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酷Q√匠}网唯o一:正版,\b其“v他1v都是。2盗8版k

  时间缓缓过去,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子时!

  此时的清壶镇,早已一片寂静,只有时不时穿出来的犬吠猫叫。

  在一条阴暗的巷子里,有一个打更人刚刚走到这里。

  张大了嘴打了个哈欠,打更人嘀嘀咕咕的说了句;“这鬼天气,明明刚刚月亮还这么亮,转眼间就乌云密布的!”揉了揉鼻子,打更人就开始了打更:“天干物燥,小心火烛,三更!”

  喊完一次更,饶是打更人这见惯了黑暗的人,也被这条巷子的阴暗弄的有些神思不宁,觉得任务完成,就急忙往外走去。

  然而刚走两步,后面突兀的传来一阵沙沙的脚步声!打更人吓得脚都一哆嗦,浑身打颤的回头一看,才发现一个醉醺醺的醉汉正慢慢的走了过来。看到是个活人,打更人才舒了口气:“喂,你是谁家的?大半夜的不回家,在这扮鬼吓唬人!信不信我告诉各位巡防的军爷,抓你回去吃牢饭!”说完回头准备离开,却猛的被人拉住肩膀!

  打更人只觉得拉住自己肩膀的手冰凉刺骨,这才感觉到不对,刚想大声呼救,一股大力猛的就把自己往后一拉,手里的灯笼啪的掉在地上。巷子里传出一阵呜咽之声,片刻之后,又重新归于平静!

  然后,阴暗的小巷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第二天天才蒙蒙亮,张牧就从睡梦中醒来。看到张瑶睡得正熟,张牧也没叫醒她,就轻手轻脚的出了门。黑子抬头不满的看了他一眼,也低头重新睡了回去,可惜张牧却是没发现自家这老狗如此人性化的表情。

  待到张牧做好早饭的时候,张瑶才揉着眼睛走了出来:“哥哥,这么早你又要出去干活了吗?”张牧看到张瑶走过来,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嗯,早上我得先去码头看看,有没有一些活计要人的。你吃了早饭记得好好看着家,不要乱跑。”张瑶懂事的点了点头:“我知道哥哥,我会好好看着家的,昨天大黑抓回来的野鸡还有半只,我到时候把鸡烧起来,等你中午回来的时候就可以吃啦!”张牧看着年仅八岁的妹妹如此懂事,不由暗暗叹息了一声,道:“好啊,那哥哥就准备尝尝瑶瑶的手艺了哦!”说完回房拿了昨夜分好的银钱,转身向外走去。

  然而走到码头处时,却发现今日与往常大不相同。

  清壶镇因位于清水河畔,又因此处河道状如水壶因此得名,而清壶镇本地虽无甚特产,却因此地坐拥清水河最为优秀的码头,故而并不贫穷,相反,每日里往来的商船带来大量的行商之人,反而使清壶镇异常热闹。

  然而今日码头,却是有大量官兵在此问询,而且盘问十分严密,对着许多客商递上的银子财物却是看也不看。倒不是他们突然改性不在贪墨,纯粹是因为此次之事十分巨大!

  张牧瞧瞧上千听得几人交谈,方才明白这些官兵如此不近人情所谓何事:“哎哟,你们不知道,昨天那个老李头,就是打更那个,被人杀了啊!”

  “这老李头被杀了,又怎么会如此兴师动众?不知道的,还以为县太爷他家有人被杀了呢!”

  “话不是这么说,如果老李头只是被杀,怕是那昏官根本就是不闻不问!真正原因,是因为这老李头不像是被人所杀!”

  “不是被人所杀?难不成还是鬼怪不成?”

  “不错不错,我有个三舅老爷的邻居有个侄子,就是跟着县衙仵作当学徒的!据他所说,这被杀的老李头,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伤口,偏偏这整个身子都干瘪异常,好像身子里的血都被抽光了!那老李头死的巷子就离县太爷家不远,这才惊的那老倌这么劳师动众的!”

  听到这里,张牧不屑的撇了撇嘴,看来又是一起普通的杀人案,最后被人以讹传讹的,演化成了一起鬼怪作祟了!

  不过虽说如此,可是看着原本早早就应该热闹非凡的码头如今萧条无比,不少客商已经听了传闻,本着宁可信其有的态度掉头就走了。

  “连往常最热闹的码头都这幅模样,看来今天想要正正经经的找份零工是不可能了。不过还好,至少码头上人是不少,没法子,还得做做那顺手牵羊的工作!”张牧一边想着,一边往围观的人群靠去,不一会,怀里就多出了不少钱袋子。

  刚想见好就收准备回家的时候,却正好看到自家的老狗黑子正远远的看着自己,只是那眼神,怎么看怎么有种嘲笑自己的意思。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最近睡眠不足,都出现幻觉了!”张牧自嘲的一笑,待再抬头时,却发现黑子已经不见了身影。

  张牧也不在意。这黑子一年前趴在自家门口,当时看它浑身是伤,来自现代的张牧本来就爱狗,却是把它救回了家悉心照顾。不久,这黑狗就身体痊愈生龙活虎的,可是恢复以后,这狗每天白天总会莫名失踪,到得夜晚之时又会重新回家。

  开始的时候张牧还会担心,但是过了几次发现它总会在入夜之时自行回家,而且还经常会带些山鸡野鸭什么的回来,张牧也就不在担心。

  张牧不再多想,就此准备回家“先去把这个月该还的钱给人家送去。”感受着怀里满满当当的钱袋子,张牧的心情不觉变好了很多。

  与此同时,远远的清水河河道上,突然出现一艘庞大华丽的大船!大船被装饰的富丽堂皇,通体呈现着亮眼的金色,而船舱的窗户和大门处,都挂着一串串发出绚烂光彩的流珠!

  在大船的船头,傲然而立着几位宫装少女,看着年岁也都好像才18、9岁的样子。一位穿着粉红色衣服的少女看着远远的清壶镇码头,就对最前面的一名紫衣少女拱手道:“掌门师姐,如果没看错的话,这里就是清壶镇了!据我们得到的消息,那老鬼最后出现的地方就是在这!他被月华师侄的镇魔雷音正面击中,想来肯定跑不远!”

  紫衣少女深深的吸了口气:“不错,隔着这么远我都已经闻到他身上那令人作呕的尸臭味!哼,伤我折花宫玄女,就拿命来赔吧!红袖师妹,月棠师侄,你们二人留守流花坊船,其他人跟我来!”说完双手一挥,没其他动作,整个人就倏然不见!

  而其他人却仿佛视而不见,躬身应道:“谨遵掌门之令!”说完纷纷也突然隐没不见,独留被点到的两人!

  而留守的二人互相对视一眼点了点头,转身回了船舱,过了一会,整艘船慢慢的隐去身形!

  另外一边,张牧还了钱后,正悠悠然的往家走去:“今天偷了这么多笔,看来接下来两个月内是无需再为银钱担忧。只是此道来钱虽快,可是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前段时间听到过路商人说起今年乃是圣武皇诞辰100年!也不说说清楚,这圣武皇是历史上哪朝哪代的皇帝,我怎么从没在历史上听说过这么一位皇帝?我记得我历史成绩也不算差劲吧?”

  张牧慢慢的走着,不久就回到了家中,却发现家里的大门不知何时被人打开!看到如此,张牧的内心突然一阵不宁。

  悄悄的推开门,果然,每次都会扑上来的身影这次没有出现!

  张牧心中大急,正待开口呼叫,耳边却突然传来阴测测的声音:“如果不想死,就安静的把门关上!不然,老祖吸干你的血,拘了你的魂,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声音忽远忽近,忽男忽女,恐怖异常!

  张牧深深吸了口气,知道此时须得更加冷静,就回过头把门关上,慢慢的往里走去。

  等到张牧走到屋内,屋里一片漆黑,张牧突然从外面大晴天走进屋里,却是什么也看不见。过了一会,张牧适应了屋内黑暗,眼睛里才出现模模糊糊的三个人形轮廓。其中一个体型娇小,看来应该是妹妹张瑶!也不知道妹妹怎么样了。然而这时候那个声音又突然出现:“走近一点小子。若是你乖乖听话,老祖我也许心情一时愉快,不止不杀你,还教你逍遥快活的长生法门!”

  张牧不敢多嘴,却是突然脑子里灵光一现道:“你...你就是杀了那个打更老头的杀人凶手?!”

  “打更老头?不不不,这么又老又臭的东西,老祖可不会吃他!吃了都觉得反胃!吃他的,是老祖的小宠物!”

  这时候张牧却觉得内心一阵骇然:“你..你说吃??”

  “咯咯咯,不错,吃!咦?这么一个小地方,有一个身怀罗刹死命的小姑娘老祖就以为得了邀天之幸,想不到祸兮福之所倚,古人诚不欺我!竟然又出现一个非生非死命格的年轻后生,哈哈哈,老祖大道可期矣!咳咳咳..哈哈..咳咳!”

  张牧听到那个怪声说的话后,一颗心直直的往下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