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居有些怒了,自己一个修仙者被一群准修仙者如此挑衅。

  “哼!不知好歹,自以为是能打败我们,罚跑阶梯十遍,摔倒重新跑!”朱武也是恼怒了,又是借题发挥了一次。

  跑一次阶梯四十个人就累的够呛,跑十次这是要命?

  “打都没打,两个师兄不要自说自话,我们四十个人可不一定输”人群发出一道声音。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们怎么可能会输,四十个人一起上!”朱武看着人群怒声道。

  “刻意挑衅师兄,罚跑阶梯十次,摔倒的话重新跑!五山有这条明文规定,若是不想呆在五山,可以滚出五山!”吴居扫了一眼人群怒声道。

  哼!真是个爱惹事生非的家伙!被人借题发挥,站在人群中的司徒心中不爽道。

  “这下该怎么办,肯定跑不了的,他们都会被赶出五山的”司徒旁边的欧阳止水有些担心了,说道。

  “被赶出也是没办法的事,只能怪自己多事”司徒有些怨恨的淡淡说道。

  “好不容易入了七山宗,他们被赶出去就不好了”欧阳止水说道。

  还有心情担心别人,先担心你自己吧!莫不是她有办法让自己跑完阶梯十遍?司徒心中突然想到,目光有意无意的瞥了一眼欧阳止水。

  “你自己都祸到临头了,还有心情担心别人,先担心你自己吧”司徒不冷不热的试探道。

  “我学过一种江湖上的轻功跑完阶梯十次,应该不是什么难事”欧阳止水乖巧作答。

  知道轻功的话,肯定不会是什么难事,难怪对自己自信满满,司徒不意外心中想到。

  “两位师兄莫不是怕了?他们可是已经打算将你们打得像一个猪头一样呀!”人群中传出一道声音来。

  “整天在这里挑衅,你们真是活的不耐烦了!再叫一声罚跑十五次!”朱武恼怒了,对着人群怒声道,这话说完对着吴居那里又说起了悄悄话:“这批弟子实在不听话,要不要好好管教一下他们,不受一点皮肉之苦,他们恐是只会胡作非为”

  “等一下有他们受的,他们如果再敢叫一句,哪怕一个字,就如他们所愿,让他们受一些皮肉之苦”吴居也是悄悄话。

  这下没有发出声音了,听话了许多,吴居嘴角一撇对着人群严厉大叫:“现在开始跑!摔倒的重新跑!”

  怕是那些人忘记,又提醒了一次。

  很快的,近四十个人转身无奈的往后方的阶梯走去,先走下,才能走上,从下走上才能算是一次,只有两个少年站在原地,他们很快变得很显眼,不少人目光转到后面看一眼,有些顿住脚步准备看好戏。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赶快给我去跑!再不跑,加跑五次,听到没有!”朱武看着唯一没走的两个少年脸色一怒,发声道。

  “哼!我堂堂皇家公子,岂能受你差遣,你说什么便是什么?”其中一个长相俊朗的少年闷哼一声带着一丝傲气低语。

  “我公子乃是皇家贵子,肇天命,你们两个只是普普通通的修仙者而已,岂能随意命令我家公子!”肇天命旁边有着一个长得贼眉鼠眼的少年,少年带着一丝怨意道,这声音与前面的那道爱惹事生非的家伙的声音是一样的。

  “这里是五山,不是凡人之地,更不受任何凡人的管束,在这里你在世俗界身份再高也没有用!”朱武盯着带着一丝傲气的肇天命道。

  “哼!狗眼看人低的家伙!你们这种级别的修仙者在我父皇看来屁都不算一个”肇天命对前面两个师兄似乎有些不屑一顾的样子。

  “恶意讽刺师兄,跑阶梯十五次,如果不照做,你马上给我滚出五山!”吴居也是怒气冲冲的对着肇天命道。

  “你让我们滚,我们就滚,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吧有种的和我们公子打上一架,看看谁更厉害!”旁边那贼眉鼠眼的少年对着吴居两人骂道。

  “不吃皮肉之苦,你还真是得意忘形!”朱武脚步往前走了一步。

  !、更?新%}最2G快t上酷匠网

  “住手吧!每次都是这样,难怪很多新来的弟子被你们赶跑!”后方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对吴居朱武二人有些不屑。

  吴居朱武二人听声,脸色煞白,赶忙转身弯腰。

  此刻很多人都好奇声音是谁发出,纷纷朝着更后方看去,一个穿着华贵服饰的老者缓缓走来,左右身边跟着两个十八九岁的少女,穿得一样华贵,司徒看着远处走来的老者,这个老者司徒见过,他是五长老。

  “师傅!”朱武和吴居同时对着不远处的五长老行礼。

  “如果不是你们的话,我五山也不至于如此少的弟子,去年新来的弟子几乎全部让你们给赶跑了”老者走到了他们二人旁边,带着一点怨意直言。

  “师傅!”这话一出,吓得两个人脸色更煞白了,腰赶紧弯得更下了一些。

  “不想责怪你们,你们以后给我收敛着一点就是”五长老看着他们道,五长老本来就是一个不爱计较的人,更何况五山的弟子本来就少,加上司徒他们这些新弟子也是六十人而已。

  “师傅这次怎么回来得这么快,不是应该去三天吗?”吴居抬头看着五长老“王牛”道。

  “这次没有什么要交代的,所以并没有花什么时间”五长老道,随即五长老又道:“吴居呀!你可别再整走他们了,现在带他们去练气塔,带他们了解一些修仙界!”

  “不是,师傅,这批新弟子”吴居话说到一半就被五长老打断话。

  “你真是个小人性子!我是师傅一切听我的!”五长老怒冲冲的说了这么一句,随即转身往后走去,对吴居二人更加不屑一顾了。

  吴居看着五长老的背影眼中有着怨意,心中极其恼怒,拳头握得紧紧的,吴居突然看向人群愤怒大叫:“每人跑阶梯一遍!摔倒重新跑!!”

  这话听到许多人耳中,都是吓了一大跳,赶忙去跑,而肇天命二人仍然没有动的意思,即使如此,吴居只能心中记仇而已,无可奈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