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劫非常的不快了。

  “我草你奶奶的,我真不会用”司徒口中骂道。

  “你靠你爷爷的,你敢骂我?我靠你大爷!”无劫也是回骂道。

  二人骂着的同时下面形式完全不受控制了。

  “林六你功法特殊,你来在前面,我和林孽在后面支撑你,我们三人合力必能将他一招打得神识破碎法力溃散”杜姓大汉后退一步对着光头青年说道,意思委婉,将这句话说白就是杜姓大汉想让光头青年打前锋,当炮灰,即使三人合力还是让杜姓大汉法力受到了波及,若是杨禹玩命前面的一人即使不死那也得重伤,杜姓大汉可不想因此而受重伤,所以只能让光头青年当炮灰,光头大汉修为比杜姓大汉低上不少,如他站前必定会被杨禹的玩命一击打成重伤。

  “不!不!”光头听言吓得后退几步,机智的转看一旁的少年嘿嘿的笑着道:“林孽你去站前面,你的天赋杰出,不会有危险的,我们两个可都站在你后面呢”

  “啊!”少年听言顿时双脚颤抖了起来,不想违背光头青年的话可是也不想死,脸上满是惶恐至极的神色,少年此刻全身瑟瑟发抖,脚一点也动弹不得,还同时的咽了口唾沫。

  “快!站前面!”光头青年见状一拉少年的衣服,少年前进了几步,差点跌倒,又是站着不动,瑟瑟发抖,见状光头大汉脸现不快之色道:“废物!”

  “小心!他过来了!!”杜姓大汉一声大叫,随即全身细胞紧张了起来,双脚扎地,法力顿时狂涌而上,随时可以接上杨禹的突袭,杨禹只对杜姓大汉突袭而来,双脚微微离开地面,速度展开到了极致,手中有着一颗徐徐燃烧的火球,杜姓大汉也不犹豫顿时将法力全部凝聚到了双手的皮肤表面,就在这时杜姓大汉的双手出现了一层透明可见的保护膜覆盖双手,这是法力形成的保护罩。

  “助我一臂之力!”杜姓大汉大喊。

  听言,光头青年猥琐一笑,随即冲了上去一掌拍在杜姓大汉的后背之上,法力适当的输出,少年则是被杨禹排山倒海的气势所吓到了,一屁股吓得坐到了地上,心狂跳了起来。

  “给我去死!!”杨禹带着排山倒海般的气势握着一颗徐徐燃烧的火球打向杜姓大汉,誓要将对方碎尸万段,杨禹早已对巍虚宗不死不休,这次见到了是一个机会,是一个对于杨禹来说的机会。

  “来吧!!”杜姓大汉大叫,双手做出了适当的防御姿势,他能挡下杨禹的这一击。

  光头大汉本是对着杜姓大汉狂输法力,可是当杨禹临近之时,法力徐徐的开始下降输出,慢慢开始降,嘴角含着一丝猥琐的笑意。

  “那个什么野狼鬼护送队的小子,想不到还挺有战术的,恐怕是个战术上的天才,司徒小子你可要看好什么叫做战术!”无劫开始啧啧称好了起来,他是个很少佩服人的妖怪,他都称奇了,那必然不赖。

  听着无劫的夸赞声,司徒表示不屑,也表示无语,虽是如此,但司徒依旧是仔细的看着斗法。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司徒本是注视杜姓大汉这里并没有在意后面的少年,这下听见惨叫声看去,少年的头直接被贯穿了一个拳头大的洞,血肉模糊,少年趴在了地上已经陨命了,手也是被活生生的撕开,看起来吓人至极,在少年的后面的土地上有着一个不大不小的黑洞,足够进一个人。

  杜姓大汉并没有为此分心,全力准备接下面前冲来的杨禹那一击,可是就在这时令人惊异的事情就发生了!排山倒海气势冲来的杨禹忽然消失了,“啪”的一轻响消失的位置半空一张符箓徐徐飘落,掉在了地上。

  见此一状,杜姓大汉和光头青年大惊,随即,杜姓大汉怒得抓狂,叫道:“化身咒!!”

  随即,光头青年和杜姓大汉转看少年的位置,见到了少年这般凄惨的死样,他们的战力被削了不少,杜姓大汉极怒的狂叫:“有本事正面斗法!!狗杂种!!”

  杨禹先是暗自使用出化身符箓,随即将真正的杨禹隐藏身后,而真正的杨禹则是使用遁地术悄悄绕到了少年的身后,杨禹控制自己的化身攻击杜姓大汉,可是就在这时,在杜姓大汉和光头青年集中精气神之时,杨禹突从少年身后出现,使用一招火球将少年取掉了性命,最后再次进入洞中。

  “有一分战术,可惜实力想对他们而言相差太多,想要赢还是太异想天开了些”无劫道。

  “是挺厉害的”司徒看着这精彩的斗法口中喃喃,心中对杨禹有了几分敬重,这就是老道的修仙者,他必然经过了大大小小的斗法不下百次了吧,如果不是天资过于拙劣,不然修为绝不可能低到哪里去的,这点是肯定的也是一定的。

  “修为极低,市井小辈,在我无劫眼中依旧不能算是一个屁渣子”无劫心傲的说道,曾经的他还真可以算是个人物而已,只是因为时间匆匆流逝,三千多年早已被修仙界抛之天外,现如今只是修仙界的弃婴而已。

  “别自说自话,无劫前辈这把剑该如何操控我可都还不知道呢”司徒可实在听不得无劫的自夸无奈的一摇头,道。

  “我的事迹你日后便会慢慢得知,是否是自说自话你自然便知,连袖中剑都不会操控你竟然进入修仙界五年了!我在进入修仙界半天里可是就学会了四种法术,操控袖中剑可从来没有学过”无劫哼了一声。

  “爱计较的老头子”司徒无奈的叹了口气,道。

  “老夫不想与你争辩,我会将操控袖中剑的方法传入你的脑海中,能不能学会就得看你的悟性了”无劫道,最后还说了句就得看司徒悟性的藐视话语,对方不用学便会而司徒学了能不能会还得看悟性,这不是极度藐视司徒嘛!

  顿时间,无数的信息涌入司徒脑海。

  “林六散开!”杜姓大汉叫道,随即,猛的一跺脚倒飞了起来,光头青年听言一惊,也是一跺脚本是想要倒飞,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光头青年叫下凹下去一个洞,洞中伸出了一只黑不溜秋的手来,将光头青年小腿抓住,抓得死死的。

  “啊!”光头青年趴在地上乱叫了起来,脸上面无血色,惊慌失措,这时光头青年对着前面的杜姓大汉大叫:“杜哥他出来了!!”

  杜姓大汉看去心中一惊,想要上去帮忙之时,“蓬啪!啪!”杜姓大汉后方的地面突然裂开,忽然之间从洞中跳出一个人来,手拿一把袖中剑劈向杜姓大汉,杜姓大汉大惊,法力狂涌入双臂起来防守。

  嗖!一把散发微芒的袖中剑忽然刺中了杜姓大汉的胸膛,杜姓大汉“噗!噗!”两声吐出两口鲜血来,怒极的目光瞪着面前的杨禹,这个是真身,百分之百是真身,杜姓大汉的神识能感觉到。

  “为……什……么?”杜姓大汉极其不理解对方的袖中剑为何会从后面刺中他,在杜姓大汉完全感应不到的情况下,这是为什么?他不理解,其实这把剑并不是杨禹的剑,而是司徒的袖中剑,此刻的他已经粗浅的学会了袖中剑的操控。

  “死!!”杨禹瞬间将杜姓大汉的头颅劈下瞬间,头体分离,杨禹毒辣的心岂能轻易放过对方,又是手拿袖中剑对着杜姓大汉三挥,杨禹速度手指轻点杜姓大汉胸膛,“蓬!!!”杜姓大汉的身体顿时如装满血的气球一般爆开!尸骨无存!

  “啊?!”光头青年见状吓得面无血色,趴在地上大叫道:“放过我!我求你放过我!我求你!!”

  K。酷匠)网J9唯2一◇{正版U/,@其他都1!是盗版w*

  一般普通人向人求饶都会说一些令人心动的条件来买自己的小命,而光头青年显然已经吓得魂飞天外了,只是不停的叫着求杨禹放过自己。

  杨禹更本无暇考虑刺中杜姓大汉的袖中剑从何而来,因为他已经被怒气冲昏了头脑,杨禹走上前去,道:“巍虚宗的人都该死!”

  “我求你放过我,啊!我求你放过我!!”光头青年哭着大叫,苦苦哀求,只希望能博得一丝生的希望。

  “都得死!都得死!!”杨禹握着袖中剑对着光头青年的头颅猛的刺下,袖中剑整把刺入光头青年头颅,光头青年的头盖骨瞬间“啪”的一声裂开一道大口子,光头青年瞬间陨命,光头青年因为害怕到了极点完全都无法操控法力了,才会被杨禹轻易灭掉。

  杨禹不知他后方掉在地上的袖中剑,剑尖开始微转,尖头对准了杨禹,杨禹神识感觉到了不对劲,刚转头,“嗖”的一声,袖中剑刺中了杨禹的心脏部位,瞬间陨落,没有一丝挣扎与痛苦。

  “无劫前辈很痛恨这种人?”司徒看着忽然间失控的袖中剑,口中说道。

  “这种小辈有什么痛恨的,看不顺眼而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