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昏迷

  就在这个时候,令人惊异的事情发生了,那具尸体竟然像气球一样开始缓缓膨胀了起来,司徒陌见状脸色大变,立即催动全身法力,二话不说对着天花板上的洞飞去,速度极快。

  “快跑!要爆炸了!!”王牛见状脸色大变,大叫一声,往天花板的洞极速飞去,想要逃出此地。

  此刻牧成和魏力还有黄朗是也是不犹豫往上方飞出,牧成的速度超过了他们三人成了第二个出洞的人,似乎完全不管后面三人的死活,完全不管是否与其他人撞上,法力全开,速度很快的爆发了出来。

  第一个飞出是大长老司徒陌,飞出,不断的往高空升,目光一转看向司徒那边,脸色胀红对着牧正二人大叫:“趴下!!!”

  第二个牧成也飞出,不断的使用全身法力往高空升,丝毫不顾其他人,只能自顾自,嗖!嗖!嗖!王牛三个长老也飞出,不断的开始升高,速度越来越快。

  牧正听司徒陌的大叫,脸色迟疑正想询问师傅什么的时候,司徒目光锐利,他看见了房内还在不断膨胀的尸体,二话不说,立即趴下,嘴里也大叫:“趴下!!!”

  牧正双脚一抖,立马趴在了地上,动也不敢动,双手抱头。

  蓬!!!!

  一声冲天巨响,一朵巨大的蘑菇云袅袅升起,整个木房子瞬间被炸上了天,只留下了一个非常深的黑洞。

  大长老双目一凝,嘴角抽搐了几下,实在不知该说些什么,心里怒火冲天,无处发泄,双拳握得紧紧的。

  “可怕!可怕!真是太可怕了!”王牛悬浮在高空看着似乎不见底的黑洞,表示不可思议的道。

  若是那具尸体可被控制爆炸的时间,那么就可由此威胁到整个北州修仙界,这个威力即使结丹中后期也是完全无法承受的,牧成看着黑洞心中想到。

  “这……这,发生了什么!”牧正起身第一眼抬头看见的就是这深不见底还在微微冒烟的巨大黑洞,看见后起身的身体又瘫软了下去。

  若是我们再近一些的话,恐怕已经被炸得尸骨无存了,真是太可怕了!司徒心中震惊,目光紧紧看着黑洞。

  “七山宗其他人已经被发现这个地方有问题了,看,那些副长老们都赶来了”王牛看着天边闪烁不定的几道光芒,双目一眯。

  “王牛你就去说这里在修炼一种法术,已经修炼成功了”司徒陌对着王牛说道。

  “虽然欺骗了他们,不过为了避免恐慌只能这样做了”王牛点头表示同意。

  随即,王牛也不再迟疑,化作一道流光对着光芒闪烁的天边飞去。

  “大长老纸是保不住火的,这件事不出三天就会被那些副长老察觉,到时候只怕会更恐慌”牧成浮空看着司徒陌道。

  司徒陌听言摇头道:“过几天就开始新弟子的入门选试了,即使这件事传出也应该不会有什么事,若是其他副长老有疑惑直接暗杀就是,我可不需要有太想查我事情的手下”

  “唉!没办法了,如果真有只能偷偷将其做掉,这是为了顾全大局呀!”三长老黄朗是摇头叹了口气,脸上满是沧桑之感。

  听此,牧成就再也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默默的漂浮虚空。

  司徒陌此刻目光一转,看向牧正的方向,见其无事心中吐了口气,随即对着那边缓缓飞去,牧成见此也是跟着缓缓飞去,魏力和黄朗是二人则是各自有事先走一步了。

  “师傅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司徒陌同牧成落地,牧正笑着上前说道。

  司徒陌淡淡一笑,并没有开口说话,而是锐利目光一转看向了后方的司徒,缓缓开口道:“你不是修仙者,为何会进入到七山宗的内部”

  司徒听后淡淡一笑抱拳对着司徒陌恭敬至极的道:“见过大长老,后辈是跟着牧前辈来的”

  说完后,司徒看向司徒陌旁边的牧成。

  “牧前辈?哪个牧前辈,这里姓牧的可是不少”司徒陌双眼一眯似在思考,随即带着疑惑的质问。

  “哈哈!是我带来的!”旁边的牧成总算是开口了。

  听言,司徒陌也就不再多言了,司徒陌此刻看向牧正道:“正儿,别整天和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玩,快点回去练习法术”

  “是!师傅!”牧正一抱拳点头道。

  随即司徒陌就带着牧正离开了这里,看来司徒陌对司徒这人已经感到反感了,司徒并不想得罪任何人,却无意间得罪了大长老,这让司徒感觉有些不妙了。

  酷匠C@网正oi版H首;发S

  “司徒你为何会在这里”牧成这时看向司徒道。

  “哦!风前辈给我安排了一间房间,叫我先歇息一晚”司徒倒是没有想对牧成有所隐瞒,直接说道。

  “这里等一下会成为禁区,你重新给你安排一间房间吧!”牧成移开目光,往黑洞方向瞥去口中淡漠的说道。

  “多谢牧前辈!前辈对司徒的好,司徒永不敢忘”司徒一抱拳弯腰施了一礼,道,司徒对牧成的好感又缓缓开始升高了,虽然司徒觉得牧成是个大大的好人,不过内心深处还是有些不安和担心,对方究竟是有目的装出来的还是什么原因?这点是司徒内心最最担心的事情。

  “哈哈!不用你做其他的,只要好好记住我对你的好就行了,再过三天就是新弟子入门考核了,我现在带你去其他的住房,你休息三天之后,我自然会来找你的,考核这块你更不用担心,我能让你百分之百入门的”牧成看了一眼司徒,就往司徒来时的路上缓缓走去。

  司徒跟去,司徒在路上不断琢磨着牧成的话,司徒虽然真心想知道牧成心中再想什么,又或是有什么企图,即使心中有不安和担心,但是司徒只能憋在心中,还是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牧成将司徒带到了一处挺奢侈的大房子中,这里离原来那个地方较远,牧成将司徒带入其中,牧成站在房子中看着司徒道:“司徒你这几天就住在这里吧,有什么吩咐的话,房子外面有仆人,尽管吩咐就是”

  司徒点头表示可以,随即,牧成也不好再说什么,转身走出了这里。

  待牧成走后,司徒缓缓关上房门,司徒立马脱衣速度极快,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将几件衣服脱下,司徒手速很快的将那颗七彩珠子掏出,一把甩出,七彩珠子被扔在了墙上,随即掉在地上滚了一段距离。

  司徒luo着上半身蹲在地上,此刻司徒的上半身已经不是黄的肤色而是七彩的,仿佛有无数条蚯蚓在皮肤之内蠕动,额头冷汗哗哗的流下,但是不敢出一点声音,嘴里咬着自己的手臂,牙齿已入肉了几分,可见司徒是极其痛苦。

  眼泪开始无法控制的流,口中的咬力又大了许多,手臂已经满是鲜血,地上也是有着一大滩鲜血,这血不是红色的而是七彩的,让人一看便知,这是中了剧毒,即使心如刀绞一般的痛,司徒暂时仍然坚持不叫唤。

  这下完了!这是司徒心中唯一能想到了一句话,双目开始眩晕了起来,此刻他感觉大大的不妙了,想要大声叫唤,可是喉咙似乎被什么东西卡住了,根本无法发出声音来,就这样,司徒眼前忽然一黑,昏厥了过去。

  “娘!这个桂花糕真好吃,以后你要天天做给洁儿吃”小女孩的声音响起。

  “这挂花糕难做,而且要去世俗界收集材料,不过娘可以向洁儿保证两个月给洁儿做一次,好不好”少妇的温和声音响起。

  “嗯”了解少妇苦心的小女孩,点了点头,知道这桂花糕有多么不易,小女孩心中有了一丝感动,眼睛红红的。

  这是一间很大的房间,房间中有一铺床,床上睡着一个少年,房间中央有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一个盘子,一少妇和一小女孩坐在桌旁,小女孩比较内向很少主动找话题聊天,少妇看着小女孩道:“吃完就回去好好睡觉,时候也不早了”

  小女孩摇头拒绝,低语:“我想要在这里陪娘亲”

  小女孩话落,忽然从床上传来了咳嗽声,听到咳嗽声的少妇脸色忽然大喜,随即站起往床的方向小跑而去,小女孩听见咳嗽则是不敢跟着娘亲过去,坐在凳子上心中有些不安。

  床上睡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司徒,他此刻披头散发睡在床上,但是脸色却是比先前要好了很多,少妇则是风霖,小女孩就是牧洁。

  风霖蹲在了床前,玉指伸出,温柔的点在了司徒的额头,用神识探查着司徒的身体,刚探查,令人惊异的事情就发生了,异变发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