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面对着司徒的少年怒瞪司徒大声道。

  司徒看着那个少年嘴角淡淡生起一抹讥笑,真是不知好歹,司徒除了上次被两个武功高手追杀过之外,倒是从来没有被人挑衅过。

  “害我们等了三个时辰!哼!”其中一个少年脸色更凶了一些。

  司徒不冷不热道:“那又怎么样呢?”

  “怎么样?我要你知道让我们白等三个时辰的后果!”那个少年继续怒道。

  “真是不知好歹”司徒嘴角一撇低语,司徒对杀人都几乎麻木了,更何况打人。

  这时,欧阳止水跑在了司徒面前,挡在了司徒面前看着前面一凶神恶煞的少年道:“放过司徒哥哥吧”

  “不关你的事,你再不让开连你一起打!”那少年怨恨的看着面前长得清秀的少女道。

  “司徒哥哥你先走吧,没事的,如果受伤就不好了”欧阳止水见情势有点控制不住了,转过头去对着司徒哀求道。

  “他们要打,我就陪他们打,看看最后的后果是什么”司徒可不管欧阳止水怎么想,只要得罪了自己,那他们就不要想全身而退。

  “不要这样,求你了,司徒哥哥”欧阳止水双目含泪看着司徒,极力哀求道,她非常善良,她不想看到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最}@新@章U节》上酷c?匠网

  “后果就是你被我们打得和一个猪头一样!”那五个少年各自闷哼一声,紧握木棒就要对着司徒冲来。

  欧阳止水想要上前制止,可是似乎为时已晚,就在这时司徒化作一抹残影瞬间穿过那五个少年,此刻站在了十几米之外,少年们纷纷吐血倒地,欧阳止水吓得叫了一声,双手遮住了双眼。

  这招点瞬息点穴手也算是江湖中的一门绝学了,司徒并没有理会周围那些开始围过来看热闹的人,脚一动,缓缓前走。

  欧阳止水则是开始用自己的急救方法急救着那些吐血倒地的人。

  这次司徒的手下的还算轻了一些,不然就不可能是昏厥重伤的下场了,这般瞧不起司徒,如果欧阳止水不在场恐怕这五个人早就变成死人了。

  司徒走在路上丝毫不管其他人的目光,司徒使用飞轻燕步三个小时就到了山顶,成了第十个人,这山顶也有一个广场,但是不大,在广场上散布着九个少年还有一个老者,老者是为了记准时到达的那些人的名字,司徒记上了自己的名字就独自坐在了一旁。

  另九个少年将目光看来,目光中带着一些鄙夷之色,看来也是因为等待三个时辰的时候记恨司徒了,不过这些人比前面的五个人要知道遵守规矩得多,虽然怨恨但是并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来,几个时辰过去,这个广场的人不仅是十人过关而已了,而是有近百人之多。

  黄昏很快的降临,太阳过半已经下山了,这时广场的人已经有了两百多人,就在这时从阶梯走上了七个特别引人注目的人,有五个少年他们中间还有一个少女搀扶着,在他们后面跟着一个黝黑的男人,是司徒他们这次的选试人,少女则是那个长相清秀的欧阳止水,另五个少年则是被司徒打得吐血倒地的五位。

  少女善良的举动让不少人看着心生敬佩,欧阳止水将他们放在了广场上,司徒看了一眼欧阳止水则是移开目光了,他们能过关十有八九是选试人可怜了他们,司徒心中觉得欧阳止水有点傻,一心为别人,这样迟早有一天会让自己受很重的伤,不过这与司徒毫无关系。

  欧阳止水也瞅见了司徒,看着司徒的目光有些古怪,司徒可没有兴趣关注她,直接视而不见,他可完全不在意她心里想什么。

  很快的,太阳就完全下山了,这时选试人开口了,道:“没有过关的全部淘汰!剩下的明天还有一项测试,如果过关就可以成为七山宗的记名弟子”

  接下来选试人给那些过关的人安排了寝睡的房间,司徒本来就有也就没参与了,司徒走在回去的路上,黄昏将司徒的影子拉长,看着生起凄凉之情。

  在那边不远处的路上走来一个少女,少女看见司徒后都不敢抬头看他,脚步也是缓慢了很多,司徒一眼看出他就是牧成与风霖的女儿牧洁,而牧洁则是对司徒视而不见,但是身体不受控制,司徒也是对牧洁无视而过。

  一天过去,这一天里测试的是资质,资质实在太差的直接淘汰,司徒资质还算中等所以过关,在那个广场中有着近百人排着队,整整齐齐,面前的选试人大声道:“接下来就是分山!”

  七山宗之所以叫七山宗因为七山宗里面分着七座山峰,就等于分着七个不同的小分派,七座山,起名很简单,一山、二山、三山、四山、五山、六山、七山。前五座则是五大长老的山峰,后两座则是有些特殊了,六山为炼丹之山,以炼丹为主练气为辅与前五山不同,七山则是控虫,操纵灵虫,后两山往往只为资质差的弟子准备的。

  “庄真!五山!”选试人不急不慢的为那些过关的记名弟子分山。

  “徐龙!七山!”

  “钱几!二山!”

  ……

  “司徒!五山!”

  ……

  “接下来自己到自己的派系报到,否则算淘汰!好!可以了!”选试人最后严厉的说了一次。

  不少人散开,往自己的山峰方向而去,司徒转身往阶梯走去,就在这时后面跟上来一个少女与司徒一起走,少女看着司徒道:“你昨天手没事吧,我给你向人借来了止痛药”

  少女手中拿着一个小玉瓶,想要递给司徒的样子,司徒瞥向少女没有说话,那个少女正是善良的欧阳止水,司徒对欧阳止水可是懒得回话,对方的善良可感动不了司徒。

  司徒与不少人一起走到了上五山必经的阶梯上,很快,加上司徒近四十人走上了阶梯,这山峰的广场远不比一山的大,在广场中央的位置有着三个青年,都是身后挂剑长相清秀。

  司徒与其他人很快的都报到了,此刻他们近四十人都直直的站在广场上,在他们面前站着三个青年,脸色严肃,中间那个矮个子青年大声道:“你们都是五山的记名弟子了,在七山宗算是入门了!可,这并不代表五山就会接受你们,如果承受不了五山的派规,那么也就算是淘汰!五山可以名正言顺将你们其中的谁逐出五山!我是大师兄,庄雷!”

  “没有其他的事要说!吴居给他们每人安排一间房间”庄雷转头看向一旁的高个子青年,道。

  “好!对了!大师兄我听说这次这些记名弟子都不怎么懂规矩,要不要……?”高个子青年低声道,似乎对这次来的记名弟子非常不满意一般,借题发挥想要好好给点颜色看。

  “别要了他们的命”庄雷同意了吴居了这一想法。

  “不会的,大师兄”吴居嘴角一撇。

  “这是二师兄,他接下来要好好教你们一些事情”庄雷指着旁边的吴居大声道,随即转身后走离开了这个地方。

  这里只剩下了两个青年,一个是二师兄吴居和三师兄朱武,吴居双眼一扫,随即大声道:“现在所有人跑阶梯五遍,如果中途有摔倒的就重新跑!”

  “二师兄,跑完五遍后再带他们到练气塔去”旁边的朱武低语,生怕对这些记名弟子下手轻了。

  “我也是这么打算的”吴居点头。

  听到这二人的话,四十人顿时不安了起来,躁动了起来,就在这时人群中突然有一只手举了起来,吴居和朱武看见此幕心中顿生怒意,吴居怒声道:“你是谁!有什么事情吗!”

  “二师兄,三师兄,他们说如果干掉你们,我们还用跑吗?”一道陌生的声音响起。

  “真是不知好歹!打得你们哭爹喊娘,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