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临,哥几个到了寝室,胖子拿起暖壶就去打热水了,我一下躺到床上,眼中闪烁着兴奋,心里想着,哈哈,第一天就跟她一起合唱了一首歌,效果非常好,继续继续,这可是我的初恋啊。

  范儿指着我我骂道:“你们看这个臭傻逼,都特么回来半天了,还在那兴奋呢,你兴奋个毛线啊?”

  我没搭理他,哥是有目标的人,跟你们一样么?

  不一会儿,胖子把水打回来了,我们都去洗漱了,我们住的是二楼,只有一个水房,一楼有两个,我没跟他们挤,就去一楼的了,地上都是水,很滑,一个大块头飞快的从我身旁跑过,一个不小心手上拿着的水枕头挂到我了,这一下就把我刮倒了,水枕头也掉了,索性没有坏。

  我坐在地上还没起来呢,就听见那个大块头骂了句:“草泥马的,眼瞎啊,弄坏了我废了你!”我也生气:“是你撞倒了我,还骂我?”

  “小比崽子,你给我等着,我记住你了!”大块头骂了句,就跑了出去,看样子挺着急,也不知道是给他亲妈送去还是亲祖宗,毕竟也不想惹事,也怕,没打过架,忍了,我也没当回事。

  洗了洗就回了寝室,今天大家也都累了,回去没一会就睡着了。

  第二天,大家已经有些习惯了,五点多被起床号叫醒,下楼早操,我突然肚子痛,也不知道吃坏什么了,跟老黑说了声,去了厕所,炮兵学院也是有教学楼的,跟学校的格局差不多,厕所里是有隔断,有个木门。

  好一会儿,我刚要起身开门,听见几个人进来一边抽烟一边说着话“操他妈的,这军训还真累啊。”

  “是啊,哎?大壮你昨天跟那个女的咋样啊?”

  “对对对,你不是还整个水枕头给人送去了吗?占着便宜没?嘿嘿...”

  大壮说道:“哈哈,还行吧,摸了摸小手,啧啧,皮肤真好啊,哈哈”

  听着这声音好耳熟,突然想起好像是昨天撞到我的那个大块头,原来他叫大壮,这下心里有点忐忑了,出来有一会了,再不回去老黑肯定要跟班主任说,可是那个大块头在外面,太为难了。

  最后没办法,我心一横,万一没认出来我呢,我就把门打开了,他们有四五个人,都愣了一下,以为这里没人呢,那个大块头眯着眼睛看我,我没抬头,就要往外走。

  这时候大壮一拉我“小比崽子,昨天就特么是你吧?差点坏了我大事。”

  我连忙说道:“不好意思,昨天地太滑,而且也是你撞的我,把我撞倒了。”

  大壮喊了一声“操你妈的小比崽子,还跟我装逼是吧?跪下!给爷道歉!”

  《》酷匠网1唯一z:正版《%,M其p他$都是盗f3版_

  “麻溜的,小比崽子,还敢跟壮哥顶嘴”

  我低着头没说话,心里又怕,又屈辱。大壮一看我不说话,上来就是一脚踹到我身上,我一下就坐地上了,旁边这几个人都过来了,都上手了,我躺在地上,抱着头,心里屈辱感憋的难受,也不敢还手,打了一会儿,都散开了,大壮指着我骂道:“小比崽子,老子是你壮爷!记住了,不服找我来!”

  几个人猖狂的大笑着离开了,我坐在地上,身上的疼痛不算什么,但是心里的委屈让眼泪不争气的流下来,为什么欺负我?明明是他有错在先,凭什么打我?难道我就该被欺负吗?

  哭了一会儿,站起来把身上的鞋印弄干净,洗了洗脸,好在只是踹了几下,都在身上,脸上看不出来什么,收拾好自己,不想被兄弟们看出来了,我只是想好好学习报答父母,回到了队伍,跟着跑操。

  范儿问了我一句:“怎么上了这么久?”

  我说:“没事,可能是着凉了。”

  ”好吧,不行就跟老黑说说,休息会儿,别严重了。”范儿关心到。

  心里暖暖的,回了句“没事,放心吧。”

  今天食堂就安静多了,也没那么多事了,有了昨天叶峰的前车之鉴,大家都老实了不少,叶峰偷偷地跟我们比着中指,小马回了个中指,叶峰用嘴型说着,等.开.学.的,我没搭理他,心里想为什么总是有事情找上我。

  吃完饭又开始训练,大家也挺累,中途休息,老黑给我叫了过去,我有些莫名其妙,他找我干嘛?

  老黑看着我说道:“早晨挨揍了吧?”

  我说:“没有啊。”心里惊讶,他怎么知道的

  老黑说:“你当我这么多年兵白当了是吧,裤子后面还有鞋印,走路有一点不自然,而且你上完厕所回来以后,表情就不对,一看就是有事情,除了打架了,我想不出来别的事情。”

  我一脸惊讶的表情看着老黑:“教官,没事,小矛盾。”

  老黑拍了拍我的肩膀:“这个社会就是弱肉强食,如果不想被欺负,你就要强大起来,才能保护自己,才能去做你想做的事。”

  我也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不明白老黑为什么对我上心:“教官,我只是想好好学习,不想招惹别人,真的,还有你跟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以后你会明白的,131024......这是我的电话,好了,去吧。”说完没有理我,自己走开了。

  弄得我一头雾水,我也没有多想,但是他的电话我却深深地记在脑海里,不知道为什么,对他有一种莫名的信任。

  老黑,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办公室里有一个柜子,,老黑打开了柜门,把衣服挪到另一边,一个小把手出现在柜子里,一拉,没有任何缝隙的木板居然出现了一个小柜门,打开之后里面是一个牌位和一个相框,挂的黑白照,下面还有贡品,老黑看着相框,眼圈湿润了“哥,就是这个孩子吧,你用你的命救了我,你放心吧,我拼了命也会保护好他的......”

  回来了范儿问我;“老黑找你干啥?”

  我说:“没事,就问我是不是生病了。”我想着,挨打这事不想告诉兄弟们,他们知道了肯定要给我报仇,忍了吧,我是来学习的。

  范儿回了句:“哈哈,老黑还有这样的时候呢?“然后叫上小伟他们,抽烟去了。

  我坐在那,想着老黑跟我说的话,总觉得哪里不对,但是又想不明白究竟是哪里有问题,实在是想不出来,正入神呢,小马抽完烟回来了,手在我面前晃了几下我都没有注意,他啪!的一拍我,吓了我一跳:“靠,你吓死我了。”

  小马哈哈的笑着:“哈哈哈,你是不想佟悦想入神了你,还能不能有点出息了?”

  小伟也过来了:“就是,能有点出息不了,学学你伟哥,女人如衣服,一天换一套”

  他刚说完一声怒吼传了过来:“小伟,你是想死了吧?”啪!一个脑剃拍了过来,小伟也不敢躲,这一下可是拍的不清,顾明雅怒气冲冲看着他,啪!又是一下“你说谁如衣服呢?还一天一换?你想换谁?今天你要是不给我说明白了,咱俩没完!”

  小伟一脸委屈的说:“没有,没有,哪能啊,我哪敢啊?”

  啪!的又是一下,顾明雅凶狠的说:“你的意思是我太凶了?吓到你了呗?你是说我不温柔呗?谁温柔你找谁去啊!”

  小伟一脸贱贱的表情:“没有没有,媳妇,我就是装个逼,别生气别生气,谁能有我媳妇温柔啊,我媳妇最温柔了,好媳妇好媳妇,乖,别生气了嗷。”

  范儿从一边来了一句:“你敢再贱点吗?”

  小伟回道:“咋滴吧?我媳妇高兴咋地都行,再贱我也乐意,你咬我啊?”

  小马说:“咦~我这一身的鸡皮疙瘩,小雅你赶紧把他带走吧,贱死了。”

  说完,顾明雅揪着小伟的耳朵就走了,小伟疼的龇牙咧嘴的,一边走一边骂“看你还敢不敢了,我要是衣服,你就是尿布!”

  我看着他们问范儿:“这小雅一直这么女汉子吗?”

  范儿叹口气说道:“小雅挺好一姑娘,还不是小伟自己作的,他们是初恋,但是在一起之后,小伟不老实,天天拈花惹草,后来被小雅发现好几次,小雅要分手,小伟就死活不分,赖着小雅,小雅打也好骂也好,小伟就是不分手,小伟其实还是爱她的,就是管不住自己,小雅没办法的天天打他也打习惯了,最后慢慢的小雅也习惯这样了,一见他就动手,但是跟我们还是挺好的,也不作不闹的,是个好姑娘,哎。”

  看着他一天挺能嘚瑟,还是挺专情的,这小雅也怪可怜的,我叹了口气:“孽缘啊。”

  不一会儿小伟回来了“哈哈,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大家摇摇头不约而同的忽略了他。

  小伟愣了下:“喂!你们怎么不理我?你们是在忽略你们伟大的伟哥吗?”

  “喂,伟哥要怒了嗷!你们可承受不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