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牧跟着那老人左转右转,路上遇到三五人,看来都是这门派里的其他修士。看到那老道士都停步行礼。那老道士却是视而不见,就急匆匆的走着。自己原本想对这些人打个招呼,也不得不按下心思埋头跟上!好在这些人看来对这老道士颇为熟悉,倒也未曾多言。

  没过多久,两人却是走到一座大殿之外,这座大殿看似浑然一体,竟然表现着一种惊人自然之美!

  那老道士嘴里念叨几句,手里浮尘一甩,大殿的大门就倏然间打开。那老道士回头看了眼张牧,道:“此处乃是那道体殿,乃是专门测试像尔等初入此地的凡人有无灵根之处。你且进来!”

  说完不再看他,转身进了大殿。张牧急忙跟上,到里发现此处大殿内里极大,错错落落的摆放着七块巨大的石块,每一块石块上面都有写着古朴的大字,前面五块却是金、木、水、火、土,而在其背后两块则是写着阴、阳。

  不等他细看,率先进殿的老道士已经走到七块巨石跟前,转过身对着他道:“我不管你说如何得知我派消息。但是我还是不得不说一句,能不能入门,全凭这七块灵脉神玉的测试。若是你体内无一根灵脉,我等也是没法,只得送你下山,到时候抹去记忆,重回凡间!”

  张牧沉默着点了点头,那老道士见此不再多说,先领着少年到了金字石块前,道:“测试很简单,你只需要将手放上,闭上眼睛放空心思即刻!”张牧点了点头,把手放到石块之上,顿时觉得从石块之中传来阵阵暖意!

  过了一会,石块毫无异样,那老道士点点头,又领着他到了木字石块前,结果却还是毫无反应。张牧心里不由开始暗暗的有些着急起来。

  那老道士却仿佛司空见惯毫不意外,依次领着他到了水、火、土,结果这三块巨石依然毫无反应!

  这下张牧有些呆住了,小心翼翼的问道:“掌事长老,不会这些石头坏了吧?”那老道士拿眼瞪着他道:“灵脉神玉乃是我派第三代掌门安置此处,距今四万年有余。从未出过差池!看来是你小子自己没有灵根,怨不得我等。这就送你下山去吧!过那一世平凡生活,也是好的!”说完就准备拉着张牧出了大殿!

  张牧一听,急忙甩手道:“不妥不妥,老神仙说话做事好生不妥!”那老道士看来甚少被人反驳,听了他的话一愣,气呼呼的道:“你这小娃娃好生无礼,明明是你自己测得五行灵根全无,反而赖我头上?”

  张牧摇了摇头:“我说长老不妥,却是因为那五块大石后面,不是还有两块没测吗?”

  那长老气极反笑,指着张牧道:“小娃娃口气不小!这阴阳二石测试的乃是阴、阳两条灵根!而生具阴阳灵根之人,一出生就被九大门派所知,早早就派人下山接引!你这小娃娃又怎么可能会是那等奇才?休得多言,速速随我下山!”说完又拉住了他,准备出门。

  张牧听了颇为生气,趁着老道士一个不注意,猛然间甩开他的手,跑到那阴脉神玉下,把手放了上去!

  那老道士看到少年所为大为生气,气冲冲的跑上前破口大骂:“无知小儿,到了此时竟然死不悔改!若是你能让神玉起了反应,我池云两字就倒着....倒着...”看着渐渐发光的神玉,老道士一时间竟然舌头打结,说不出话!

  当张牧的手刚刚触碰到阴脉神玉后,原本一直没有异动的琉璃盘子突然轻轻放出一道光芒一闪而逝,短短刹那却是让殿里二人都未察觉!

  张牧只觉得原本一直呆在体内未曾吸收的月华在自己碰到阴脉神玉后突然一动!短短几秒,本就不多的月华瞬间少了大半,骇的他急忙松开了手。

  等他睁开了眼,恰好看到神玉发出的光慢慢隐去。

  张牧顿时高兴极了,心里暗道“这算不算作弊?应该不算吧?嘿嘿,这最多是抓了出卷老师的试卷漏洞而已!”回头看着那老道士,只看到他还是一副见鬼的模样!

  老道士不可置信的甩了甩头,惊喜的细细打量着张牧“此子面色如玉,身强体壮,看着就是一等一的修道苗子!再想想,他不畏权威敢于开口反驳与我,如此行为正是那些打破常规的天才才有的特质!错不了了,我神云派没落三万年,能否重回五派第一就靠他了!”想着想着,竟然越看少年越是顺眼!

  张牧看着那老道士看向自己的目光越来越炽热,心里一阵发憷“老家伙不会看出什么吧?如果这样岂不是糟糕透顶?”正待出口,那老道士却是一把拉过他的手,笑眯眯的道:“小友看来也有天赋,却是能入我门派,既然如此,我叫掌门师兄过来!”说完不等他开口拒绝,就抬头望天,拂尘一扫,一只纸鹤冲天而起呆立跟前,老道士低语几句,那纸鹤就猛的向外飞去,不一会,之前在大阵外和颜悦色的老道士就急匆匆的赶来!

  酷匠_《网永久免费看小j说q}

  那匆匆赶来的老道士对着张牧笑眯眯的点了点头,回头对之前那老道士道:“既然如此,就让此子拜入到我那弟子清月门下,当个三代弟子!”那老道士犹豫了一会点了点头,此时却也是对着张牧笑眯眯的,道:“你看这样安排可也合适?”

  张牧刚刚进门,啥也不懂,正想点头,却突然看到那阳脉神玉,突发奇想道:“两个仙人,我还想试试阳脉神玉,不知?”

  那掌门和掌事长老互相看了一眼,点了点头:“你若有心,自可一试!”

  张牧听了也不答话,走到阳脉神玉前后缓缓闭眼,轻轻的把手放了上去,那日精果然如之前那月华一般,猛的朝着手心飞去。

  那掌门和掌事长老却是看得眼珠子都要掉了下来:“竟...竟然体内还有阳脉!?这乃是千古未有之事!难道真是祖师爷庇佑,合该我神云派崛起?”

  等到他测试完成后,这两个老道士的脸笑得褶子都看不到了,看着少年不住点头!

  不料此时张牧突然开口:“两位上仙,我想了一下,又不想修仙了!我在那红尘里还有些许杂事,觉得还是尘缘未了,不好修道!”

  两个老道士原本还笑得灿烂无比,突然听到张牧来了这么一句,吓得脸都白了!

  那掌事长老急忙上前,亲切的道:“你叫张牧是吧?张牧小友可是还有什么尘缘未了?不必如此客气,不如说将出来,我二人为你去把那尘缘了却,让你能够安心修炼,如何?”一脸的情真意切,看得不知情的人都要感动不少!

  而那掌门稍稍沉默了一会,道:“小友但且安心,我派四代祖师,却是在仙界当值。我即刻禀告门派祖师,到时候祖师若是同意,我就代师收你为徒,如何?”

  这下张牧和掌事长老都听的一呆。掌事长老一阵恍然之后心里不住佩服“掌门师兄果然好手段!一方面告知了他我等神云派是有那得道成仙之士的玄门正宗,另一方面,到时候他就是和我神云派同为一体,再也不怕其他门派出手抢夺!”

  而张牧则是心里暗叫道“想不到这作弊作的太牛,一不小心成了掌门师弟!本来我只是想看看能不能讹他们一点法宝灵药什么的,想不到还有这等好处!”

  此时不答应,更待何时?张牧急忙一拱手道:“上仙好意,小子要是再推脱就显得太过矫情!既然如此,那请上仙帮忙禀告。”只见掌门道长稍一出手,又是一只纸做飞鹤却是突然而起向天外飞去。

  张牧又回头对那掌事长老道:“多谢道长美意,小子那尘缘不过是凡尘婚约,而且那亲家本就不喜,既然如此,不如就此了断,不再寻她,断了那尘缘,安心修行。今后还望道长多多提携!”

  那掌事长老点了点头,温和的道:“以后咱们就是师兄弟了,又何须如此见外?你且放心,今后修行师兄我定会为你保驾护航!”

  张牧点头称谢,几人又呆着等了一会,过的半个时辰那纸鹤飞回,在那掌门道长跟前叽叽喳喳的鸣叫数声,他听完之后面露喜色,回头对张牧点点头道:“祖师已然回信,你从今往后就是我神云派池字辈弟子,道号池崆!池字一辈如今加上你亦是只有四人,掌事长老池云,你可称为二师兄,还有一位三师姐池沐,现在外出不在门派。贫道池风,现在添为掌门一职。今日天色已晚,你且随池云师兄下去歇息,明日大开主殿,告知门下各位师侄弟子!”

  张牧点了点头,池云笑眯眯的招了招手,带着他离开!

  那掌门池风看着殿中七块灵脉神玉大松口气“愿祖师爷在天之灵保佑我等,此子定要成大气!”退出大殿之后负手离开。不一会,殿门倏忽而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wan3326439说:

  昨天停了一天的电,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