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也挺平淡,我每天就是偶尔买瓶水,或者买包糖或是什么零食送给佟悦,她一开始不要,又还给我,但是我还是每天都送,这可便宜了胖子,她不要的我也不想吃,胖子是照单全收,有多少来多少,胖子家里困难,我们都知道,平时也照顾他,尽量很少让他花钱。

  有一次佟悦是真的渴了,正好我给送她水,她也没拒绝,就喝了,还说了句“谢谢”这一下我可是高兴坏了,午休都没睡觉,就在那傻乐,被他们几个一顿损,一直骂我猪哥,我也不搭理他们,把这当成是他们羡慕,反正我是美滋滋的。

  从那以后我再送她也不拒绝了,也偶尔会跟我说上几句话了,这可是个重大突破,反正军训也不上课,没事的时候想了好多好多的计划,怎么追她怎么接近她的计划,准备等开学就开始行动。

  老黑也好像有些改变,说不上来是哪,对我们几个突然就很是照顾,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平时开个小差什么的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突然感觉军训好像也没那么累。

  伟哥每天好像每天不被打一顿难受一样,有时候小雅都没想打他,他自己非得挑事,也是醉了。

  对了,还有报到那天说我书呆子的同桌,从不知道为啥,总感觉他看我的眼神不对,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好像带着敌意,可是我没招惹她啊,后来我才知道,她对我们几个都有敌意,因为小伟要了她的第一次,被小雅撞见,她也蒙了,他不知道小伟是有女朋友的,她当时就问了小伟一句话,要我还是要她,小伟选择了小雅,本来她也是个开朗活泼的孩子,自从那件事以后,就彻彻底底的变成了小太妹,也不再学习了,每天去夜店酒吧,跟那些社会上的人混在一起,这小伟也是真的过分。

  军训的日子过的时候漫长,可真的结束时却感觉时间过得很快,几天的时间一晃而过,转眼到了军训结束的那天。

  这天我们都起的很早,也习惯了这个时间起床,以后回到学校也是每天这个时间起来,吃过早饭,集合了以后,老黑说道:“自由活动吧,八点集合,开始闭幕式。”

  今天也是最后一天了,大家不用训练了,突然还觉得有些不适应,范儿他们去抽烟,我去给佟悦买零食了,超市在宿舍楼那边,我溜达着就过去了,刚到超市门口,就听见声“草!这都能遇到你,真是冤家路宰啊!”没想到竟然遇到了叶峰,他们四五个人,也在买东西。

  我一惊,心想又要挨打了,叶峰他们走了几步到了我面前,一脸的狂妄,“上次有范晓帅他们帮你,我看你这次怎么过!”

  我回到:“我只是看了一眼,也没有笑话你,为什么要跟我过不去?”

  叶峰说:“别几把说那没用的,就看你不爽,如何?”说完,一巴掌就要轮过来,就在这巴掌要落到我脸上的时候,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了他的手臂,叶峰回头骂道:“谁他么拽老......”话没说完就顿住了,原来是老黑,虽然不是他们班的教官,但毕竟是教官,他还是被打过的,也不敢放肆。

  老黑松开了他:“下午就走了,别在这闹事,滚蛋!”叶峰一脸愤愤的瞪了我一眼,低声说:“咱们回见。”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那几个人也跟着走了,老黑看着我:“还是那句话,想不被欺负,你就要变得强大,才能保护自己。”

  我心里非常感动,说了句:“谢谢。”老黑没回我,转身走了,看着她的背影,感觉高大了起来。

  p(酷匠p网"永c久V!免N费)\看小“说5…

  但是我的心情一下子就不好了,怎么才能把这事解决?上学以后叶锋肯定还会找我麻烦的,想来想去也没什么好的办法,诶,能躲就躲吧。

  自己缓了一会,我心理素质一向不错,不想表现出来的情绪,从来都控制的很好,当然,除了佟悦,才去买好了饮料和糖给佟悦送去,佟悦今天终于跟我说了句话:“别天天送了,之前的还没有吃完呢。”

  “没事,多吃点,我想让你每天都活在甜蜜中!”佟悦白了我一眼回了我句:“花言巧语。”就走开了,我自己站着嘿嘿的傻乐。心情好多了,不想那些事了。

  小马从后面啪!给了我一下子:“傻乐个毛线啊,吃了蜜蜂屎了啊。”范儿从后面也来了一句:“我看是舔了佟悦脚了,要不他咋能乐成这样呢?”

  我说:“你们俩给我滚蛋,我还没回味够呢,刚才好不容易跟我说了两句话。”

  范儿就说:“你看你看,我就说吧,肯定跟佟悦有关,要不他能乐成这样?我说小潇啊,就你这样的中考是咋考那么高分的啊?好学生也谈恋爱么?”

  我有点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咋了,反正一见钟情了,感觉就像老漫画里的情节一样,一个水手看见了心爱的姑娘,就对着旁边的朋友说,总有一天,我要把她娶回来。”

  范儿一脸嫌弃的说:“去去去,别上这泛酸气,恶心死了,臭傻逼。”

  我岔开话题:“大鹏小伟和胖子呢?”

  小马说:“收拾行李去了,下午就搬回学校了,我俩这不找你来了么。”

  我心里一暖,一搂着他俩脖子:“走吧!”

  回到寝室,收拾好了行李,回到操场,也该集合了,不一会儿老黑来了:“集合!”

  每个班级都站好了之后,大喇叭响起来了,在学校各个领导和教官代表唠叨了两个小时的,无非就是一些学校历史啊校规校纪之类的,吓唬新生嘛。

  大鹏这两天有点感冒,总是打喷嚏,不时地就会“阿嚏”一声,声音还特响亮。

  终于到最后一项了,放起了音乐,每个班级排好方列,逐个开始绕着操场走,大鹏个子高,走在方列的最后,走到将台的位置开始喊口号,我们班是最后一个。

  终于到了我们班,佟悦举着旗走在最前面,穿着军装,真的是英姿飒爽,到我们喊口号了,就在大家刚刚喊出第一个字,第二个字还没有说出口的时候,在后面大鹏一只脚落地的时候踩到了一个小石头,也巧了,就在这个时候大鹏突然来了一个大喷嚏,这时的大鹏正在迈另一只脚,大家只喊出一个字,只听一声非常巨大的“阿嚏!!!”直接打断了口号,旁边的同学也被这一声吓得一抖索,这时大鹏另一只脚下还有个小石头,这一个喷嚏令大鹏顿时重心不稳,一个狗啃屎扑向了前面的同学“嗷呜!”一声扑到了前面同学的腿上,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整个方列顿时人仰马翻,不知道从哪里开始笑了起来,像瘟疫一样直接传染了整个广场,所有人都忍不住捧腹大笑,我只记得当时的班主任脸黑的像墨水一样。

  最后领导实在看不过去了,拿着话筒说了一声解散,才收场。

  因为这件事我们班瞬间成了全学校的笑柄,大鹏直接就火了,都知道我们出了个傻大个。

  回到集合的地方,大鹏被老师的小皮鞋一顿狂踢,我感觉她已经愤怒到极点了,后来还是老黑拉开了班主任,大家才回去取行李,准备回学校。

  大巴车已经开进了操场,各个班级都集合好了,老黑出现在我们的视线,笑呵呵的看着我们,我看着他,突然之间感觉有些不舍,不管怎么说,老黑这个人还是不错的,哥几个都有这种感觉,而且老黑对我们几个还是挺照顾的。

  对班里同学虽然严厉,但是有什么事还是挺护着的,毕竟相处了一周多,有几个感情泛滥的女生已经眼圈都有点红了,老黑看着大家:“祝同学们都能学业有成,好了,该回去上学了,有机会会再见的!”说完别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同学们都过去跟老黑拥抱,再见。

  我们几个是最后取得,哥几个也跟老黑抱了下,有种长辈的感觉,老黑跟我们几个说:“小哥几个都不错,珍惜吧!”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坐在大巴上,看着窗外飞逝而去的风景,还是有点兴奋的,这么累的军训总算是结束了,结束后学校放一天半的假,我们总算是能休息休息了。

  回到了学校,把东西放回寝室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好久没有听到妈妈的声音,感觉是那么慈祥(军训是不允许带手机的,学校有检查设施),聊了会,告诉她放假就不回去了,就一天,回去的话时间都搭在路上了。

  范儿、小伟还有大鹏和小马,家都是附近的,回去看了眼就都回来了,就小伟回来的晚点,也不愿意在家待着,送小雅回家了,胖子就不用说了,肯定不回去,我们几个合计了一下,大家一起喝酒去吧,大家还没一起喝过酒呢,我虽然不抽烟,但酒还是会喝的。

  范儿说:“我看行,吃饭我包了。”小伟跟着道,那行,唱歌我负责!”

  我赶紧说道:“别,别,大伙凑吧。”范儿一搂我:“你当我们是兄弟的不?哥几个谁家里啥样咱们心里都有数,我们俩也不差这些,兄弟最重要,你要是这么客套,那就是不当我们是兄弟了。”小伟跟着说:“就是,你是在质疑伟哥的实力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