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牧收拾好心情,带着尸鬼向着北边进发。

  郁郁葱葱的树木遮天蔽日,数不清的蛇虫鼠蚁吃人野兽出没,好在他这尸鬼着实了得,虽然还未能如臂指使,但是对付些许兽类倒也轻松,就是喂了不少蚊子。

  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他一方面将《吞月噬日化神大法》修炼日渐加深,另一方面尸鬼倒是操控的越发熟练,倒也算得上略有收货。

  总算走出林子,看到一条黄沙漫天的土路!

  “太不容易了,该死的鬼竹!让小爷整整一个月看不到人类的踪迹!”少年兴奋的自语道,脚步匆忙的向着前方走去!后面尸鬼也一步一顿的跟着。

  又行了一个时辰,却是远远的看到一个村落。

  张牧大为欣喜,几乎是一路飞奔的跑了过去!

  等到跑到那村口发现,村外的田地里竟然无人在耕种,村子围着一圈粗糙的篱笆,内里只有少少的几名青壮男子在巡逻着,虽说村子看着不小,却是一副落魄萧条的景象!

  张牧大为惊奇,这时村里巡逻的青壮年也有人发现了他,快步走上前问道:“小娃娃,你从哪里来?怎么跑到我们赵家村来了?”说完狐疑的看了一眼他背后强壮的尸鬼,心里暗自思量两人的身份!

  张牧急忙答道:“这位哥哥有礼了。小弟本是那黑山城之人,旬月之前外出探亲,前几日归来之时不料遇到山贼打劫,家里护卫拼死抵抗才让我逃了出来。一路逃亡至此。不敢多做要求,只求一碗清水,在下感激不尽。”

  那青壮后生倒是个实在人,听了张牧的话哎呀一声,急忙道:“小兄弟不要如此。我等都是那粗野的庄稼汉子,却是不懂这些虚礼。快进来吧!这些天杀的山贼!赵二,去倒两碗水来!小兄弟你且歇息片刻,我去找我们族长!”说完不等张牧回答,就急哄哄的跑进村子。

  张牧好笑的摇了摇头,没多久那赵二提着一个大水壶过来。他急忙道一声谢,也不嫌脏,就这么咕噜噜的喝了起来,喝完就把水壶递了回去。

  赵二奇怪的道:“你背后那壮士不需要吗?”

  张牧摆了摆手:“他练武有成,却是不要紧。”赵二点了点头不再多说。

  就在此时,那跑去叫族长的年轻人走了回来,迟疑的看了一眼张牧,又回头吩咐了身边的人几句,道:“小兄弟,族长吩咐我等为二位准备十两银子做那盘缠!却是..却是请二位休息结束立时上路,万万别在本村停留!你们继续往前,约莫一个时辰,就是那水溪镇,到时自然有地休息!我等村落杂居简陋,却是不好招待贵客!”说完竟是低着头就往回走,却是再也不看他。

  张牧顿时觉得奇怪!十两银子对普通农户而言着实是笔巨款,可是这村里的族长为何宁可付出这么一大笔钱财,却也不让他进村?

  正感到奇怪,此时那之前拿水给他的赵二拿着满手的碎银子走了过来,伸手递给了张牧,想了想道:“小哥你也别怪那族长不近人情,实在是...实在是....哎,不提也罢,你们二人速速离开,千万别在本村附近歇息!”

  张牧听了更觉奇怪,银子也不接过,问道:“你们族长愿借在下十两银子,又怎是那吝啬狠心之人?我等又岂敢怪罪?但是所谓一饭之恩必尝,今日看你和刚才那位大哥言论,是不是村里出了什么事?不然为何如此行事?”

  那赵二听后犹豫片刻,道:“实不相瞒,我们村里三日之前出了一只不得了的东西!每日晚上,都要出来吃人!咱们村里已经有整整五人被吃!哎,我们族长不想害了两位性命,故而让二位速速离开!”

  张牧顿时大惊,怎么才这么几天,仙啊妖啊鬼啊的就天天看到?急忙一拱手道:“既然如此,为何不向那水溪镇上求救?”

  那赵二哼了一声:“又岂会没有?只是那些当差之人个个都是那贪生怕死之辈,收税之时皆是那豺狼虎豹;要他等保境安民之时又互相推脱不前!着实可恨!”说完尤不解气,狠狠的吐了口唾沫!

  张牧这才明白过来。看着眼前巡逻之人,又看着那赵二一直递着的满手残碎银子,他猛然下了个决定:“赵二小哥,你看我手上有什么?”那赵二听得一奇,双眼不自觉的向着他的手看去。

  初时只觉得张牧的拳头普普通通,那赵二正奇怪之时又突然发现他的拳头竟然开始冒出金光!

  原来在林中一个月,虽然修为增长不多,但是闲暇之时他胡乱比划,却意外将体内多余的日精月华提到双拳,虽无甚大用,唬人却是不错。

  果然,光这一下就骇的那赵二着实不轻,一时腿软跌坐倒地,颤颤巍巍的道:“你..你是..”

  张牧看到自己这一下唬的赵二险些屁滚尿流正暗自得意,听到赵二出声急忙脸色一肃,语气淡然的道:“贫道乃是龙虎山张天师教第十八代传人,专职降妖伏魔!今日下山,特来拯救尔等!”

  此时那赵二的异状早已引得其余几人上前来,听得张牧所言,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看着他发着金光的拳头震惊不已,那最早接触张牧的青壮后生就在其中,呆了半响才开口道:“小...小兄弟不是说...不是说...”却是惊讶的连话也说不出来。

  少年微微一笑,故作神秘的道:“法救善人,不渡恶人!”

  那些人听到这都好像懂了什么似的哦了一声,回头互相高兴的私下交流起来:“难道真是祖宗保佑?不过他会不会太年轻了呀?”

  “你知道什么!长什么样年不年轻,对这些神仙中人都是一个念想而已!不然如何能有等手段?”

  “是极是极,听他的意思,开始的时候是试探咱们呢!若是咱们心不良善硬是赶走他们,怕就是不会出手相救!那话本里上都是这么说的!错不了!”

  “不错,就是这个理。那赵生不愧是在水溪镇里做过工的人,只有这等见识气度,才能获得小神仙好感!”

  张牧听得对话,差点笑破了肚皮!

  好在那青壮后生倒也了得,欣喜过后急忙冲着他深鞠一躬:“小神仙所言在理万分。在下赵生,在此先行谢过小神仙!我等族长此时正在宗庙祠堂内与全村老小共同商议,在下现在就为小神仙引见。之前若有招待不周之事,万望小神仙海涵!”

  张牧点了点头,信步跟了上去。

  过得片刻,几人就走到一座老宅门前,老宅大门上写着赵氏祠堂四字,倒也显出有些年头。

  内里人声鼎沸,只是在门口就能看到黑压压的一片着实不少人!

  此时在众人中间,坐着三名年老之人。左边一人头发花白,肤色看着因为长期务农晒的很黑,背部微微有些驼背;右边一人稍显狰狞,脸上看着竟是有不少伤疤,明明年岁不小,却显得较为硬朗;中间一人却是头发雪白无一丝黑发,右手袖子空落落的,看着竟是个残废之人。

  赵生指着中间之人道:“这就是咱们赵氏一族的族长,年轻的时候可是江湖上一大好手呢!”语间颇为自豪,言毕正要上前去时,张牧却拉住了他,摇了摇头道:“莫急,先让我听听!”赵生听了不敢多言,老老实实的站在一边。

  j酷mQ匠◎网!、正4Z版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