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再次落下的男儿泪

  过了许久,龙啸兵才缓缓的说道:“要不,你就去你大伯的公司。”龙啸兵的语气中带着征询的意思,这样的情况在龙啸兵身上很少出现。

  “爸,你觉得我去我大伯的公司能干什么,混日子么,算了,爸,这事你也甭操心了,等我伤养好了再说吧,先在家陪陪我妈,家的感觉就是好啊,我都多久没回来了。”龙腾抓起龙啸兵仍在茶几上的烟,点了一根,深深的吸了一口。

  “也行,你先把伤养好了再说吧,行了,我回部队了,要不一会儿你妈又该把枪口对准我了。”龙啸兵站起身,整了整军装,走了。

  “来,儿子,尝尝妈给你堡的骨头汤,哎,你爸呢?”不大一会儿,安茹端着汤锅从厨房走了出来。

  “我爸部队上有事,先走了。”

  “部队上有事,部队上的事再大能有你受伤的事大么,他这个爹是怎么当的?等着他回来的,我跟他没完。”安茹气呼呼的说道。

  “妈,你就饶了我爸吧,我爸他也不容易。”

  “我知道他不容易,我就是看见你受伤心里不舒服……”说着安茹的眼泪又要往下掉。

  “妈,你这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还是我妈做的东西最好吃。”见安茹又要掉眼泪,龙腾急忙转移话题。

  “恩,喜欢吃你就多喝点。”安茹听见儿子这么说,顿时就开心了,急忙劝着龙腾多喝点汤。

  接下来的日子,龙腾就在家里住下了,在母亲的精心照顾下,龙腾的伤势好的飞快,半年多就完全恢复了,本来医生说至少要十个月才能彻底恢复的,安茹对龙腾无微不至的呵护,让龙腾深深的理解了这世界上只有母爱才是最伟大最无私的,永远不会变质的。

  “各位哥哥,弟弟来看你们了,对不起,弟弟来晚了。”今天是五月十六日,也是黑熊他们阵亡一周年,龙腾一个人来到东方神剑特种大队烈士陵园,这里是为阵亡的烈士树碑纪念,这是为了让以后加入东方神剑的士兵都能铭记这些阵亡的烈士,因为东方神剑的荣耀,是这些人用生命和鲜血铸就的。

  黑熊他们的墓碑在烈士墓园中倒数第二排,从左侧最外面开始依次是猛虎,黑熊,猎鹰,猎豹,鼹鼠,毒蛇,秃鹫,龙腾给每个墓碑前树了一根点燃的香烟,然后又给自己点了一个眼,坐到了这七座墓碑前。

  龙腾什么都没说,就静静的坐在墓碑前抽着烟,直到身后传出脚步声,龙腾没有转身,直接说道:“你来了。”

  “恩,来了。”背后那人淡淡说道,说完直接坐到了龙腾身边。

  “本来饿狼和蜘蛛他们也要来的,我没同意,王志博现在盯得紧,巴不得挑出点问题呢。”来的人是石晓峰,龙腾原来的大队长,也是龙腾非常佩服的一个兵,这东方神剑里面就没有几个是好摆弄的,他能将这些兵痞摆弄的和新婚小媳妇一样,那绝对不仅仅是靠嘴上说说。

  想当初训练的时候,他跟下面的大头兵一起训练,别人身上负重十公斤,他就十五公斤,别人跑五公里,他就十公里,不服的,行,站出来,把我放倒了,这大队长你当,东方神剑中的高手绝对不少,却没有一个是石晓峰的对手。

  “今天来看兄弟,不提狗。”龙腾摆了摆手说道。

  “来,跟兄弟们喝点,上好的特供茅台,想当初这帮孙子可没少怂恿我从家里往出偷,为这事我可挨了我爹不少揍,兄弟们都爱喝这个。”

  龙腾从一旁搬过来一箱酒,麻利的将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两瓶,递给石晓峰一瓶,石晓峰也不客气,直接将酒接了过来说:“好,陪兄弟们喝点。”

  “兄弟们走的挺光荣的,送兄弟们那天,全大队的人都来了,按照烈士的标准送走的,鸣枪送行,让兄弟们一路走好。”石晓峰将酒开封,对着酒瓶喝了一大口,然后缓缓的说道,似乎是在向龙腾汇报一样。

  “现在说这些还有屁用,就算再怎么光荣,兄弟们还是走了,黑熊和猛虎连尸首都没留下来。”龙腾开了一瓶酒,站起身,走到墓碑前,不厌其烦的在每个墓碑前都倒上一些,直到将酒瓶中的酒倒空了,才自己喝了一大口。

  “是我的错,没能将兄弟们带回来,都他妈是我的错。”说到这里,龙腾的声音哽咽了,眼角也湿润了。

  “这不是你的错,其实你也已经死过一回了,只不过你命大活下来了而已,医生都说了你能活过来是一个奇迹。”石晓峰冲龙腾扬了扬手中的酒瓶,又喝了一口酒。

  “我宁愿这个奇迹不发生。”龙腾走到秃鹫之墓的旁边,用脚点了点不大的空地:“在这。”又走到最外侧猛虎之墓的旁边:“或者在这,有我一个位置,能陪着兄弟们一起呆在这,挺好,比现在好。”

  K酷#%匠网唯A一、r正R+版7,Yt其C;他!都du是盗Y版$C

  “那样你老子肯定能毙了我。”石晓峰举起酒瓶,一口喝干了剩下的大半瓶酒:“这次,如果不是你老子保我,这个大队长的位子也得换人了。”石晓峰晃了晃手中的空酒瓶,示意自己没酒了:“再给我来瓶酒。”

  “没你的了,剩下的是我和猛虎他们的,你回去吧,现在盯着你的人也不少,别因为这事把你拖下水,这水深且浑,你要背景没背景,要后台没后台,就靠你那几下把式,趟不起。”龙腾摆了摆手,他知道石晓峰的情况,一个农村出来的孩子,要背景么背景,要钞票没钞票,能混到现在的位子,全是拿命换来的,一家老小都指着他一个人呢,如果因为自己这破事,耽误了石晓峰一辈子,那自己的罪过就更大了。

  “兄弟们,你们生是我的兵,就永远都是我的兵,我石晓峰为这辈子有你们这样的兵感到骄傲。”石晓峰对着几块墓碑敬了个标准的军礼,转身对龙腾说:“我走了。”

  “各位哥哥们,老石走了,就剩咱们几个了,老石还是那么招人烦,絮絮叨叨的没完没了,不过这货喝酒还是那么生猛,三口干了一瓶,妈的我的酒给他喝就是浪费,还是咱们兄弟喝的舒坦,来各位哥哥,弟弟敬你们。”龙腾又开了一瓶酒,给每个墓碑前都倒了一些,自己才喝一口。

  “哥哥们,你们放心走吧,家里不用操心,我跟我老子说好了,一定会把家里人照顾好的,我还没告诉你们吧,我爸可牛逼了,我爸是首都军区副司令,官大吧。”

  龙腾停了一下,长长的喘了一口气:“官大有个屁用,我这身皮都被扒了,连给你们报仇的希望都没了,我他妈就是一废物,什么都干不了的废物。”说完龙腾捂着脸呜呜的哭了起来,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