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她终于笑了,我拿起酒跟她碰了一下,这次我们都没有干(终于不干杯了,你俩酒桶啊)我笑了笑问道“你家是哪里的啊?”

  小洁眼神明显的黯淡了下来,我知道我说错话了“没事没事,我不问了,喝酒喝酒。”

  小洁叹了口气跟我聊起来“我的家在S省的一个小村庄里,家里还有一个比我小两岁的弟弟,爸爸是在工地干活的,妈妈给工地上送盒饭,小的时候家里就穷,小时候除了过年基本就没吃过肉,村里有一座小学,那时候只有小学是义务教育,只能勉强的凑些书本费上学,那时候每天早上起来要先煮猪食,喂好了猪再上学,中午吃饭都是在家里带的干粮,晚上放学了还要带着弟弟捡柴生火做饭,即使这样我还是很努力的学习,因为我知道只有努力的学习才能走出这里,我的成绩很好的,等到后来弟弟上学了,家里的担子就更重了,小学毕业妈妈就差点不让我上学了,弟弟的成绩也很好的,加上妈妈是重男轻女的思想,幸好那时候九年义务教育了,爸爸也支持让我上学,弟弟也说我不上他就也不上了,这我才上了初中,家里的条件不好,我一直很刻苦,每个月只花几十块钱,可是我刚中考完的时候,家里突然起了变故,爸爸被车撞了,是因为爸爸急着去工地,闯了红灯,被人家撞了,但是爸爸闯红灯,最后车主心底挺好的赔偿了医药费,可是爸爸的腿却残疾了,不能工作了,这一下子家里的顶梁柱就倒了,妈妈给工地送盒饭一个月也就勉强维持家用,更别说供我们两个孩子上学了,我觉得这个世界一下子就灰暗了,我再也没有机会上学了,这次我没用妈妈说,我自己就不上了,我心里明白,这个决定做出的那一瞬间,我的未来,就没了,那天我自己在宿舍哭了整整一个晚上,第二天我擦干眼泪,收拾了行李,回到家里,拿了些路费,跟着一个一起毕业的同学,来到这座城市,我们的情况差不了多少,总之都是家里困难,她从网上认识的一个女的就是在夜莺坐台的,我们两个没有学历,年龄又小,在哪工作都没人要,最后都快吃不上饭的时候是我同学的那个网友,收留了我们,在这工作,她就是夏姐,夏姐对我们俩是真的不错,只是让我们做小台,我俩长得还算可以,打扮打扮也挺吸引人的,我俩被选的次数也多,小费就多,再加上夏姐照顾我们,挣得确实不少,来钱也快,这才救了我的家庭,也让我弟弟没有辍学,虽然我不喜欢这样,但是没有办法,今年,是我在这里的第二个年头了。”

  最#新6章E节S#上!酷+T匠q网TS

  小洁说完,有些伤感,将头靠在我肩膀上,我真的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坚强,这么大的压力她那小小的肩膀是怎么扛得住的,她要撑起一整个家,真的很心疼这个姑娘,也很佩服她,我觉得换我肯定做不到她这样。

  我说道“你的坚强,让我心疼。”我听见了小洁的哽咽。

  “别哭,相信我,一切都会好的,未来一直都在。”

  好一会儿,小洁抬起头来,笑了笑,真的很美。

  我拿起酒“来,干一个。”

  小洁也拿起来,碰了下,我一口就干了,想了想问道“你的真名叫什么?我还不知道呢。”

  “你可算想起来这个问题了,我还以为你不会问了呢,我叫许洁。”

  “没有没有,一直叫你小洁习惯了,忘了问了,好啦,别委屈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好了,要么你就告诉我是哪一个,我肯定把这个仇给你报了。”

  “不要,没必要,我这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人,以后小心些就是了,没关系的。”

  我叹了口气“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对自己好一点,不管生活怎么对你,你也要活得快乐给它看。”

  “其实我的换了很简单啊,你多回复我几次,就好咯。”

  听完,我有些愧疚感,对于一个这么多灾多难却依然这么坚强的女孩,我不该这样,我说道“放心吧,以后都不会了,只要我看到了一定会回复的。”

  小洁有些忧郁的说“谢谢你,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跟人聊过心事了,一直憋在心里,好久没有这么痛快了。”说完,小洁靠着我的肩膀,低着头,我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让了让了肩膀的位置,小洁突然抬起头,很深情的看着我“其实我不愿意去触碰那些我不喜欢的身体,只是没有办法,其实我不愿意去回应那些我毫无感觉的词句,只是我必须那样做,其实我想找个依靠很容易,但是我不愿意去拥抱那些我从未为之心动的灵魂......你懂吗?”

  我有些不知所措,其实小洁的心思我很明白,可是我宁愿不去明白,我没有办法,我很纠结,我不可能放弃佟悦的,对于小洁,她已经受了这么多磨难了,我不忍心在伤害她,我该怎么办?怎么办?我心里纠结的一塌糊涂,我低下头,不敢去看小洁的眼神。

  小洁突然笑了起来“哈哈,看把你吓得!我逗你的啦,我知道你有心上人,你就一小屁孩,老娘见的多了,还真以为我会看上你啊,不逗你了,来,喝酒!”

  小洁这么说我当然明白,她只是不想让我为难,给我一个台阶下而已,我真的没有什么办法,我拿起酒跟她干了,我真的觉得自己挺无耻的,真的,突然间气氛就很尴尬,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个时候一阵钥匙开门声传来,两个女的走了进来,看见沙发上的我们明显的楞了一下,其中一个说道“哎呦,这不是那个小帅哥嘛?小洁你背着我们偷腥哦?”

  小洁醉醺醺的说道“去去去,别扯,这不是今天闹心嘛,喝点酒解解愁,这是我朋友李潇。”又指了指她们俩个“这两个是我姐妹,一个叫淼淼,一个叫小蝶。”

  叫淼淼的那个说道“哈喽,小帅哥,小洁你不是说朋友吗?那我可下手了奥。”

  那个小蝶拍了拍她“好啦别闹了,走啦走啦,别给人当电灯泡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