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我……”片刻功夫,石晓峰走了进来,在他身后跟着两个身着军装的人,教导员和中队长。

  “你过来点。”龙腾嗓音嘶哑的说道。

  “什么?”石晓峰没明白。

  “我说你靠近我点。”

  石晓峰疑惑的看了龙腾一眼,将身体靠近了龙腾,“再低点。”石晓峰低下了头,他以为龙腾想在他耳边说话,所以将头压的很低。

  “石晓峰我操,你他妈把我兄弟的命还回来。”龙腾大吼着,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竟然抡起了包扎得鼓鼓囊囊的胳膊,一拳掴在了石晓峰的脸上,输液的针头直接弯在龙腾的血管中,针尖扎穿了血管和皮肤裸露了出来,胳膊骨折处发出了清脆的断裂声。

  鲜血顺着龙腾的手背流了下来,剧烈的疼痛让龙腾的胳膊无法控制的颤抖了起来。

  龙腾的拳头看似凶狠,其实根本没发出多大力量,他也无法发出更大的力量,和石晓峰的脸比起来,他那骨折的胳膊更加的疼痛。

  “啊……”站在一旁的小护士捂着嘴发出了一声尖叫,她根本无法想出来,一个胳膊四处骨折,手上还带着输液管的人,是怎么将胳膊抬起来,怎么打人的。

  “石晓峰,你他妈就是一畜生,猛虎,黑熊他们都死了,全都死了,你他妈这个畜生,是你害死了他们,是你害死了他们。”龙腾似乎对自己胳膊上传出来的疼痛浑然未觉,大声的嘶吼着,最后声音已经变成了哽咽,眼泪顺着龙腾那血红的双眼滴落着,他死死的咬着干裂的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哭声,嘴唇都被他咬出了血。

  石晓峰眉头紧皱,一张标准的国字脸紧紧的绷着,可是却脸声他的双拳紧紧的握着,他的眼圈也已经变红了,颤抖着嘴唇,想要说点什么,却什么声音都没能发出来。

  “龙腾,你干什么,你眼里还有没有纪律?”教导员将石晓峰拉到了一旁,瞪着龙腾呵斥着。

  “纪律,我去他妈的狗屁纪律,我他妈遵守纪律,谁为我兄弟的死负责,你能吗,王志博你他妈能为我兄弟的生命负责吗?”

  “我……”教导员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龙腾,他的确不能,也没有能力承担这份责任。

  “不能,就他妈的给我滚蛋,命令是石晓峰下的,我就他妈冲他说话。”

  “他们也是我的兵,也是我的兄弟!”石晓峰哭了,一个大男人,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一个流血不流泪的战士,竟然如同孩子一样的嚎啕大哭,眼泪哗哗的流着。“我也不知道会这样,要不然我宁可亲自上战场,我宁可死的人是我,也不愿意看到我的兵出事。”石晓峰蹲在地上,死死的抱着头,不断的揪着自己的头发,状若疯癫。

  “龙腾,猛虎他们牺牲了,你心疼,我们也心疼,大队长这些天承受了多少事情,你根本就不知道,再说这命令是总参部直接下达的,亮剑小队不去,也会有其他小队的人去,至于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们也想知道。”教导员不愧是搞政治工作的,见到时机不错,插话道。

  “你想为猛虎他们报仇,就应该冷静下来,将你知道的事情汇报给我们,然后才能决定下一步动作,你这样,根本解决不了任何事情。”教导员继续做着龙腾的工作。

  “滚……”龙腾无法反驳教导员的话,他知道教导员说的是对的,自己是一个现役军人,军队有军队的管理体系和解决事情的办法,可是他胸中压抑着一腔怒火,无处发泄的怒火,他不想再听教导员做政治工作了,此时任何的政治工作都无法将他心头的血和火平息下去。

  “龙腾,你……”

  “志博,你先出去吧,我和龙腾谈谈。”这时候石晓峰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从地上站了起来说道。

  “石晓峰,你现在没有权利和龙腾私自接触,你……”

  “少跟我唧唧歪歪的,你信不信我把你踹出去,你要明白你自己的身份,你他妈是东方神剑的教导员,别他妈当吃里扒外的货。”石晓峰懒得听王志博墨迹,对着王志博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

  教导员王志博被骂得满脸通红,狠狠的剐了石晓峰一眼,狠转身走了出去,即将走到门口的时候,王志博转过身:“石大队长,这件事我会如实向上面报告的,你应该清楚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你自己好自为之。”

  “随便你!”石晓峰不屑的说道,看都懒得看王志博一眼。

  石晓峰从兜里掏出烟,自己点了一根,还没等抽呢,就听身后的小护士叱呵的声音传来:“这里还有病人,你怎么能抽烟呢,你不为你自己着想,还不为病人着想吗?”

  石晓峰看了一眼小护士,憨憨的笑了笑,点了点头,不过他并没有将烟掐灭,反而是看了龙腾一眼,龙腾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咧开嘴笑了一下,石晓峰竟然将嘴里的烟递到了龙腾的嘴里,这场面看得身后的小护士一阵目瞪口呆。

  “我说,他可是……”

  “没事,活过来了就死不了,我的兵我了解。”石晓峰摆了摆手对小护士说道。

  更“‘新nO最y快上酷U匠1@网

  “你们,你们可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小护士被气的不行,她也知道自己管不住这俩大兵,跺了跺脚,跑出去找医生了,屋内此时就剩下了龙腾和石晓峰两个人了。

  “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到达任务地点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整个小队只有你一个人回来,而你整整昏迷了十三天,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石晓峰就坐在冰冷的水泥地板上,狠狠的抽着烟。

  龙腾抽了两口烟,石晓峰站起来,将龙腾嘴里还剩下的半截烟拿了下来,扔到地上熄灭掉,自己又坐回到地上。

  “我们到达任务地点之后,追踪了三天,才发现间谍小队,战斗打响后,我们才发现我们已经被包围了,就这样一场突袭战变成了遭遇战,结果只剩我一个人逃出了包围圈,猛虎他们都挂在了包围圈里,敌人并没有放过我的意思,一直咬着我,我逃了三天,他们追了三天,最后他们竟然出动了武装直升机,最后我被我干掉了一架,我也栽在了一颗大鱼(火箭弹)身上。”龙腾嗓音依旧喑哑,说话对他来说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现在他的情绪已经平静了下来,所以他尽量用最简单的描述了战斗的经过,石晓峰仔细的听着,眉头一直紧紧的皱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