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青年不是别人,正是杨禹。

  杨禹此刻脸色并不好看,嘴边有着血丝,杨禹因为刚才那一掌受了不重不轻的伤,法力则是被削弱了三四层,杨禹充满杀机的目光瞪着远处三人,杨禹在那封信中得知了巍虚宗弟子的所在位置。

  好强劲的一掌!杜姓大汉心中想到,即使是他们三人合力打出的一掌,这样还是让杜姓大汉的法力受到了影响。

  “真是个强劲无脑的人,竟然敢一个人主动来找巍虚宗的麻烦”司徒此刻躲在杨禹后方百米的一颗隐秘的巨树上,透过缝隙看着情形,道。

  看正4版章|节上3酷#6匠1《网

  “这个人不好对付,你们都小心一点”杜姓大汉对着后面的光头青年和少年说道。

  少年有些畏惧的脚步后退了一步,但只是退了一步他就坚定了脚,他们三个人绝不可能会被面前这个青年团灭,所以绝不能后退。

  “在下不报姓便要冲上来直接制我们于死地,你这样做未免太过分了吧!”杜姓大汉转看杨禹目光狠厉的道。

  杨禹受了那一掌,发热的头脑清醒了很多,他绝不是这三人的对手,心中有些怪自己太冲动了,杨禹冷哼一声发怒着声道:“哼!爷行不更名做不改姓,北州野狼护送队,杨禹!”

  杨禹是被野狼护送队派出来执行这次任务的,同样是野狼护送队的还有朴龙,吕孙女二人和郑恩都是途中被护送方加入进来的。

  “呵呵!原来是野狼护送队的人,久仰大名!在下三人乃是巍虚宗的弟子此次来这里,是来完成我们掌门派给我们的任务而已,若是哪里得罪了阁下我们赔罪便是”杜姓大汉听言一笑,恭敬的一施礼道,杜姓大汉可是清清楚楚查清这次护送宝物的人都有谁,杨禹更是清楚,杜姓大汉是故意当做不清楚,且说的是掌门派给他们的任务,主要是想对方心理上崩溃绝望,如果对方心理都绝望了想要杀他容易得很,那一掌可真是让杜姓大汉感觉到了杨禹的强劲,不然杜姓大汉也不会想要以话语让对方感受绝望。

  “这下想撤退恐怕很难了”司徒蹲在树干上透过缝隙看着情形,司徒很快看出情况不妙了,口中喃喃道。

  “这样就怕了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懦夫!”一道声音从司徒脑海中响起,这道声音非常真实,且只有司徒一个人能听得到,仿佛就像传说中的意识交流。

  听着脑海中传来的话语,司徒先是一呆口中道:“你是谁?”

  “司徒!我是谁你不需要知道,你也没有资格知道,我只能告诉你我现在暂时寄生在你体内了,其余的我就不想告诉你了”声音从脑海响起。

  “寄生在我体内?什么时候的事”司徒不顾对方的言语,口中喃喃说道,寄生?司徒可完全没有察觉,可是对方是如何寄生在他身上的呢?这让司徒很是好奇,非常好奇,他这五年可没有接触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

  “哼!我不会告诉你的,因为你没有资格,你只是一个被寄生的人体而已,你是个奴隶永远不要询问主子的事情懂吗!”

  “哼!你说我是被寄生体我就是被你寄生了吗?只是利用神识传音而已,你究竟是谁?!”司徒口中不快的道,司徒并不知道对方是不是真的寄生在他体内,只能利用这一番话来验证真实性了,毕竟脑海通话利用神识想通也可以做到。

  “告诉你也无妨,还记得五年前那个死尸手中握着的七彩珠子吗?”

  这下司徒忽然之间恍然大悟,司徒非常惊讶,司徒这下算是完完全全记了起来,司徒也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心中仍是有一些疑惑。

  “不怕确切的告诉你,现在那颗珠子就寄生在你的体内,珠子寄生着你,我寄生着珠子”

  “不知前辈尊姓大名”司徒善意的道,对方寄生在他的身上司徒当然得好好说话。

  “哼!老子的大名曾经可是威震四海八方,响彻天地的无劫你竟然不知道!!”无劫心中有些不快了,声音有些怒意。

  “前辈请息怒!我虽然不知道前辈的事迹,不过想来必是传奇般的存在”司徒赶忙劝说安慰,因为无劫的怒意让司徒全身有了刺痛的感觉,对方不说他的大名司徒怎么可能知道,就算说了他大名司徒为什么要听说过,司徒有点无语了。

  “无劫的大名你都没有听说过,亏你还能在修仙界呆五年,当年我呀可是威震四海八方,一人独杀千人高阶修士,即使是苦天大帝也奈何不得我几分,若不是一念的妇人之仁岂能落得今日这般下场。”说到最后无劫叹了口气,有几分往事不堪回首的感觉。

  “前辈不必灰心丧气,我相信您总有东山再起的一天,或许只是机缘未到而已”司徒摸了摸鼻子上的汗无奈的再度安慰道。

  “我这一寄生在寄魂珠上就是三千五百年,呜!”无劫颓废的说完一句话,到了最后竟然发出了哭声来,好像很冤屈的模样,他这三千五百年都是在黑暗中度过的,这下才算是看见了一点光,而且他的灵魂也是经过对这颗寄魂珠三千五百的炼化,才真正的融合成了一体,他也是近几年才可以开口说话的。

  “前辈莫要伤心,这个天下间存在很多可以炼制人体的秘术,我若是学会此等秘术,前辈不就可以复活了吗?”司徒道,其实有没有这种秘术司徒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安慰对方而已,什么叫秘术?稀少人知道的法术就叫秘术。

  “其实我也早就有这个打算了,这些期间,我试过很多人看是否能与寄魂珠融合,结果除了你成功外其余的人都死了!”无劫缓缓从伤心的边缘被司徒拉了回来。

  “无劫前辈觉得我有古怪?”司徒一凛道。

  “呵!你认为你比其他人有些特殊?别傻了!你只是气运相比之前那些人好了些而已”

  真是个爱小瞧人的老家伙,司徒心中想到,随即没有再说话了,因为下面的形式似乎有些控制不住了,随时可能大打出手的样子。

  “那个叫杨禹的已经闯入虎穴在劫难逃了!司徒你如果想要将这次护送成功完成就只能在此动手杀了他们三人,不然可就没有机会了,这可是绝佳的偷袭机会”无劫道,无劫对司徒这五年可是了如指掌。

  “前辈你又不是不知晚辈现在的修为,现在的我想要偷袭杀掉他们三个人可是非常困难的,即使与杨禹联手也是非常困难”司徒非常的无奈,说道。

  “哼!这群小辈不值得我出手!我若想要灭他们气势微展他们便可化为灰烬”无劫很是不屑的道。

  “我倒是真希望如你所说”司徒苦笑一声道,司徒真不确定对方是在吹牛皮还是实话,若真是如他所说,司徒岂不是无敌了,七山宗掌门又算他毛线呀。

  “你质疑我!信不信我让你形神俱灭!”无劫听到司徒说的这话顿时发怒了,他本性傲,受到此等侮辱岂能受得下。

  “你说这话又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想让我给你塑造身体吗?好吧!如果是这样那你就永远活在黑暗中吧!”司徒也不甘示弱,道,他不怕对方的强硬态度,三千五百年的时间他的冷静恐怕早已非常人所比了吧,无劫顶多只是发怒而已,绝不敢过度的刺激司徒。

  “想当年我也是圣界四海八方的风云人物你这么和我说话,我当然得怒”无劫虽然不甘心不过话语中有些示弱的解释了起来。

  “前辈觉得我这次该如何应对,我一个人绝没有胜算”司徒看着下面的情形,转移开了话题说道,虽然司徒没有胜算但这可是绝佳的偷袭机会,错过这一次恐怕没有第二次,司徒觉得有无劫在胜算应该提高很多才是。

  “我有一件袖中剑法宝,可以借给你使用,这件法宝无声无息偷袭杀掉这四人简直是易如反掌”

  “前辈突然想要接我法宝一用不知是何居心?还是说现在想要尽快让我变强,从而有能力为前辈寻找秘术呢?”司徒谨慎如斯的道。

  无劫哈哈大笑了起来道:“后者”无劫对身体的渴望是常人无法想象的,他是多么想重新拥有一具身体。

  “不要废话了!快张开嘴巴!我把袖中剑放出去”

  司徒闻言立即睁开嘴巴,对方这么主动要求借他东西,司徒怎么可能会拒绝,“嗖”的一声轻响,一束光芒从司徒喉咙放出,出口后,司徒一把抓住了那束白光,是一把小剑,小剑颜色普通重量很轻,长度与手掌差不多十几厘米,宽则是三四厘米,这便是“袖中剑”,俗称“飞剑”。

  “晚辈从未使用过袖中剑,不知这次能否偷袭成功”司徒看着手中的袖中剑道。

  “我说你能行你就能行,这把袖中剑可不是一把普通的袖中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