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朱晓明又来了,不过这次他准备的很齐全,带了任命书,也出示了证件,冷着脸坐在龙腾的对面,在一旁还有一个记录员在记录,过程并不复杂,就是讯问龙腾在战场上发生的事情,龙腾如实的讲述了事情的经过,只是当提到兄弟们战死的时候,他的心仿若刀割,无比的疼痛,可是眼前这帮孙子,却一遍遍的将他心中的疼揭开,一刀一刀的扎在他的内心深处。

  “你是说,你一个人至少干掉了四十个以上敌人,还打掉了一架直升飞机?”朱晓明明显不相信龙腾的话。

  “我没什么要说的了,也没有义务回答你提出的问题。”说完龙腾竟然直接闭上了眼睛,龙腾的确有不鸟他的底气,别说他一个小干事,就是参谋部的参谋来了,也拿龙腾没办法,龙腾是正经八板的根正苗红,再说他老子现在还在位,还是首都军区的副司令员。

  “东西拿好,咱们走!”朱晓明看着躺在床上的龙腾,咬牙切齿的说道,只不过他也知道,龙腾根本不鸟他,他再留在这里也是白费。

  朱晓明并没有再出现,龙腾的日子再一次恢复了平静,每天看看书,调戏调戏柳叶,半个月以后,龙腾的宁静再一次被打破了,这次来的不是朱晓明,而是总参二部的一个副参谋长组成的调查组,他们和朱晓明可不同,朱晓明充其量就是拿着鸡毛当令箭,鸡毛来源还不一定正规,这些人隶属总参部,是正经八板的调查人员。

  这一次龙腾并没有多么愤怒,很平静的讲述完整件事情的经过。

  “现在,我们问你几个问题,希望你能如实的回答,首先你说你和你的小队追踪间谍到边境,除了你们相遇,之前是否和间谍碰过头?”

  “没有,我们只是按照间谍留下的痕迹追踪,直到发生战斗。”龙腾平静的回答着。

  “恩,很好,那么我想问你,你作为指挥人员,在看到间谍留下的痕迹时,是否想过是间谍故意留下的或者故意引、诱你们?”

  “没有,我是特种兵,我有我的专业知识,痕迹绝对不是故意留下的,而且我们接到命令的时候,告诉我们间谍只有三到五人,而我们的任务就是消灭这三到五人,将文件带回来。”

  “在战斗打响后,你是否下达让队员掩护掩护自己逃出包围圈的命令?”

  “没有,我们是一支战斗小队,在那样的战斗中,生则同生,死则同死。”龙腾咬着牙说道,压制着心头的怒火,冷声回答道。

  “可是他们死了,你还活着。”问询的人脸上露出一丝轻蔑的目光,很明显不相信龙腾的话,什么生则同生,死则同死,还不是自己逃了,战友死了。

  “我活着有错吗,我难道就该死,如果不是运气,我能活下来么,你们亲自去战场上试试,不吓尿裤子都算你们是爷们,该查的不查,不该查的瞎查,滚,滚出去。”龙腾终于无法压制自己的怒火了,积压在心中的怒火瞬间的爆发了出来,劈头盖脸的将来人一顿臭骂。

  “龙腾,你要注意你的态度,我们是来调查你的问题的,如果你不配合,很容易影响你的处理结果。”那人被龙腾骂得满脸通红,可是他却不能和龙腾对骂,因为此刻的他代表的是正义,正义嘛,怎么可能向泼皮无赖一般打嘴架呢。

  “爱他吗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老子认了,赶快给我滚出去。”龙腾指着门口,大声的吼道。

  “好,龙腾,你要为你今天的态度和今天说的话负责。”副参谋长的脸涨成了茄子皮,手都被气哆嗦了,指着龙腾声色厉荏的说道。

  “我负责,来啊,毙了老子,你们有种就毙了老子,老子等着你们来给老子送枪子。”

  “咱们走,龙腾你就等着处理结果吧。”

  调查的人走了,可是龙腾却久久无法平静,坐在床上,脸色潮红,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三个月以后,龙腾接到了自己的处理结果,开除军籍,也就是说,自龙腾接到处分通知的那天起,龙腾就再也不是一个军人了,原本部队同意让龙腾继续在部队医院治疗的,不过龙啸兵不同意,接到处分当天就派人把龙腾接走了,用龙啸兵的话说就是,现在你不是兵,就没资格住在部队的医院里,我龙啸兵一辈子光明磊落,我儿子也照样不占部队一点便宜。

  在接龙腾的车驶出部队的时候,龙腾哭了,自打生下来龙腾就跟兵混在一起,自己入伍以后,他更是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是一个兵,这部队就是自己的家,现在突然军装被扒了,自己不再是一个兵了,龙腾迷茫了,找不到方向了。

  龙啸兵坐在龙腾的病床旁边,自己点了一个烟,又给龙腾点了一根,叹了口气说:“别撒猫尿了,这事不怪你,我看了战斗报告,没给你老子我丢脸,要怪就怪这操蛋的社会,这操蛋的人心,你这次没死是命大,有人想让我老龙家绝后啊。”龙啸兵很罕见的没在龙腾掉眼泪的时候呵斥他,别看龙啸兵表面上很粗犷,实际上心里清楚着呢,混到他今天这个位子,大风大浪见得太多了,还有什么事看不明白的。

  {`看Y正d+版《章#节/上Qq酷匠网5

  龙腾默默的接过龙啸兵递过来的烟,狠狠的抽着,一句话也不说,双眼呆呆的看着车窗外,车窗外有一队队正在训练的士兵,那熟悉的喊声清晰的传进龙腾的耳中,在的时候没发觉这些自己每天都经历的东西有什么,离开了才深深的留恋。

  龙腾一直看着车窗外,直到车辆驶出了部队,龙腾才幽幽的说道:“爸,你说人死了,都去哪了,猛虎还有黑熊他们是不是看着我呢?”

  “龙腾,你是我龙啸兵的儿子,无论你还是不是一个兵,还穿不穿军装,你都不能怂,不能丢老龙家的份。”听着龙腾的话,龙啸兵的心里一个突突,龙腾今年才二十来岁,这话中却带着沉沉的死气,龙啸兵听得出来,那是生无可恋的语气,他就龙腾这么一个儿子,万一儿子真因为这事干点什么傻事,那还不要了他老命了。

  “我就想,猛虎他们是不是都看见了,看见了我被人把这身皮扒了,看见我这个窝囊样,他们走的时候,我说给他们报仇,看我现在这操行,还怎么给他们报仇,他们肯定会恨我吧,自己说出去的话,就跟放个屁一样,也不对,放个屁还有味儿呢,我这连个味儿都没有。”龙腾咧嘴笑了笑,露出了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脸上的泪水还在流,将这个笑容衬托的那么的凄惨悲凉。

  “儿子,你信得过你老子么,如果信得过,你就睁大了眼睛就给我好好的看着,给我龙啸兵下绊子的人,这么多年多了去了,都让老子给灭了,想让我老龙家断子绝孙,我就灭你满门,有你老子在,你兄弟就不会白死,就得有人为他们殉葬,但是你得给我记好了,你他妈是老龙家的种,就得有老龙家的样,无论在哪,都得给我挺直了腰板,活出个样来。”龙啸兵身上的气势一下就迸发了出来,那是铁血,是倔强,更是霸气,甚至身上还带着一股子杀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