悄悄的拿出藏在门口的一把柴刀,道:“老祖话里话外说的,难不成要我俩的命?不是说只要哄得老祖你开心,就会传我长生大道吗?”

  听到张牧的话,阴测测的声音不屑的嗤了一声道:“如果老祖我没有受伤,看在你这天赋异禀的份上,收你当衣钵传人原也并无不可,只可惜老祖深受重伤,这具皮囊不堪再用,少不得只能委屈委屈你了!少年郎,莫要害怕,老祖会让你的这具身躯在这个世上活得精彩万分,什么山珍海味,什么娇羞美眷,都会替你好好品尝品尝,哈哈..咳咳咳..”

  听完阴测测的声音说的话,张牧一边点了点头,一边悄悄的走近两步道:“老祖说自己的肉身不堪大用,这是要夺了我的舍是吗?”此时,张牧距离那道身影仅仅10步之遥!

  阴测测的声音又道:“小娃娃懂得也不算少,说起来你这般年纪在如此情况下不急不徐很是不错,能有这般天资实属少见。只是没办法,老祖求这长生大道辗转300年,那是一线希望都不肯放过的!所以啊,你也别再做什么无用功了!你以为老祖没看到你藏在身后的那把破刀吗?你以为,就凭这区区凡物就能伤了老祖?老祖哪怕受伤,捏死你也跟捏死一只蝼蚁一般!尸鬼,上去干掉他!记得,别伤了他的性命!打断手脚就好!”刚说完,那道最大的身影就晃晃悠悠的站起身来!

  听到这张牧已经知道除了拼命已经再无第二条路可走!咬紧牙关,直接一个健步冲了向前,然而手里的柴刀还未砍下,手腕就被一只冰凉的手给抓住!透过屋顶的点点亮光,张牧看到抓着自己的手一片惨白,明明手臂粗壮如牛,偏偏手指细的犹如鸡爪!

  张牧没有过多犹豫,右腿狠狠的踢在那只叫做尸鬼的胯下!

  然而预料之中的惨叫声并没有传来,尸鬼仿佛张牧踢的不是自己,另一只手倏然间握住张牧的手臂,喀嚓一声,张牧的右手已经被折断!

  张牧一声闷哼,豆大的汗珠马上出现在脸上,此时正是生死存亡的时候,不去想着被折断的右手传来的阵阵剧痛,张牧的左手已经一拳击打在尸鬼的脸上!

  可是这拼劲张牧全力的一拳打在尸鬼的脸上却是毫无用处!尸鬼的身子甚至连晃动都没有,折断张牧的右手以后,直接放开,鸡爪般的手又抓向了张牧的腿!

  最?&新章《节q上0r酷e匠0网)

  张牧心里一阵发苦,可是依然没有放弃,右手无力的下垂,趁着尸鬼弯腰的时候,左手抓过右手的柴刀,不再管尸鬼,直接冲向尸鬼旁边的身影!

  果然,那道阴测测的声音就是这个身影传出来的:“不错不错,很有头脑!看的老祖真是越发动心了!嘿嘿,小子,那就让你见识见识老祖的能耐!百鬼牢笼!”张牧猛的觉得四周的气温变得寒冷无比,一阵阵的阴寒之气往身体里钻,紧接着就觉得身影一顿,整个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而这个时候,身后的尸鬼也追了上来!

  张牧,已经彻底没有活路了!

  然而就在张牧想要放弃的时候,房顶却突然传来一阵悦耳的声音:“想不到堂堂灵鬼道传人越活越回去了,竟然躲在这么一个破破烂烂的地方,还净是为难一些凡夫俗子。鬼竹啊鬼竹,看到你这么落魄,我可真是开心的不得了呢!呵呵呵”

  听到这个声音,原本一直阴测测的声音传出一丝惊疑:“你...你是...”

  犹如风灵一般的笑声突然一停,接着冷冷的道:“不错,就是本宫!伤了我折花宫弟子,你难不成还想逃过这一劫不成!”

  下一刻,原本还能挡风遮雨的屋顶唰的一下被掀开,阳光底下,站着一位美丽动人的身影!

  屋顶一被掀开,原本阴暗的房间瞬间被阳光所照满。“她..她竟然没借力就这么站在空中!”张牧看着站在半空中的宫装少女直楞的说不出话!

  而这时那个阴测测的声音又开口道:“嘿嘿,果然是你!叶大宫主大驾光临,老祖我有伤在身,恕我未尽全礼!不过还是得谢谢叶大美人教出来的好徒弟!啧啧,那一身细皮嫩肉的,不愧是折花宫当代玄人!说起来老祖虽然被那死丫头阴了一记,不过我这尸鬼吸到这么一个幽地死命的女子,也是值了!”

  张牧这才看清楚房内的形式,阴测测的声音主人,原来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老头双眼一片惨白,看着竟是个瞎眼之人,孤零零的坐在墙角!妹妹躺在一旁,看着还有呼吸,想来没什么大碍。而那只折断了自己右手的尸鬼更是显得恶心,硕大的身躯,顶着一个不断变化各种脸孔的头,两只手爪又细又长,还长着长长的指甲!

  这紫色宫装少女听了也不生气,淡淡道:“鬼竹道人不愧是大名鼎鼎的鬼修,死到临头,竟然还能谈笑自若,若不是你我之间有这解不开的死结,本宫还真想请你去折花宫里品茗赏花呢!”

  那鬼竹道人哈哈一笑:“不客气不客气,这么一个幽地死命的女子的血液,至少抵得上十万个普通人的血!叶大宫主已经送了这么一份大礼,老祖我已经是感激不尽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们折花宫选出下一代玄女的时候告知老祖一声,说不得老祖兴质来了也就会上你那曲澜山好好看看!收起你那副嘴脸吧叶红昭!就凭你一个人还留不下老祖!如果撕破了脸,老祖逃出生天以后,保要你那折花宫弟子夜不能寐!”鬼竹道人癫狂的道,说完还舔了舔嘴唇,威胁之意不明而喻!

  张牧一边听着两人的对话,一边暗暗思索现下脱困的方法,听到最后鬼竹道人的威胁,不由心里一亮!

  就在这时,叶红昭也仿佛得到什么消息,点了点头,对鬼竹道人倏然一笑!

  这笑容美得仿佛天上的太阳都瞬间黯然失色,可是原本还算淡定的鬼竹道人却被她这一笑显得更加凝重!

  叶红昭淡淡道:“鬼竹,你把我折花宫玄女吸尽血液,害得她幽地死命尽失,更害得我折花宫百年心血尽丧,这份仇怨,早以代表你我撕破脸皮,又何必玩这些小孩玩意儿?你当我为什么要和你浪费这么多时间?”

  鬼竹道人听完叶红昭的话终于色变,厉声大呼:“尸鬼速速归来!叶红昭,你狠!既然这样,就让这镇里上万口人都来给我们陪葬吧!尸鬼为名,死气为印!幽冥黄泉,恶鬼不惊!尸山血海,神佛辟易!万鬼横行大阵,起!”话音刚落,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突然一黑,紧接着,以尸鬼为中心平地起风,却是阵阵阴风!无数鬼哭狼嚎的惨叫声响起!

  “啊!”离着不远的张牧猛然间被一阵阴风入体,只觉得全身好像掉入冰窟之中,而灵魂深处更是传来阵阵凄惨的吼叫声!

  叶红昭却看也没看张牧,淡淡道:“来不及了鬼竹!折花宫众人听令!落花缤纷阵,起!”刚下完命令,叶红昭就身子一扭,冲向鬼竹道人!

  而此时的张牧已经十分危险!原来刚刚那阵阴风,却是被鬼竹道人招出来的黄泉鬼怪!而在这些黄泉鬼怪的眼里,带有奇特命格的张牧就好比是一块美味无比的蛋糕,纷纷你追我赶的往张牧体内钻去!抢先一步进入张牧体内的,却是一只厉鬼!

  如果只是普通厉鬼,凭着张牧自身的奇特命格,只怕还没靠近就会灰飞烟灭!然而现在这只厉鬼,却是直接从黄泉路上招出来的,故而凶猛无比!更被鬼竹用以秘法培养的尸鬼布阵,用阵法大大加强了它的能力!

  张牧只觉得身子一下冷一下热,意识深处更是出现了无数幻象杂音,却正是厉鬼夺舍的惯用招数!此时张牧的灵魂已经被厉鬼慢慢的逼到了意识之海的角落无处可躲,只怕再过片刻,世上就再无张牧!

  就在这危机关头,平静的意识之海里突然传出一阵狗吠之声“汪!”就因为这一声狗吠,原本张狂无比的厉鬼猛的一顿,鬼魂之躯甚至不断颤抖,身躯上出现一丝丝的裂痕!竟然是在一声吼叫之下,厉鬼就要灰飞烟灭了!

  张牧看着这一幕目瞪口呆,刚想乘机逃跑,耳边却又突然传来一个人的说话声:“跑跑跑,跑你个大头鬼!这里是你的意识海,你再跑能跑到哪里去?还不趁着现在赶紧过去吞噬它!?”

  张牧听到这个声音后身影一顿“他说的有道理,这里是我的意识海,再跑也没地方可以跑!可是要我去吞食这么一个东西,怕也是太过恶心了吧?”然而张牧刚刚想完,之前那个声音却又响了起来:“哟吼,想不到人蛮小的心气很高啊!还怕恶心?你去吞了这东西,保证给你的感觉比吃了山珍海味还来的美味,还来的爽!快点,如果等他灵魂爆炸开来,你就等着做白痴吧!”张牧这时候反而不急了,一脸警觉的看着四周:“为什么我想什么他就能马上知道?他也在我意识海里?也不知是敌是友!?”

  果然,张牧刚一想完,那个声音就又马上气急败坏的响起:“真他娘的废话多,你别管老子怎么知道你在想什么,现在的你没得选择,不马上去吞了那只厉鬼,你真的就要当一辈子白痴了!真的!当定了!”

  张牧抬头一看,果然,厉鬼身上的细线已经越来越多,从细线中更是发出了丝丝的黑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