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一接通,我慌慌张张的说道:“范儿,完了,出事了出事了!小马的事被人录下来了,现在已经传到网上了,现在点击量都起来了,怎么办!怎么办啊!!!“

  范儿在另一头说道:“我也刚刚知道这事,现在我爸已经去处理这件事了,不知道什么情况呢,你先等我的消息吧。”

  “那怎么办啊?这就么等着吗?小马现在还没出来呢!你还让我等着!他是因为我进去的是因为我!”我激动的说道。

  范儿直接骂道:“你慌鸡毛!现在的情况你慌有用吗?怎么着你是能劫狱还是能干吗?再说了,不过网上流传了而已,又不是媒体报道,现在除了等,有别的办法吗!你给我冷静点!“

  听完我也冷静了下来,确实,我们只是学生,这种事情,我们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只能等大人们的消息了,我缓了缓说道:“恩,我有点激动,那你有消息第一时间告诉我,我等你电话。”

  范儿也知道我着急说道:“好,放心吧,有消息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的。”

  我又给佟悦打去电话,接通了我问道:“喂,佟悦,小马的事已经被人传到网上了,你知道这事吗?”

  佟悦说:“恩,我也看到了,我一会儿问问我爸爸,看看现在什么情况,你先别着急,没事的,毕竟不是媒体报道的,只是在网络上流传,还是有解决的余地的,我一会给你回电话。”

  “恩,那好。”说完挂了电话。

  过了一会儿,佟悦的电话打回来了,我赶紧接通“李潇,我问过我爸了,公安局这边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不会判刑之类的,因为没人起诉,只是有些舆论,而且范儿的父亲已经把这事压了下来,跟司法机关不挨边,但是......”佟悦顿了一下,没说话。

  “但是什么?哪里有问题?到底怎么了啊?”我急忙问道。

  佟悦说道:“但是现在学校那边不好解决,现在网络这么发达,对于学校的声誉影响太大了,现在就连我都不能去上学,还在等通知,学校这次恐怕是不能再留他了......”佟悦没有再说下去。

  我一下子呆住了,拿着手机的手松开了,手机直接就掉到床上了,怎么会这样?本来都好好的,都要解决了,怎么突然就这样了?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手机里佟悦还说着话“喂?喂?李潇?你怎么了?你怎么不说话?喂?”

  我捡起手机,说道:“没事,我在呢。”

  佟悦不放心的说道:“你刚才怎么不说话了?没事,你先别着急,我再问问我爸,看看他能不能想想办法。”

  “不用了,别麻烦你父亲了,我想静一静,回头再聊。”我顿了一下,又说了句“谢谢。”其实我心里已经明白了,现在事情已经闹大了,学校肯定不可能在留着小马了,不开除就算好的了。

  佟悦心里也明白,顿了一下“没关系,我又没做什么,有什么可谢的,那你别太着急,事情已经这样了,总会有解决的办法的。你好好休息,拜拜。”

  “恩,拜拜。“挂了电话,我脑子里乱哄哄的,心烦意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对于小马心里特别愧疚,都是因为我,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冲动了,还被人录了下来,传到了网上,事情闹得这么大,现在弄得学也上不了了,以后要怎么办?以后他怎么生活?难道这么早就要进入社会吗?我有些不敢想象,我也只是个未成年的孩子,我甚至不知道在社会上要怎么生活,难道要去洗碗端盘子吗?

  晚上,范儿给我回了电话“我爹说了,过两天会把小马先弄出来,别的先别想了,学校恐怕是回不去了,再想想别的办法吧,都等他出来了,再说吧。你别老瞎想,跟你没关系,是他自己太冲动了。”

  U酷◇n匠网_c正版‘o首y0发|

  “要不是我他也不会那么冲动,要不是我这么软弱,被人欺负成那样,他也不会这么激动了,我当初为什么要怕他?你不用安慰我,我心里都明白,你放心吧,事情都已经这样了,后悔也没有用。我再也不会任人欺负了。”

  听我这么说,范儿有些诧异“小潇,你没事吧?你别因为这个事再受刺激了。”

  “我没事,你别像个娘们似的婆婆妈妈了,我真的没事,你放心吧。小马哪天能出来你记得告诉我。”说完我就挂了。

  这一夜,我彻底失眠了,想了很多很多,想起这些天来的所有,我再也不要过中规中矩的日子了,我做了一个很重要的决定,我李潇,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我要站起来!都他妈的是人,凭啥我要被别人欺负!老子再不会软弱了!

  三天以后,我出院了,妈妈早晨就走了,范儿、大鹏、小伟、胖子,连着佟悦、顾明雅许雯雯都来了,小伟满脸的胡子拉碴的,显得很沧桑,他也自责,毕竟是玄锦玉帮着叶锋找的我,小伟打心里内疚,小雅一脸心疼的看着他,我拍了拍小伟的肩膀,拥抱了一下“咱们兄弟之间,有必要这样吗?我又不怪你,小马也不会怪你,跟你本来也没有什么关系,我也不会去找玄锦玉的,你欠她的,这一下,也算还清了,妈的,别像个娘们一样,你再这样咱们就感恩有你,互删退圈吧。”

  范儿也说道:“就是,婆婆妈妈的干嘛呢?”

  小伟看了我们一眼,感动的点了点头,没说话,但是精神状态好多了。

  出了医院大门,明媚的阳光刺眼,我好橡重获新生了一样,与进来时的我,思想已经完完全全的发生了变化,我已经不在是那个害怕惹事而忍气吞声的李潇了,从今以后,我李潇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我!

  我们几个直接去了小伟家,就在学校旁边的别墅区里,就看见一座很大的独栋别墅,我们直接进了别墅,别墅是的真的挺大的,上下四层600多平,光卧室就6个,四层是仓库,小伟的爸妈常年不在家里,一年也就过年回来待几天,平时都在市中心的房子住,所以家里基本就是小伟自己。

  我们都在一楼大厅坐着,范儿抽了根烟“小马出来了,一会儿我爸过来,把小马一起带过来。”

  大家都没说话,小伟去楼上洗了洗,挂了刮胡子,下来了也精神多了。

  不一会儿,有人敲门,小伟去打开了门,范儿的父亲走了进来小马跟在后面,我们几个一起喊了声“叔。”范儿的父亲说了句:“好什么,你们几个臭小子,一天天的竟给我惹事。”

  佟悦这时候喊了声“叔叔好。”很好的缓和了气氛。

  “你这小丫头也在这呢啊,管着点他们,别老让他们气我,回头替我跟你爸带个好。”

  佟悦特淑女的答到:“嗯嗯,好的叔叔,放心。”

  小马看着我们,眼圈就红了,满脸的胡子拉碴,看着就吃了不少苦,我第一眼看见小马的样子眼泪就流下来了,我们上去跟他拥抱,哥几个抱成一圈,什么都不用说,感情在彼此之间流动,外人都能感觉的到,场面很感人,我们都没有说话。

  范儿的父亲开口了“好了,先说正事,你们一会儿再聊,都给我站成一排。”范儿小声的提醒了我们一句”准备挨踢。“我们都松开,站成了一排。

  “你们几个小小年纪的还知不知道什么叫做王法?啊?!”范儿他爹说着上来就踢了范儿的屁股一脚。

  “平时小来小去的我就不愿意说你们了,现在胆子越来越大了,还没成年就敢拿刀捅人了?这长大了还得特么杀人去呗?”说着说着又踢了小伟一脚,感觉还不解气,又踢了胖子一脚,顺带着也踢了我...

  “他们三个我看着长大的,从小就不是啥稳当客(qie三声我们这边都这么说,意思就是能作),你俩我是第一次看见,也好不到哪去,要不也尿不到一个壶里去。”范儿他爹又给了范儿两脚“就特么不能带着他们学点好是不?”又给了一下子。

  这才接着说道:“你们都直接越过了砍了,上去就捅,知道不知道法律上砍和捅是两个概念?!砍顶多算你个聚众斗殴,你捅了那就是犯法了知道吗!知不知道这次费了多大劲才摆平了?!”越说越来气,使劲踢了小马两脚。

  打了一会儿他也打累了,就坐下了,看着小马说道:“但是也只是局里面摆平了,主要是不知道哪个王八犊子把你的视频传网上去了,你在网上已经出名了,这下子学肯定是上不了了,而且别的学校恐怕也不能收。”

  这话一说完,屋子里瞬间落针可闻,最后还是小马先说话的:“没事没事,我早都料到了。”说着,自己的眼泪也掉下来了,毕竟还是小小年纪的,突然不能上学了,多少还是会害怕的,毕竟前途一下子就黑暗了,谁能不怕?

  范儿的父亲接着说道:“哭什么!我大侄子不是这么没骨气的人,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现在有两条路,第一条,你休学一年,等明年风头过去了,再重新上。第二条,去部队,当兵,我给你安排人,部队里我还认识一些人,铺一条路还是没什么问题的。你看你想怎么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