惑地问道。

  “教育局的李处长,管我们县学校比较严重的违纪事务的,你们昨天的事由于情节比较严重,学校已经上报到教育局协同处理了。”林胖子解释道。

  “哦,这样啊,能去李处长那边吃午饭我当然没意见。”我点头道。

  “肖崇,你可有福享了。”

  突然,林胖子笑了起来。

  我的心猛得一沉,卧槽,遭了!

  我敢保证,我从她那被油涂满的大饼脸上看到了淫笑,这是我万万不能接受的。

  我可还是个年轻体壮,活泼开朗,幽默帅气的处男啊,怎么能被她染指,从此一蹶不振?

  难不成现在的老女人都好这口?

  我这人很直接,直接开口道:“林主任,我想下车。”

  “下车?”林主任一愣,道:“难道你不想留在学校了?”

  “林主任,有些事就算我被开除我不能做的。”我义正言辞地开口。

  要是我这纯洁的身体被她玷污了,我还不如去死。

  “肖崇,你不想留在学校,你的宿友们可还想吧?”林胖子收起了笑容,缓缓开口。

  “尤其是那黄明,啧啧,可是你们班的第一,还有四十多天努力一把的话,本一都有可能上,他该不会也不想留在学校吧?”

  妈的,敢威胁老子!

  我心里狠狠地骂道,没想到死胖子是这样的人,在学校,我最大的软肋就是柳小洛和我那一帮子兄弟了,这死胖子居然拿他们威胁我。

  我真想一巴掌盖他脸上,可是手还没抬起来就放下了,她是谁?我又是谁?

  她能决定我们六个人是否被开除,我呢,我哭天抢地,拼尽全力也没办法撼动他丝毫。

  林胖子见我不说话,得意地笑了起来,安慰道:“你安分点吧,我不会亏待你的。”

  听着她的话,我如同坠入冰窖,没想到噩梦竟然要成真了,我注视着前方的道路,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林胖子对于安分的我很满意,哼着歌加快了车速,直奔目的地。

  没多久,小车就驶入了我们这小县城最豪华的小区成功小区,并在一处假山前停下。

  不得不说,我们县虽然落后,但有钱人也是很会享受的,这假山草原,淙淙流水,和那些大城市的环境比都差不了多少。

  林胖子下车后来到一栋居民房前,按了下门铃,里面传来一道女声,我没心思细听她们说了什么。

  不多时,一楼的大门打开了,林胖子带着我朝楼上走去。

  才走了三楼,林胖子就气喘吁吁快不行了。

  她顺理成章地将肥猪手靠在我肩上,让我拖着她上去。

  林胖子重就算了,我多年的打架斗殴让我体格比较强壮,这点重量还不至于压得我喘不过起来。

  可这身躯着实让我恶心,尤其是那些和油一样的汗水流到我手臂上的酸爽感觉,忍着要吐的胃,我屈辱地扶着她一个楼梯一个楼梯地往上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