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谁对肇天命皇子不满的,都可以站出来!肇天命皇子好好教育教育你们!”肇宝儿嘴角一撇扫了一眼远处簇拥在一起的人群,露出鄙夷的目光道:“不是说这批新来的弟子不怎么听话吗?尽是些贪生怕死的废物!”

  司徒早已不在这处地方,而是早早的走出了这里,他此刻走在宽敞的主广场上,去五山的接任务处并还没有算接下了,只是一个登记而已,还要去五山主任务处领取执行令牌,领取执行令牌的地方并不远,司徒很快就到了,这里是一个人来人往且金碧辉煌的大殿,在大殿中有着很多桌子,每张桌子都有一个负责人,这些都是领取令牌的地方,司徒很幸运的没有排队就领到了任务令牌,任务令牌只是半个手掌大小,很普通的木质令牌,唯一不普通的就是令牌里有接任务人的一点神识,这是以防那些想要假冒七山宗代接任务的人。

  毕竟不止是七山宗接任务可以得到灵石,还有其他的修仙宗门,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司徒接的是一个护送任务,难度非常简单,炼气期二层修为足矣,司徒领了令牌就没有多留,按照令牌所指的方向极速跑去,快点去完成任务就可以早点得到灵石且就可以马上进入炼气塔修炼。

  很快的下了七山宗对着一个方向使用法力飞速奔去,时间也很快,一眨眼就是奔了半天时间,此刻已是烈日当空的晌午了,司徒的后背几乎都被汗水浸透了,他在无穷无尽的树海飞奔,司徒看了一眼手中拿着的令牌,任务令牌上有任务负责人的神识,它会在任务令牌上出现一道金光为其指引道路。

  司徒很郁闷,进入修仙界修仙还真难,这个任务的灵石不多,估计司徒在炼气塔修炼个几个月都得开始接任务了,如果在炼气塔优质的地方修炼恐怕这些灵石用不了一个月。

  “你个死老头!你是找死了!我真想把你给剁了!”

  啪!巴掌声响起。

  在树海之中,一颗特别显眼的巨树前一个看起来二十来岁的青年给面前看起来七十来岁的老头狠狠的扇了一巴掌,老头满脸是血,牙都被打掉了几个,老头后面有着一个十四来岁的少女,少女此刻在老头后面哭个不停,但是却不敢对青年如何,除了哭剩下的就只有害怕了。

  “如果不是你们两个废物!我们会被人盯上?废物!废物!”青年反手又是对着老者狠狠的扇了两巴掌,老头被打得几乎快要断气了,但是也不敢说什么,只是护住后面的少女,少女不停的不断的哭泣,脸上满是泪痕的白皙小脸又被泪水滑湿了,少女只是不断的哭泣,不敢说出一句话来。

  “老头!我告诉你!我发火不受控制了可是很可怕的!现在给我跪着!”青年狰狞着面庞杀人的眼神看着老头,话落一脚踹在了老头的干瘪的大腿上,老头脸色骤变,一只脚的膝盖失去支撑力重重砸在了地上。

  “被人盯上了,又他妈的被人盯上了!都是因为你们这两个废物!到了最后还要和我们分灵石!”青年不断的又开始对着老头扇巴掌了,老头被每扇一次都会吐一大口血,老头其实可以反抗一二但是因为生性懦弱被人打得要死不活的。

  嗖!破风声传来,一道皓芒she来,从侧面she向青年,青年听声瞥见了射来的皓芒,脸色微变,双脚蹬地往后倒射而去,很快倒射出十几米。

  当!一把白色的长剑斜着插入了老头面前的的土地里,还在不断的摇晃,丝毫未伤及老头和少女分毫,侧面从树林中飞出两个人来,一男一女,男的看起来精壮四十来岁,女子虽不算漂亮,但是身材火爆二十来岁,他们二人“嗖”的一声飞出站在了老头和少女的面前。

  少女见二人顿时露出了真实的笑容,仿佛无尽黑暗中见到了一丝希望的光芒,老头则是一脸无可奈何之色。

  “杨禹,你真是了人面兽心的东西,要不是上次吕老爷子帮你说情你现在还有命?我和朴龙哥一走你便对他们二人又打又骂?我看我们被盯上十有八九都是因为你!”女子愤怒的看着杨禹极其恼怒的骂道,心中对杨禹本身就极其的反感,她早就看清楚杨禹那人的性子了,忘恩负义!

  “我的事不用你们管!我就是杀了这个老东西又与你们何干!”杨禹站在十几米开外突然暴叫道。

  “狗东西!忘恩负义的狗东西!”女子听言大怒,愤怒着声音道。

  “什么!你叫我什么!要不要打一场?我要把你的衣服扒光,然后把你拿去喂妖狼!”被比自己弱的女人骂狗东西,这让杨禹真的发火了!

  “好啦!郑恩别吵了!我们现在被人盯上了就不要自乱阵脚了,安心等待援兵,吕老爷子并没有什么大碍敷点灵草就应该没事了,我们现在同仇敌忾才是最重要的”女子郑恩旁边四十来岁的精壮中年男人朴龙开口了,见这次的主负责人都开口了,郑恩也不好再说什么,杨禹有火没处发一拳猛打在身边的巨树上,一拳打得巨树巨晃,差点就倒了下来。

  朴龙转身看向后方跪倒在地极其无奈的老头,老头真名为吕伟,是个七十多岁的老头,毫无修为是个货真价实的凡人,而吕老头护着的少女是自己的亲孙女,她叫吕紫,十四岁,因为天赋实在绝佳所以并没有到任何灵气浓郁之地炼气过就有炼气期半层的修为,与杨禹,朴龙,郑恩不同,她是真真实实的天才修炼者体质,朴龙修炼了很多年至今仍是炼气期二层,郑恩是一层,杨禹则是一层巅峰修为,这三个虽有灵根但是完全不是修仙的那块料。

  “吕老,不要紧吧,有没有感觉到哪里不舒服,我这里有些灵草你吃一些,应该就可以好了”朴龙善意的看着吕老头道,随即从腰间的储物袋中拿出了一点灵草来,递给了吕老头,吕老头勉强的说了声谢谢就接住将灵草给吃了。

  朴龙目光看向老头护着的少女吕紫,从储物袋中又拿出了一条华贵晶莹剔透的晶石项链来,从材质上看似乎价值不菲,拿起对着吕紫摇晃了几下朴龙嘴角淡笑,走了过去,站在了吕紫的面前,吕紫身高不矮,身高在朴龙的耳朵位置了。

  “紫儿喜欢吗?你可是黄晶项链”朴龙看着吕紫俊美的脸,轻声道,吕紫身上穿着的这件紫蚕丝旗袍也是朴龙送给吕紫的,能看到吕紫那白皙且修长的美腿。

  吕紫看着朴龙有一丝无奈,很不容易的轻语:“谢谢你,救了我爷爷”

  “不用谢我,这是我应该做的,来,我给你戴上”朴龙双手拿起黄晶项链走到了吕紫的后面,吕紫本想拒绝的,可是话到了喉咙怎么也说不出口。

  朴龙手拿起项链贴着吕紫的锁骨,片刻时间后给吕紫戴上了项链。

  就在这时破风声传来,这让所有人提高了警惕,纷纷朝侧面看去,飞出一个身穿黑袍的少年,少年站在几十米之处,扫了一眼前面的五个人,嘴角一笑:“七山宗弟子执行护送任务”

  “可有任务令牌?”郑恩转身看着面前十五岁的少年道,来的不知道是敌人还是援友,自然要谨慎对待。

  “任务令牌在此!”少年拿起手中的任务令牌,道。

  所有人看见任务令牌后松了一口气,转身正对少年的朴龙大笑了起来,道:“哈哈!七山宗不愧是个大修仙门派,好!好!”

  郑恩见是自己人就放松了警惕。

  “怎么是个小鬼!七山宗看不起我们?!”杨禹蓦然暴怒道,又是对着巨树猛踢猛打了起来。

  +酷◇匠网◎@正版首1发B

  少年并没有在意杨禹的话语和所为,目光扫过朴龙那里,看见了跪地的吕老头,但也没有说什么,少年这次接的任务是一个护送任务,只要将护送物品安全送到指定的地方就算是完成任务,少年不是别人正是主人公,司徒!

  司徒正想走过去,脚步刚动,令人感觉发毛的异变发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