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到我表现的时候了,我家以前开过一阵烧烤店,那会儿生意真的是不错,我家弄的味道好,好多人都特意来我家吃,很多回头客的,奈何地方小,外面城管还管,不让摆桌子,利润还太小,所以挣不到多少钱,别人家都用假肉加羊油之类的,成本低挣得就多,但是我爸说了“做人讲良心的,不能做那黑心的生意。”再加上城管啊卫生局啊这个局那个局总是来各种理由收费,房租也贵,没有办法最后没挣到钱,只能不干了,当时我每天放学就去帮忙,烧烤技术可是得到了我爸真传滴,那味道可是一绝哦。

  我拿着好大一把串过去烤,范儿和小伟要过来帮忙,我伸手一栏很是嚣张的说了一句“不用!

  范儿明显楞了一下说“小潇啊,你是要大显身手了啊,行,小伟,咱俩别管了,你别掉链子啊,哈哈哈。”

  我也没理他,自顾自的拿着串在烤炉上烤了起来,我这个技术还真不是吹的,当时忙的时候我爸忙不过来,三米长的大炉子上都是串,我一个人也能烤得过来,这点东西才哪到,佟悦倒是很乖巧的过来帮我,这次我没拦,她也帮不上什么,就是在边上看着。

  “看吧,这个货就为了这个时候呢,他就知道人家佟悦会帮他,占人家便宜呢。”

  “就是,这个浪逼,看他一会烤糊了咋收场。”

  “就等着看笑话了。”

  这几个贱人,一会肯定不给你们吃,我想着。

  “潇哥烤的肯定好吃,我信我潇哥的!”这时候佟宇顶了我一句,可给我感动够呛,这个小舅子真是不错,咳咳..未来的小舅子。

  “我说佟宇啊,小潇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了,你怎么就这么向着他,你都没这么向着你姐。”范儿说了句。

  “就是,这孩子也不到咋了,好像李潇是他亲哥似的。”

  我“哈哈”笑了起来“你们这就是羡慕嫉妒恨!哈哈!”

  这句佟悦倒是也跟上了“就是,还老出卖我。”

  “哈哈”大家都笑了起来,气氛很是不错。

  这会我的技术已经开始显现出来了,本来烤肉就很香,再加上我调制的独家秘方,那闻起来可真是无敌了,范儿有点心虚了嘟囔着“这货弄得怎么这么香呢?”

  )酷“t匠》网:永r《久免费看小^8说

  小伟也不确定了,明显底气不足的说“你烤也一样,那肉烤着本来就香,一会吃肯定不好吃。”

  我的技术那真不是跟你们吹,翻来翻去的手法,看得他们一愣一愣的,佟悦也瞪大了眼睛看着,不一会儿,这一大排全都烤好了。

  佟悦呆呆的端到桌子上,拿起来就吃了一串“恩~,真的好吃,李潇你这是从哪学的手艺?真的不错哎。”

  大家一听,都拿起来尝了尝,这一手可给他们惊呆了,那是真心好吃啊,当初我家的客人那么多完全靠着这味道呢。

  佟宇使劲的笑呢“哈哈哈,潇哥就是给力啊!你们别吃别吃啊,哈哈哈。”

  我以一副胜利者笑傲江湖的姿态看着他们,这下他们也不装逼了,也不说话了,我烤完那些也不接着烤,做那就喝酒“哎呀,累了,你们烤吧,我烤得不好吃,你们来你们来。”

  范儿说“真心不错,好吃,你那学的手艺啊?”

  “祖传的。”我瞥了他一眼。

  “再烤点,再烤点。”

  “啊,你们说烤就烤,你们说不烤就不烤啊,都是你们的了呢?”

  这时雯雯跟大鹏说了句“老公,好吃,我还想吃!”

  大鹏喝了声“好嘞!等着,媳妇!”说完揉了揉拳头向我走来,一边走一边说“小潇啊,我媳妇想吃,我还不会烤,你说怎么办好呢?我是个粗人,你知道的。”

  佟悦大眼睛看着我眨了眨:“我也想吃!”

  我连忙说道“那行,我就看在佟悦的面子上再烤点,不是怕你们嗷。”

  一片嘘声......没一会儿烤了一桌子的吃的,还有之前买的熟食之类的大家开始一通喝,一个个喝的东倒西歪的,这佟宇我还以为能多厉害,比胖子强点有限,天还没黑呢俩人一起就趴桌子上睡着了。

  不过胖子比之前强了不少了,至少能喝光一瓶了,佟宇也就两瓶,酒过中旬依旧是大鹏跟雯雯这对鸳鸯最牛逼,谁也不好使,不过霄哥还是很不错的,起码有点量,能跟范儿拼个不相上下,也不错了,虽然比我还差点..嘿嘿,小伟也就那个量了,迷迷糊糊的,顾明雅很温柔的照顾着小伟,顾明雅最近真的是温柔了不少,因为小伟最近很是老实,自从跟霄哥成为逗比组合以后,也不知道咋了,还突然变好了,也不勾搭了,也不拈花惹草了,当然这点还是很好的。

  宵哥也到量了,喝的挺多呢的,但是宵哥今天喝酒的方式是很特别的,也不跟谁单独喝,大家都喝的时候跟着喝,剩下的时候就自己喝,而且是看一眼李玉,叹口气,然后干一杯,然后再看一眼,再叹口气,接着干,喝的还劲劲的,给人家李玉看的尴尬的要命,也不跟人家说话,让所有人都能看出来他对李玉有意思,李玉倒是也不反感,就是很尴尬,最后雯雯实在看不下去了,拿着酒跟宵哥一顿喝,雯雯这量是不用说的了,给宵哥直接喝服了,被我们一顿嘲笑。

  范儿也喝的迷迷糊糊,不过他今天有点不在状态,我们也不知道为啥,也没顾得上问,突然范儿手机响了起来,他手机的铃声很大,我们都听得见,他一看一下子就精神了,拿着手机上楼接电话去了。

  我们几个打电话一般都不避人的,这货今天居然躲着我们打电话,我一下也精神了,我开始起哄“卧槽,这谁的电话?你还避着我们接,是不是有秘密啊,哈哈!”

  “就是,就是。”

  “以我...以我..这么多年对他的了解,指定是有秘密!”小伟醉醺醺的说着。

  “废话,那特么还用你说啊?我看绝对是有不可告人的奸情!”霄哥迷迷糊糊的,随便说了一句,没想到随便宵哥随便说的一句还真的说对了。

  过了好一会儿,范儿才下来,哭丧着脸下来就开始喝酒,一顿喝,自己喝闷酒的那种,也不跟我们说话了,也不扯淡了,我就问他“谁的电话啊?怎么接个电话还接成这样了?”范儿还是不说话。

  我们几个谁问也不说,最后实在没招了,大家索性就随他去了,他也就是喝点酒,也没啥事,明天再说吧。

  但是我这好奇心是真的重,过了一会儿,我趁他不注意,偷摸把他手机拿过来,大家都喝了不少,也没人注意我,我翻了下通话记录,一下子就清醒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货居然玩的这么大。

  佟悦去卫生间刚回来,看我不大对劲,问道“你怎么了?看什么呢?”我给她看了眼范儿的手机,佟悦一个手捂着嘴巴,好一会儿才说道“居然是她?不会是同名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