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时令人惊异的事情发生了,司徒蓦然睁开了双眼,双眼无神看着风霖,看见这一幕的风霖叹了口气,手摸了摸司徒的侧脸淡笑道:“孩子,已经没事了,度过危险期了”

  “风前辈谢谢你”肤色恢复正常的司徒看着风霖道,对方对自己的好,让司徒无法忘记,本是对风霖有好感,但是这一次后在司徒脑海中会将风霖的形象存在很久很久。

  “孩子渴了没”风霖看着司徒淡淡的道。

  “不用麻烦风前辈了,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司徒坐了起来,道,司徒不好意思再麻烦风霖,他心里已经有点过不去了。

  “你身体的剧毒已经清的差不多了,可是现在的你还是非常的虚弱,就别和风前辈我客气了”风霖说完后转身往后走去,一手拿起了桌子上的一小碟桂花饼,另一只手则是拿起了一壶热茶,而后走了回去。

  风霖将一小碟桂花饼放在床前的小柜子上,风霖拿起一杯子倒上了一杯热腾腾的香茶,递给了司徒,司徒接住茶杯后喝了几口,风霖笑着道:“饿了没,这里有我做的桂花饼”

  她真的对我很好?还是只是个虚伪的女人?可是为了什么?司徒盯着风霖一会儿心中暗自道,他极其不确定,他与风霖才见面第一天对方凭什么对他那么好,凭着自己只是个凡人?绝不可能。司徒生性多疑!

  “风前辈我昏睡多久了”司徒不理会风霖的话,说道。

  “一天一夜”风霖温和的回道。

  司徒陷入了沉思了当中,看起来有些不想再理会风霖的模样,风霖见他如此,只是微笑着在旁边坐着而已,似乎有些不放心司徒,而那边牧洁看着这一幕更不敢过来了,都快缩成一团了。

  “风前辈,你在我昏迷的时候看见什么东西没有”司徒忽然道,那颗七彩珠子看起来非常神奇且充满了神秘色彩,这让司徒起了好奇的心思。

  “有东西?你掉了什么东西,我是第一个进去的,我没有看见什么东西呀”风霖这时有些着急了,她可是真没有发现什么异样的东西,真怕解释不清楚。

  “一颗珠子而已,无关紧要”司徒倒是表现得非常自然。

  X!酷匠Vm网k永^Z久免费G看m小k《说~a

  “明天我替你去找一找,你现在身体有没有什么不好的感觉”风霖时刻关心着司徒的身体症状,她大概已经知道了司徒为何会中毒,可能是因为那次爆炸而中毒的吧,八九不离十,这件事反而让风霖心生愧疚。

  “不用了风前辈,无关紧要的东西,我身体已经完全没事了”司徒道。

  “没事就好,还有两天你就要参加新弟子的入门选试了,虽然牧前辈可以让你绝对通过选试,但是这七山宗并不是夫君一个人说了算,还是要做好万一的准备才行”风霖道。

  “不会太轻松就通过选试的,这点风前辈放心就是”司徒拿起茶杯又喝了一口茶,道,对方的意思司徒清楚的很,不就是想让自己过选试的时候看起来困难一点嘛!

  “你记住时间就行了,我和洁儿就先走了,你好好休息,我等一下会让人给你送一些补品来”风霖站了起来道。

  “风前辈,路黑慢点走”司徒说了一句关心的话语,对方对他的好,司徒可是记住的,对方关心的话,他可是听在耳里暖在心里,这让司徒更加憧憬修仙界了,司徒对修仙界多了一丝好感少了一些戒备。

  风霖对着司徒淡淡一笑,随即转身走到了牧洁旁边,牵着她的手走出了这里,门被轻轻的关上。

  风霖关心我是真,但是这是不是说明有人已经对我感兴趣了呢?或许风霖是受了牧成的命令来温暖我的吧,司徒看着小柜子上放着的一小碟桂花饼,心中想到。

  “好好休息一下,等恢复了才有精力思考这些事情”司徒口中喃喃。

  在漆黑的房顶,有着一个老者站在房顶将司徒的话所有听入了耳中,老者竟然是牧成!牧成口中闷哼一声,随即就凭空消失了。

  风轻轻吹,温暖舒适的阳光透过窗纱照在一张整齐干净的床上,照在盘膝在床少年稚嫩的脸庞上,少年睁开双眼,眼中似是有着一团黄色滚动的火焰,司徒盘膝而睡已经两天了,修仙者都是如此睡,练气也是如此,司徒想要尝试一下,今天是弟子入门选试的时间。

  “已经中午了,牧前辈为何还没有来找我,难道选试都是下午还有晚上?”这让司徒百思不得其解,司徒心中口中喃喃自语。

  “速来广场!”忽然从门外传来一道声音,在房间之中回荡了几次。

  司徒听到后心中有些激动了,立马起床,开门往广场方向跑去。

  绕过几条弯,又是直跑,在那边就是广场了,司徒这时在一条一眼看不到尽头的直道上小跑着,渐渐的看见了广场的轮廓,广场很大,在广场中央有着一排排黑压压的人头,都是少年少女,在他们前面站着一个皮肤黝黑身后挂剑的中年人,看见这一幕司徒心中感觉不妙了,来晚了!

  听着嗒嗒的脚步声,很多少年少女朝那边看去,他们在这里等了三个时辰就是为了等他,不少人脸带怒意,也有人脸带真实的笑容。

  黝黑的中年人看去,脸上那难看的脸色好了许多,心中但还是有些恼火,司徒回想牧成不急不燥的话语,莫不是牧前辈起床晚了?这绝不可能。

  那么是故意的?司徒暗自苦笑道:“装得困难,这就要开始装了?”

  司徒跑得很快,已经快到了黝黑中年人身边了。

  黝黑男人严肃的看向司徒,道:“你怎么才来!都等了你三个时辰了!牧长老都发了几道传音了!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不像话吗!”

  黝黑男人实在忍不住了,将火气发了出来,对方有牧成做靠山又如何?这火发得合情合理,即使牧成在旁边也不能多说什么,或是指责自己什么,黝黑男人怒瞪司徒。

  司徒听言并没有打算解释什么,只是站在原地不动,表示自己接受处罚。

  “这还只是入门选试的开始,我不希望会有下次”黝黑男人道。

  司徒只是一点头,不言不语。

  “去找个位置容一下”黝黑男人道。

  司徒随即脚一动往人海中走去,这里至少有千人,司徒不希望再引人注意就尽量的往后走,没入了人群中。

  “今天只开始一项测试,谁能在太阳下山之前到达那个山顶就算第一项测试过关,好!开始!”黝黑男人一指前方的一座红色的山,道。

  这么快就开始,让不少人有些措手不及,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司徒走在人群之中,不急不慢,他可是拥有绝世武功的人,相比他们之下是有着巨大的优势,使出飞轻燕步,不出两个时辰就可以到山顶。

  “你怎么来的这么晚,我们等了好久,我腿都酸了”司徒旁边的一个长相清秀的小女孩对着司徒道。

  这话直接是看着司徒说的。

  忽然有陌生人对自己说话,司徒一时半会没想到该怎么回答,不过对方清秀的脸和天真的话语给了司徒说话的勇气,司徒道:“起床晚了”

  “我叫欧阳止水,今年九岁,你呢”欧阳止水看着司徒道。

  “我叫司徒”对方想要与自己做个朋友,司徒当然不会介意。

  欧阳止水和司徒走下了这条很长的阶梯,欧阳止水四周环顾了一次对着司徒道:“司徒哥哥你快点跑吧,不然就到不了那个地方了,会被淘汰的”

  欧阳止水脸色似乎有些着急。

  这话听的司徒很是不解,为什么要跑?司徒正想询问之时,从旁边的闪出五六个少年来,个个脸色凶神恶煞,手中拿着一木棒,似乎要打谁一般,他们将司徒围了起来,司徒这时脸色严肃了起来,环视一次,这些人来者不不善,似乎是针对自己来的。

  欧阳止水这时脸色更急了,心中埋怨司徒为什么不快点跑,看见五六人围来,欧阳止水吓了一跳,朝司徒贴近了一些。

  欧阳止水之前就听到这五六个人的私语,一心想要救司徒,这一路却是没用勇气说,谁料当自己说出来的时候为时已晚,欧阳止水有些埋怨自己为什么这么怕?

  “我今天要打死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