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整一天时间,张牧都在苍莽峰上听池云讲解道法门规。

  虽然早早知道修仙一道千难万难,但是池云所述还是让他生出仙道飘渺,长生无踪的感觉!

  神云派创派五万年,门下弟子例数无数,其中亦是不乏惊才绝艳之辈。但是这么多年来,能够结成金丹者,不过十人之数,而最后金丹化,元婴成,得升仙界的,仅仅只有第四代掌门一人!这是连神云派创始人亦未到达的高度!

  那也是神云派最辉煌的时候!

  可惜至今两万年,虽依然有人结成金丹,却再也没有人能够化出元婴,飞升仙界!

  “今日师弟你既已入我门派,当以复兴神云派为己任!再现当初万仙来朝之景!此时实乃我辈之信仰!”池云说道最好,朝着张牧厉声道。

  张牧心里暗暗不屑的笑了一下,脸上表情诚惶诚恐的道:“师兄所言折煞我等!我不过是各刚刚入门的小小凡童,又如何担得起如此重担?”

  池云摇了摇头道:“你也无需妄自菲薄,你之天赋,现今看来实乃我派数万载来最好一人。只要你用心修习,当会有所成就!来,天色已是不早,你昨夜看了那化气决有何不懂之处,现在都提出来告诉我。”张牧急忙点头称是,将一些疑问问出。

  离那入门大典已经过去三月。

  张牧盘膝坐下蒲团之上,对着初升的朝阳按照化气决所述呼吸吐纳。

  自从那日与池云聊天之后,池云又连着七日尽心尽力的帮他讲解道书上晦涩难懂的部分,一直到他再无疑问之后方才结束,而后更是将秀山十峰中的明峰单独划给了他,不许其他弟子进入,就为了他尽快筑基。

  2…更新最#e快b{上◇:酷3~匠网

  可是三个月来,除了一日下山安排尸鬼的安身之处,其余日子化气决张牧亦是勤练不缀,但是不知道为何,依然没有让灵气在经脉之中完整运行一周天!

  此时那些被勒令禁止进入明峰的诸多弟子也是开始生出诸多怨言,这是自然,这明峰乃是秀山十峰第一修炼圣地,朝阳初升,沉月西归,皆是从它前经过,自然灵气充足许多。

  可惜张牧就是筑基不成!

  他那身体也不知发生何种变异,三个月来,虽然熟练的能自主控制吞吃与呼吸动作,亦是修炼出过不少一丝丝的灵气,可是还没等灵气运转一周天,就莫名其妙的消失,好像被人吃了!

  好在那两个便宜师兄对他还是保有信心,门下弟子的诸多怨念听而不闻,颇有破釜成舟的勇气!

  可是外人不知道,张牧内心此时更为着急,就快走火入魔了!

  明峰的确无愧于秀山第一修炼圣地,张牧此时吞月噬日化神大法修习日渐加深,日月精华已经充满全身皮肉血管,只怕不知何时就要正式跨过练皮期,到得那炼骨之期!三个月时间比他在外半年修炼效果还要好上十倍!

  可是如此一来,自己妖族功法修炼日渐高深,而那阴阳逆转大法又无从修炼,无法掩盖自身妖气与命格。毕竟池云说的很清楚,化气决不修炼到入道期,是不允许修炼更为高深的功法的!而大哥所留藏命符又只剩半年的时间!

  自己三个月未能筑基,又如何在半年时间练到入道期?

  张牧内心越发着急起来,对着朝阳轻轻的吐了口气,体内再一次产生了一丝银色的灵气!

  “这是第几次了?二十?三十?每一次都是运行到一半就莫名消失!贼老天,你别耍我啊!”张牧苦笑一声,心里感到些许愤愤然!

  果然,那道灵气运行还不到第一个窍穴,就和前面的灵气一样,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筑基一道,首重开窍!这灵气入体之后,要的是运转周天打通窍穴,一直到复归丹田,方才结束!

  张牧再也忍受不住,跳将起来破口大骂:“你个狗娘养的贼老天,玩我很有趣吗?你要真这么喜欢,打道雷出来劈我啊!你丫的倒是劈我啊!”

  碧蓝的天空无风无云,毫无反应!

  又骂了一会,张牧略微觉得有些累了,也只能坐在地上稍做休息。

  就在此时,那明峰对外连接一起的云华桥传来叮咚叮咚的声音,此时他才发现,原来已是正午时分,想来又是那送饭的童子来了。

  张牧不敢耽搁,起身向着桥头走去,果然,一个小小的道童提着一个大大的食盒正等着自己。原来为了防止有不甘心的弟子来找他的麻烦,池风就在桥头设下一个禁制,不经张牧允许,谁也打不开进去。

  “可惜怕是要愧对池风师兄了!”少年自嘲的摇了摇头,把禁制解除,那道童把食盒递于自己之后却并未像往常一样转身就走,反而一脸希冀的看着自己:“四师叔祖,你..你今天筑基成功了吗?”

  张牧听得一愣,无奈的摇了摇头:“还是一样,没有练成!怎么了墨安,又有人对你说闲话了??”原来他怕自己练出灵气消失之事让池风等人知道,到时候如果要来给自己检查身体,怕是会出幺蛾子,所以一直索性装作没练出灵气。

  那小道童道号墨安,是池云一脉的五代弟子。这三个月来一直是他负责送饭食给张牧,故而两人也算熟悉。

  墨安摇了摇头,迟疑了一会道:“四师叔祖您可得加油啊,这十年一次的镜湖五派大比还有一年就要开始了。上一届大比结束的时候他们说了,若是这一次在任何一个级别中我神云派还是没有人进入八强,就要我们献出明峰给其余四派弟子修炼,掌门师伯祖和掌事祖师都说你是唯一的希望...”

  张牧一听,想不到这神云派竟然是一艘快要沉了的破船!还说代师收徒,原来就是为了把自己拉上船!张牧心里正感气愤,可是突然想到池风池云对自己的点点滴滴,一直一来他就是一个感性之人,想着两个便宜师兄顶着门下弟子的抱怨硬是划出整个明峰给自己,这份情谊少年焉能不感动?

  悄悄叹了口气,张牧抬头对墨安道:“放心吧墨安,还有一年对吗?到时候你看我怎么打得四大派哭爹喊娘,给神云派挣个大大的脸面!”

  墨安稍稍露出一丝笑意,正要说些什么,突然后面传来一阵冷哼之声:“四师叔说话好大的口气!该不会您就是靠着这份说大话的本事才唬住掌门师伯和掌事师伯,把这明峰单独划给你吧?”

  张牧眼神一凝,放眼望去,看到那云华桥上慢慢出现三个身影,道袍背后的云彩颜色,却是明黄色,这几个都是二代弟子。其余二人年岁不小,看着都是人近中年,但走在最前面的一人,却也是个少年郎!

  墨安看着走来几人一脸凝重,悄悄道:“四师叔祖小心,这几人是三师叔祖门下的弟子。听门里的其他弟子说到,三师叔祖十年前外出寻找龙岩花后失踪未归,这些人就抱成团,还老是欺负其他弟子,掌门师伯祖和掌事祖师看在失踪的三师叔祖的份上没有太过为难他们,想不到他们竟然越发大胆,待我去禀告掌门师伯祖,看他们怎么办!”说完狠狠的瞪了一眼几人,准备离开。

  这时张牧却一把拉住了他,摇了摇头:“你叫了掌门师兄,只怕会适得其反,激得别家弟子也同仇敌忾,你且安心,一切看我的!”

  说完对着走来几人微微一笑,淡淡道:“不知几位师侄怎么称呼?你们师叔我日夜苦修,却是没记得请你们!”

  左边一人听了不屑的一笑:“师叔你就省省吧!三个月了一丝灵气都没炼出来,还说苦修?就你旁边这臭小子都只花了两个月就炼出第一丝灵气!”

  张牧听了也不着恼,点了点头道:“那不知三位师侄过来所谓何事?若只是来给师叔请安的,那师叔听到啦。尔等就跪安吧!免得打扰师叔我看这明峰美景,此处山清水秀有山有水,一个人呆着的感觉真好啊!”

  右边一人听了顿时怒气冲天,一个健步想要上前:“你个臭....”

  这时,中间那名最年少的人一把拦住了他,低声道:“别冲动,他故意的!”那人听了狠狠的瞪了张牧一眼,气呼呼的退了回去。

  中间那少年郎对着张牧笑了一笑:“池沐门下大弟子清峥,见过师叔!”

  张牧听他自保道号忍不住一笑,清铮乎?清蒸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wan3326439说:

  感冒了。。。虽然没什么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