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外的月光透过窗户照进屋子,此时屋内的张牧手捧一本古朴道书,正悠闲的躺在床上看着。

  “这道家的境界分为筑基、入道、明心、蜕凡、金丹、元婴、藏神、归元、反虚、成道,共十重。如果这样看来,与大哥教我的《吞月噬日化神大法》基本相似。”

  “所谓筑基,就是炼化灵气完整运行一周天后复归丹田,就好比在丹田处种下一颗修道种子,种子一成,生生不息,这才算筑基成功,光光炼出一道灵气,不能运行完整,却是毫无意义。”

  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继续想道:“那池云给我这本《化气决》时说过,这本道决是神云派里最为基础的修行法决,最多修到入道境,如果资质普通之人修习,最少一年才能成功种下修道种子。”

  “我原先修习大哥的法门是主练肉身,一直以来每吞吃一点日月精华都是全数进入了肉身,故而丹田之内却是不留半分,这样应该不会有冲突吧?而且《化气决》修炼靠的呼吸之法,《吞月噬日化神大法》又以讲究吞吃动作,这样一来,两者应该是能共同修炼!好,不想了,看了这么久也都记下了,不如试试看!”

  张牧想到此处不再犹豫,把那道书随手一扔,接着盘膝坐好后,准备先开始吞吃月华。

  此时那透过窗户的月光甚是明亮,张牧细细感应着点点月华,嘴巴大口大口的动着,好像前面有那无比美味的食物,自己正在大口的吞吃着。

  月华被一点点的吞吃进去,过了一会,觉得时机成熟之后,他又试着一心二用,照着化气决上的提示呼吸起来。

  张牧的心一点点的沉浸到修炼之中,此时他已经无需控制自身,自身就产生记忆一般开始吞吃月华,唯一让他有点挠头的是,那化气决在呼吸之间极难控制,过了一夜竟然没有产生一丝灵气!

  (“最6新k章(。节c上酷◇匠√网\g

  一夜无果,到了清晨,他刚刚无奈的收功,门口就传来了敲门声:“池崆师叔祖起身了吗?掌事长老叫我前来带您去那盘云殿,为您举行入门仪式!”

  张牧急忙走上前开门,门口站着一个中年男子,约末五十多岁,见他出来躬了躬身子行礼。张牧看了颇为不好意思:“我已经起身了,咳咳,不知这位师侄如何称呼?”

  见到开门的是自己这么个小娃娃,那中年男子也没有因此而有任何不屑疑问的表情,反而更加恭敬无比的行礼道:“小侄是方字辈的弟子,道号方山,家师就是掌门师祖大弟子清月。”

  看到一个能当自己爹的人动不动就恭恭敬敬的对着自己行礼,张牧心里还是很不习惯,就打断他道:“如此咱们就快些出发,免得掌门师兄和掌事师兄等急了!”

  那方山又一下行礼,拿出一个梭形的木板,稍稍念动口诀,那木板就轻轻一震吐出光芒,然后带着他站到光芒之上,这木板就慢慢升空,然后咻的一下朝着远处飞去。

  眨眼之间,这发光的梭形木板就带着张牧两人到了一座大殿面前的台阶下,只见这座大殿高大无比,光是这台阶怕是就有上百阶。

  到了地方后,张牧依然时不时回头看着方山拿回手里的梭形木板,想不通这小小的东西怎么有这么大能力,怕是都要接近前世高铁的速度了吧?这仙家手段果然了得!那方山看得分明,赶忙讨好似的把东西递给他道:“师叔祖若是喜欢,这穿云梭就送给师叔祖了!”

  张牧一边接过一边大摇其头:“这怎么好意思?不过师侄你盛情难却,我就却之不恭了!”

  方山看得一脸苦笑,这新来的师叔祖看来颇为有趣,也不知道神云派里长久以来与世无争的祥和日子是不是要过到头了!

  虽然这么想,但方山还是急忙将操纵口诀教给了张牧,一直进了大殿门口方才停下。

  那大殿极为空旷,顶上挂着一轮巨大无比的檀香,此时却是点着,冒出阵阵若有若无沁人心脾的香味。大殿的最里面,高高的墙上画着一轮巨大的太极,太极下方摆着一个台子,台子大大小小十来块木牌,看着像是灵位。而在台子面前,站着的正是那两个便宜师兄,此时都在对着台子上香。

  方山又叮嘱了他几句,转身向着旁边走去。张牧也不在意,按照方山的叮嘱顺着朱红色大道向着内里走去,此时所有留在门内的弟子尽数在此,所以看着人数着实不少,张牧极快的扫了一眼,看来却是也有上百号人,穿着服饰也都一应相同,全是月白色道袍,只不过道袍背后的云彩颜色各异,看来就是如此来区分各代弟子。

  张牧还没入门,自然没有道袍。此时他依然穿着路上买来的一件普通青色劲装,走过殿内的朱红大道时倒是显得鹤立鸡群。

  过了一会他才走到两位师兄面前,那神云派掌门池风笑眯眯的打量了他一眼,又与旁边的池云悄悄接耳几句,回头道:“池崆师弟,今日是你入门的大喜日子,且上前来!非常时期,一切从简。”

  张牧不敢耽搁,急忙快步走到池风旁边站定。

  此时那池风和池云只觉得张牧怎么看怎么顺眼,互相满意的点了点头,那池云就开口对着殿内诸多弟子喊话:“入门大典开始,诸弟子肃静!”

  一连喊了三次,下面的众多弟子早已肃声而立。池风满意的点了点头,拉过张牧的手对着台上的十块灵位跪下:“神云派第十三代弟子池风有禀,弟子添为神云派掌门一千三百年,寸功未立,着实汗颜。今日扰得诸位祖师修习,池风不敢为私。门下新入弟子张牧,天赋异禀,心怀道心,弟子无能,厚颜亦是不足为其师。故禀告诸位祖师,今日池风代师收徒,望各位祖师上天之灵庇佑,让其修为日日精进,知祖师之苦心,了门里之事物,明道法之经义!”说完砰砰的磕了两个头,旁边的张牧见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七,先磕头再说。

  池风又重道:“神云派第十二代弟子丹沉容禀。先师故去,弟子池风悲痛莫名,恩师教诲日夜不能忘。日日殚精竭虑,但求神云派发扬光大。今日有弟子张牧,四代祖师特许弟子代师收徒。望师傅上天有灵,亲自教导,让其成才!弟子池风敬上!”说完之后,又是砰砰的几个响头。

  张牧暗暗撇里撇嘴,看来现在这个丹沉就是自己那便宜师傅了。可惜看来修为不够,却是死了。

  磕完之后,池风就站起身来,旁边的池云急忙上前递上一块白玉牌子,池风接过后轻轻的在张牧头上敲了几下:“第一下,了却世间烦恼心;第二下,禁绝人世情/爱意;第三下,挥别诸多好友情;第四下,斩断父母血缘丝。池崆,你可记下了?”

  张牧急忙点头应是,池风满意的点了点头,池云见此又对着台下喊道:“礼成!所有弟子上前觐见池崆师叔祖!”

  台下诸多弟子齐声行礼道:“弟子见过池崆师叔(祖)!”

  张牧笑眯眯的败了摆手,池风见了不以为意,对着池云道:“四师弟就交给你来教导,望师弟务必用心!”

  池云躬身应是,先转过身对着诸多弟子喊道:“今日早课暂且不上,明日继续。尔等自行散去。”

  台下诸多弟子躬身行礼,然后自行退出大殿。

  等到人走的一个不剩以后,池风对着二人点了点头,先行离开。池云带着张牧对着池风行礼,一直到他走出殿门方才结束。

  池云对着张牧笑道:“师弟且随我到秀山逐月峰,师弟昨夜修炼之时有什么不懂之处,到时你我互相探讨!”

  张牧连声不敢,池云满意的带着张牧出了殿门,接着竟是唤过一朵云彩,带着他向着一、二代弟子居处苍莽峰飞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