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危急的情况下,张牧顾不得其他想法,也跟着一口咬向鬼竹道人的灵魂,顿时,他只觉得从鬼竹道人那传来阵阵似甜似咸的腥味,而识海与魂体崩溃的速度顿时大减!

  可是张牧的情况依然越来越糟糕!如果说他每次能吸到一口灵魂能量的话,那鬼竹的速度就是两口、三口,正在这危急时刻,脑海里的那个声音又一次响起!

  “速速随我默念!吞月华而入腹,食日精以充胃....胃腹空空如大海,方能藏下大神通….月华如水,日精似粮,日月同辉锻我体….骨肉如山岳,奔血是大河….骨肉不坏,精血不竭….万般法华精,千载同吞吸….”

  张牧此时已经意识模糊,本能的按着这个声音的指示默念起来,仅仅默念一句,那鬼竹的魂躯就被吸的一个踉跄!

  鬼竹心中一愣,急忙加紧时间吸取“小王八蛋定是回光返照,也好,就当帮老祖纯化魂躯!”

  然而事情的发展根本不是像鬼竹所想一般!张牧吸取的速度越来越快,而自己已经完全跟不上他的速度!等有心推开张牧的时候,他已经完全不是张牧的对手,反而因为停止吸取,魂躯又被张牧吞食了一大块!

  “该死,他怎么能吸的这么快?不,这根本不是吸,而是吞吃!这哪里来的小怪物!不行,拼着肉身不要,哪怕当个孤魂野鬼我也要活下去!尸鬼,速速摧毁此具身躯!尸鬼?尸鬼?”预想中的情景根本没有发生,自己发出的指令如同泥牛入海,不得回应!

  鬼竹道人彻底楞了,然而不等他再说什么,突然传来一股大力,早已残破不堪的灵魂完全抵挡不住,咕噜一声,就被张牧吞吃了下去!

  当鬼竹道人的灵魂刚被吞吃,张牧的灵魂就因为骤然间获得这么大的能量无从发泄,直接把能量灌入了身躯之中,故而仅仅只是眨眼功夫,张牧的身体就如吹气球般胀大!

  而他此时却是进入了一种奇妙的境界。在这里,张牧失去了外界的所有感应,不管是脱臼的下巴还是折断的手臂,这些疼痛他都感觉不到,他仿佛是以第三者的视角观看自己,看着自己的身体大成圆球,看到身体不堪重负渗出血水,所有的一切都无法影响到他!

  张牧内心古井无波,依然在默念着经文!

  渐渐地,他‘看到’自己的身躯慢慢的缩小回去,慢慢的恢复正常。而就在此时,张牧感到内心一阵悸动,退出了那个奇妙的境界!

  睁开眼的时候,张牧才发现天空已经泛起鱼肚白,大大的伸了个懒腰,身体传出喀拉喀拉的关节摩擦声,好不舒爽!“咦?我这断了的手竟然好了?下巴也好了?太神奇了!”张牧看着自己的手掌赞叹道。

  “小子,你看自己还得看到什么时候!《吞月噬日化神大法》何等玄妙,帮你接个骨有什么了不起的!”

  前辈的声音再次传来,然而这次声音不再是在脑海中响起,却是就在耳边!

  张牧欣喜的回头一看,就看到自己家的大黑狗一脸不屑的看着自己!

  “我靠,原来是你!”

  “怎么说话的!就不能是爷爷吗!”黑狗怒斥道张牧看到黑狗发火,嘿嘿一笑:“想不到啊想不到,果然是好人有好报。在下多谢狗前辈救命之恩!”

  黑狗呲了呲牙:“我说,叫前辈就前辈吧,你就不要加个狗字了吧?听起来很怪异啊!”

  此时脱了大难,张牧心里的郁气大为消减,哈哈大笑道:“好说好说,前辈对我不止有救命之恩,更有再造之恩!从今往后,前辈若是有用得到张牧的地方尽管开口!天涯海角也好,刀山火海也罢,若是张牧皱了下眉头,不得好死!”

  黑狗眯着眼睛打量了张牧一眼,不屑道:“小娃娃语气不小,你对我又有多少了解?你可知道,我现在要是应了一声,你那誓言立时成立,以后想要反悔,可是真会有天人感应的!”

  张牧洒然一笑,道:“前辈忒看不起人!在下自是知道,能把在下当成狗..抱歉前辈..能把在下抓在手里随意揉捏的鬼竹道人,在前辈嘴里却是上不了台面的人物!再想到前辈当初受伤躺在我家门口和之前所说不敢出手,想来前辈的敌人定是有通天彻地之能!张牧不才,却也知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又何必再去想这么多?前辈快快应我一声!也好让在下求个心安!“黑狗听到这才认真起来,仔细的打量的张牧几眼,沉声道:“好!既然如此,我也不再矫情!我就认了你这段话!”

  话音刚落,张牧就感觉到灵魂深处突然出现一些东西,再想感受下时,却又怎么也感知不到!也不拖沓:“多谢前辈!从今往后,在下但有用处,前辈尽管开口!”

  9N看/正{%版‘Y章i节I/上T酷t#匠网G

  没想到黑狗这时却摇了摇头,笑道:“你也别矫情,我本是三万年前一普通黑狗,幸得我族先祖天狗传承,历经万年得道,而后自号吞天大王。你若看得起我,就叫我一声大哥!我今天就认了你这个兄弟!至于帮忙之事,现在不提也罢!别说是你,就算那只小鬼修去了,以这等修为,连求个速死都难!”说完沉沉的叹了口气,又出神的望着外面那慢慢升起的太阳!

  张牧看着黑狗的表情,知道他是想起了什么,却又不知怎么安慰,只能手足无措的站在一旁。

  黑狗回过神来,看到张牧的样子,焉能不知所谓何事,洒脱的一笑,道:“行了,你也别站着了!那小鬼修为了长生把自己的灵魂都弄的驳杂不堪,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好东西,不过他炼制的那只尸鬼倒是好东西。你去他那看看有没有控制修炼尸鬼的法门,也好弄来给你学了!

  张牧一听才注意到一直站在门口的尸鬼,只是此时尸鬼甚是奇怪,在门口来来回回的走动着,时而低头,时而呆坐,不明所以。

  张牧赶忙上前去鬼竹道人的尸体处查看,说来也怪,此时的鬼竹道人全身血肉尽失,仅仅留下皮包骨一般的尸体,看着更是恐怖,可是张牧却没多少害怕。

  左右翻看了一番,什么东西也没有,却只搜出一个破烂的袋子!袋子只有手掌大小,不知是何种动物皮毛缝制而成,打开一看却是什么也看不到,只有黑漆漆的一片!

  张牧心道这必是所谓的储物袋,便回头拿给黑狗!

  只见黑狗只是张嘴一吹,储物袋就被吹离张牧的手悬浮空中倒立起来!黑狗又前爪一挥,储物袋就哗的一声往外吐东西,瞬间地上就掉了七七八八不少东西!

  若是被修行中人看到黑狗这一手,怕是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一个300年苦修的修士随身储物袋,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就被打开,光这一手,没有绝顶修为是万万办不到的!

  可惜张牧此时刚入修行路,对这些根本不懂。只是看着地上这么一堆东西,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想不到黑狗站起身来,走上前道:“这都是些什么破玩意?子午寒光刺?垃圾!戮魂针?垃圾!百鬼夜行图?靠,还只是一副草图!垃圾!....嗯,找到了《鬼尸定神咒》,《黄泉血炼》,就这两本了!”说完把两张薄薄纸甩给张牧,然后不等张牧回话,直接从口里喷出一团金色的火焰,瞬间地上的所有东西就成了飞灰!

  张牧看了看手里薄薄的两页纸,再看看刚才那一堆灰烬,霎时目瞪口呆!

  黑狗回过头看着张牧的样子,气的破口大骂:“看看你那副傻样!这么些垃圾就当成宝贝了?别像个乡巴佬一样的!我教给你的《吞月噬日化神大法》,那可是天地间一等一的无上玄功!练成之后,天下万物皆可一口吞下!到时候修炼之时,一次所吞月华日精,都会让天地色变,光明不见!

  张牧愣愣的点了点头,又急忙甩了甩头,一脸无奈道:“虽然说是些垃圾,但对现在的我来说不就是宝贝吗?前辈..大哥啊大哥,你就多问问小弟一句也好啊!这么多,总能找到一两件适合小弟现在修为用的东西吧?别的不说,单单哪一个储物袋对小弟我就用处很大啊!”

  黑狗听的一愣,梗着脖子说道:“你懂个屁!我妖族大法,历来都是锻炼肉身,近身接战!只要玄功一成,什么法宝都伤不了我!储物袋?什么储物袋,我怎么没看到,你小子自己没看好东西,还想赖我头上?这些外物,我是为了你好才故意毁去,让你明心见性,不假外物!”

  张牧听了只觉得一阵牙疼!不过看着黑狗大哥也是无心之失!既然如此,也就算了吧!不管怎么说,若是没有黑狗帮助,自己早在厉鬼入身之时就会死去,又有何机会踏入这引人入胜的长生大道!

  张牧想到这,轻出一口气道:“大哥教训的是!不过小弟甚是心疼妹妹瑶瑶,总有些担心。不知大哥能否送我过去把她救出来?”

  黑狗摇了摇头:“张瑶的情况你不用担心,带走她人的乃是位于云雾山脉曲澜山上的折花宫!她乃罗刹死命,内无生机命属死地,若是其他门派,自是不会要的。要了也没用,过不了几年注定早夭!但是这种命格之人却是最适合修炼折花宫无上法门《折花种玉心经》,这叫置之死地而后生!所以折花宫上下必定是把她当初宝贝一样,你尽可放心!”

  张牧听了心里略安,但是却是更加好奇:“大哥你说其他门派...难不成这世上还有很多其他仙人门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