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祠堂之内却是在剧烈争吵着,只见那三人之中脸上有疤之人此时大声怒吼:“现在这情景很明显了!若是大家继续呆在这,只怕是全数要喂了那妖怪。只要离开此地方有一线生机!“那坐于左边之人此时一脸愁苦,不住的摇头道:“不妥不妥。举村搬离谈何容易?况且大家伙生于斯长于斯,若是离了这故土又能逃向何处?故土难离啊!”

  那脸上有疤之人看着颇为暴躁,听了之后气得脸色发红,站起身来冲着他爆吼一声:“赵全柱你个老家伙,说的尽是废话!故土难离?难道就为了这么一片故土,就要让全村村民都为之陪葬不成?”

  那左边之人冷哼一声,也站了起来毫不示弱的针锋相对道:“赵安国,别以为你当过伍长就了不起。别人怕你,我老柱可不怕你!老子是老了,你也不年轻!”

  脸上有疤之人听了更显暴怒,正待开口反击,坐在中间的族长突然开口:“老二,老六,你们两个一人少说一句!都坐下说话!现在这时候乃是我赵氏一族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候。你们应该平心静气的互相商讨办法,而不是骂着别人老!再老有我老吗!”

  那族长看着颇有威信,他一开口,其余两人哪怕心里再是不平,却也不敢再造次!互相瞪了一眼,愤愤然的坐了下来。

  看到两人坐下,族长满意的点了点头,正要开口继续说话,却看到赵生带着两个陌生人站在门口!虽然感到奇怪,但还是对着赵生喊道:“生儿,那两位就是路过本村的公子和他的护卫吧?不是叫你送些银子给人家,速速劝离吗?你这小子怎么还把人家带回来了?”

  那赵生听到族长的问话,急忙上前,对着族长一阵耳语!

  那族长初时听得还心不在焉,不久之后却是脸色一变,压抑不住的兴奋道:“你说的可是真的?大家伙都看到了?”看到赵生果断的点了点头,族长哈哈一笑起身,向着两人迎来,抱拳道:“小道长高义!那水溪镇诸多之人听闻我村之事后推脱不及。而小道长这么一个外乡人却千里奔波来到本村!在下贱名赵全宗,在此替各位村民谢过道长,就是不知道长可否小露两手?村民们皆是无知愚昧之辈,怕是看道长年轻,会怠慢了贵客!”

  张牧微微点了点头,故作高深的不说话,轻轻的抬起右手,将右手食指和中指合并一起搓指成剑,慢慢的,体内多余的日精就聚集到两指顶端,发出淡淡的金光!

  那些祠堂里的普通村民看到如此异像都与前头村口的青壮一般无二,皆是倒吸一口凉气,惊骇的看着他!

  张牧飞快的将右手往旁边门框一点,嗤的一声冒出一阵青烟,那门框竟然瞬间烧焦,被钻出一个洞来!

  少年轻轻的撤去日精,淡淡的道:“赵老可曾看清?此乃我龙虎山张天师教独门绝学一阳指!克天下一切污秽邪魔,斩世间万千噬血妖怪!”

  那族长赵全宗这才真正放声大笑起来,回头对着祠堂里的村民道:“贵客临门,各家各户一同出力,摆流水席!”那村民此时也是觉得有救,皆是高兴的轰然应诺。

  赵全宗说完又回过头对他行礼道:“道长此技神乎其神!不知道长道号为何?烦请告知小老儿。小老儿日后也好叫村民为道长立那长生位,日日上相进贡!”

  张牧打了个千,淡然道:“这倒不必!贫道镇元子!”

  赵全宗听了急忙回了个礼,面色恭敬的道:“原来竟是那镇元大仙!待此事了却,我等升斗小民必然为道长立上那长生牌位,日日供奉!只求道长今日解救我等于危难之际!”

  张牧淡然一笑,将那影视剧里看来的得道之士做派装了个十足:“理当如此!我三日之前在那龙虎山上三清殿里望气之时,却是突然得到那道祖传信,扬言此地却是出现一吃人怪物。叫我速速前来!故而族长且就放心,不消灭了这祸害,贫道是不会走的!”

  赵全宗听了大喜,又迟疑的道:“道长真乃高义之人!只是小老儿年轻之时也曾当过镖师,也算走南闯北不少年月,却未曾听说过道长修道场所龙虎山之名,不知....”原来他看着张牧实在年轻,忍不住又出口试探道。

  张牧也不着恼,却是对着天地拜了三拜,朗声道:“仙凡有别,若不是贫道今日前来,你难道就见到过我等异人不成?”

  赵全宗听了不由沉思“如今这地步,实乃我赵氏一族生死存亡之际。不管如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只希望这小道士是真有那本事,不然徒然害了自己性命,却是一大罪过!”

  想到这里,他也不再多想,对着张牧拱了拱手道:“确实如此!今日之前,我从未见过有人能将那木头烧出一个洞来!却是小老儿着像了!看着时辰尚早,道长且先和我等去喝茶歇息片刻,等得片刻,宴席想来自是能开始了!对了,不知您身后这位壮士...”

  张牧笑了笑,回道:“此乃我派护法金刚!口不能言,却是不能回答族长的话了!”

  那赵全宗不再多说,却是带着他到了自己宅内。

  到了赵全宗家里,却是一间小小土屋,内里很是朴素,却是仅有一张床,一张桌子,在那墙角处堆放着三三两两的农具。那土屋后头却是搭了个小小的棚,却是那灶台也搭在那儿,看着与一般农户家中并无分别。若说定要有些不同,却是那床上挂着一把厚厚的大刀。张牧因此不由的多看了几眼。

  赵全宗看他多看了几眼自己挂在墙上的大刀,却是以为张牧对此有些兴趣,也就上前解了下来,递与给他,道:“道长且看,此刀还是我年轻之时走南闯北的时候耍的,却也是当初一代铸刀大师所炼!”

  张牧听了也略感好奇,却是伸手接过,在手上略微掂量了下,整把大刀约有四五十斤重,对他此时而言却是正好适中。

  他在密林里虽然说迷了路,却也暗中合了清净无为之意,吞月噬日化神大法修习却是日渐加深。此时那双看着还是瘦小的手臂怕是有着不下两百斤的力!

  锵的一声拔出,刀虽然距今几十年,依然锋利无比,发出阵阵寒光,却是一点锈迹皆无,想来这赵全宗定是日日拂拭,保养不断,方能历久弥新!

  张牧看着大为满意,手里比划个不停。

  那赵全宗看他喜欢,就开口道:“我看这刀到了道长手下虎虎生威,想来也是宝物择主。既然如此,小老儿就将刀赠与道长,今后定然能够为道长斩妖除魔添上一分力。”

  N酷t=匠{网Z唯一Qi正:版H!,?其他*=都Lo是w~盗版

  张牧听了顿时眉开眼笑:“这怎么好意思?想来族长年轻之时定是一使刀好手!此刀杀气凛然血气冲天,定是见过不少血,实乃一等一的杀生刃。却也正是那妖魔鬼怪的一大克星!只是尔等毫无法力,却是无法发挥它的用处!既然如此,贫道就且收下!到时消灭了那妖怪之后,再还给族长!”

  那族长拂须一笑,暗道:“你若是输了,这刀自然回到我手;你要是赢了,这刀不要也罢!”

  两人又互相恭维了一会,张牧打了个千道:“贫道今日前来降妖伏魔,只是道祖语焉不详,却是对何种妖魔不得而知。不知可有人见过?”

  赵全宗却是叹了口气,想起一些却还是显得惊魂未定:“哎昨夜我等埋伏与它,却是不少人都见着过。那怪物却是条大蛇精,足足有二人粗细,浑身黑鳞坚固异常,爬动之时奇快无比!昨夜我等村民百人围杀,却不能伤它分毫,反而又被他吃了两名村民。”

  张牧稍稍思量了一会,如此大蛇光以自己今日修为怕是和送菜无意,不过自己那尸鬼连大哥都夸赞数声,应该不比大蛇差吧?

  他沉默了一会。道:“这条蛇精既然还是大蛇形态,想来还未化形,贫道尽力一试,当属无恙!”

  那赵全宗这才大舒了口气,也不再多言,不多时有人来叫宴席准备完毕,二人虚礼一番后,步入祠堂!

  ——————————————————————————————————————————————而此时赵家村后山,一个终年难见阳光的阴暗潮湿的山坳里,一条巨大的黑蛇正安静的闭目休息,白色的眼睑看着狰狞异常。它的腹部偶尔会微微凸起,却是会显出一个人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