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婊子养的,让你咬着我不放,来爷爷这,爷爷给你点好吃的。”龙腾快速的将狙击枪换上了穿甲燃烧弹的弹夹,跳到了一棵大树后面,听着渐渐靠近的轰鸣声,龙腾紧紧的咬着嘴唇。

  直升飞机飞临龙腾的头顶,直升飞机快速的爬升,然后压低机头准备俯冲,龙腾咬着牙,从大树后跳了出来,驾驶员和炮手清晰的出现在了龙腾狙击枪的瞄准镜中,“砰……”龙腾扣动了扳机,子弹透过防弹玻璃正打在驾驶员的脑袋上,掀起一躲绚烂无比的血花。

  这躲血花也成了龙腾视线中最后的风景,一旁的炮手下意识的发射了一枚火箭弹,火箭弹在龙腾身前炸响……

  呀……你醒了?”一个女孩的惊呼声将龙腾从深深的回忆中拉了回来,龙腾侧目看了一眼女孩,女孩穿着白色医用大褂,头上戴着护士帽,脸上还带着一个白色的口罩,一双水汪汪大眼睛中满是惊讶。

  “护士?难道这里是医院,不应该啊,医院不应该是这样的。”龙腾心里产生了一丝疑惑,这里的门是金属的,铁或者是钢,刚才这个护士开门的时候,龙腾听到了金属门发出的声音,而且通过窗户射进来的光线也让龙腾估算出了窗户的高度和大小,这里更像是一间禁闭室。可是如果说是禁闭室又不对,这里清晰的传出各种仪器的声音,禁闭室是不会有这种东西的。

  “这里是哪?”龙腾想要说话,可是喉结上下滚动,却只发出了呜呜的声音,嗓子中的管子影响了龙腾的声带,致使他无法清晰的发出声音。

  “你别激动,等一下,我,我马上去找医生过来。”穿着护士装的女孩见到龙腾不断的呜呜着,十分紧张,说话有点不利索,出门的时候竟然撞到了一下旁边的仪器,这是一个新手护士,或者她根本就不是护士。

  作为一个经常游走在生死线上的特种兵,细致入微的观察并掌控自己所处的陌生环境是必备的因素,这会对特种兵的猎杀、逃脱、侦查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龙腾虽然观察的很细致,不过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现在他口不能言,身不能动,除了大脑能够思考之外,连动动手指都做不到,他还能做什么呢。

  不大一会儿,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来的人不少,至少在五个以上,这是龙腾通过脚步的声音判断出来的结果。

  首先进入的是医生,姑且称之为医生,因为这人的确是一身医生的装束,然后是那名出去叫人的护士,再之后的人,龙腾由于角度问题就看不到了,不过他通过脚步声判断,后面的三到四个人都是军人,因为他听到了军靴和地面碰撞发出的声音。

  “病人真的醒了,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快,马上对伤员进行检查,心电、血压……”

  “呜呜呜……”在检查过程中,一张熟悉的脸庞出现在了龙腾的视线中,看到这张脸,龙腾一下激动了起来,挣扎着想要起身,无论他怎么挣扎还是无法做出什么动作,最后身体都瑟瑟的抖动了起来。

  东方神剑部队的直接指挥官,部队长,当初就是他下达的让亮剑小队消灭间谍,追回秘密文件的命令,也是这个命令导致亮剑小队除龙腾外全军覆没的悲惨结局。

  “病人情绪现在很激动,麻烦你们先出去。”见到龙腾的的情绪发生了强烈的变化,一声医生直接对身后的军人发出了驱逐令,他看得出来,龙腾是因为见到身后的人情绪才发生变化的。

  “龙腾,你别激动,有什么话等检查完再说。”大队长无奈的摇了摇头,留下这么一句话转身走了出去。

  “呜呜呜……”龙腾不想放过他,想要问清楚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战友们的面孔还清晰的印在龙腾的脑海中,战友们的鲜血还不断的刺痛着龙腾的心脏,他需要一个解释,需要一个人来为那些逝去的年轻的生命负责。

  “别激动,放松,放松。”医生尝试着让龙腾放松下来,不过他的话看起来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龙腾的身体依然剧烈的抖动着,他迫切的需要一个答案,迫切的想要知道敌人是谁,迫切的想为战友们报仇,而这一切,他只能通过刚刚走出去的部队长才能得到。

  “我不知道你身边发生了什么,现在你是我的病人,就必须要听我的命令,我是一名军人,你同样是一名军人,你应该知道现在你的处境,如果你不配合,就什么都做不了。”医生的这句话让龙腾冷静了下来,渐渐的他恢复了平静。

  医生和护士为龙腾做着检查,报出了一系列的医疗参数,最后将龙腾嘴里的食管,鼻孔中插着的氧气管,还有排尿管撤了下去。

  “我要见石晓峰。”石晓峰,也就是龙腾的直接长官,东方神剑的部队长,这是龙腾说出了他醒来后的第一句话,那声音让龙腾自己都觉得恶心,如同金属摩擦发出的声音一般,而且这句话说出之后,他的嗓子如同被刀片划过一般,火辣辣的疼。

  “现在你还不能见他,你无法控制你的情绪,我……”

  “别他妈跟我废话,我他妈说我要见石晓峰,你赶快把那个孙子给我叫进来。”龙腾直接打断了医生的话,用力的嘶吼着,他发出的声音更加的刺耳,嗓子也更疼,就好像时刻都会断裂一样,可是嗓子的疼却无法和他心中的疼相比。

  七个人,七个鲜活的生命,自己那比亲兄弟还亲的兄弟,就在自己的眼前一个一个的死去,一个一个的消失,每一个人的死亡,就如同对着龙腾的心脏上发射了一颗子弹,让他的心,鲜血淋漓,千疮百孔。

  “你……”医生本来想指责龙腾,可是当他看到龙腾那狰狞的表情,血红的双眼,心底竟然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医生将原本准备好指责的话咽回了肚子里,转而说道:“好,我去叫他,小柳,你给病人少喂一点点水,滋润一下喉咙,他这样对嗓子伤害很大。”

  “啊,是,长官!”一旁的小护士被龙腾的表情给吓呆了,那究竟是一副怎样的表情啊,想要吃人的饿狼,不,那表情比饿狼更加的凶狠,更加的凶残,这表情让小护士清晰的感觉到了龙腾身上的戾气,甚至还有那浓浓的杀意,这个人身上到底发生什么,一个人要承受什么样的痛楚才能有这样一副表情,直到那个医生走出去,小护士才缓过神来,答应了两声,急忙去给龙腾倒水。

  !看)正版On章C节上酷'$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